《號令天下》[號令天下] - 第5章 家族會議

「煉獄」第十二層。

這是一片冰雪的世界,映入眼帘的是無窮無盡的白色,被冰雪覆蓋的山,被冰雪覆蓋的樹木,這是一個冷冰冰而沒有生命氣息的空間。

但下一刻,這片寧靜的空間便是被陡然打破。

一個黑衣少年從冰河上一閃而過,帶起了一片片雪花,在他的身後,一柄白色長劍倏忽而至,在少年急轉彎的下一刻,瞬間洞穿了一顆十幾人合圍的冰雪大樹。

「你來真的呀?」少年邊跑邊吼道,「你個臭娘們,我服了還不行嗎?」

聽到「臭娘們」這個詞,身後少女臉色寒霜更甚,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

依然是那片冰雪世界,不過此時已經是深夜,地面上一片狼藉,原本雪白的冰面被斑斑血跡所污濁,空曠的冰面躺着一隻巨大的冰色巨蟒,不過此刻這個龐然大物已經失去了呼吸。黑衣少年在雪地里升起了篝火,用刀將巨蟒的屍體劃開,串上蟒肉架在火堆上烤。少年的黑衣破爛不堪,原本俊秀的臉龐也沾染了血跡,但那雙眼神卻依舊明亮有神。

「喂,要不要過來烤烤火」,少年忽然朝某個方向喊。

在一棵冰樹上,身着白色長裙的少女彷彿與周圍顏色融為了一體,她靠在樹榦上,俯視那個白天還是仇人,在晚上卻被逼無奈成為夥伴的少年,熊熊篝火下映照着少年好看的側臉,聽到少年的話,少女的臉色緩和下來,但語氣仍舊十分的冰冷:「不烤」。

少年有些無語,那個娘們說的是不烤,而不是不冷。他側過頭,少女一身白色長裙沾染了不少血跡,眸光微抬,原本清冷的神色因為氣息紊亂而染上一酡彷彿醉酒的嫣紅。看到少年的目光,少女強裝鎮定,不停撥動劍穗的手卻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這應該就是12層的守護獸了,到了13層你還打算追殺我嗎?」少年翻動着手中的刀柄,朝少女說道。

「不死不休」。少女還是那副清冷的顏色。

「得,殺就殺吧,我打不過,跑還不行嗎?」少年似乎有些懊惱,但隨即起身向少女走去。

「你幹什麼?」少女將劍抽出,直直地指向樹下近在咫尺的少年。

「諾」,少年揚了揚手中的烤肉,「今天我們休戰一天,先吃點東西」。

「不吃」,少女冷聲道,手中的劍最終還是收了回去。

「咕咕…」但緊接着一陣叫聲響起,頓時讓少女羞紅了臉頰。

微風吹過,吹落了幾朵雪花,紛紛揚揚落在了少女的鼻尖上,少女微微抽動了下鼻子,慢慢睜開了眼睛。

這大概是她進入「煉獄」以來睡過最為安穩的一覺了吧。她忽然像想起什麼一樣,陡然拔出長劍,但身旁除了已經熄滅的篝火,死去已久的巨蟒,還有身上披着的一件破爛不堪的黑色長衫…

她思考了良久,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吃那個人烤的肉,還從樹上下來烤了火,懊惱的她便要用手中長劍向那件已經破爛不堪的衣衫刺去,在劍尖即將觸碰到的時候卻又突然收回。

最終她還是將長衫疊好,收到了納戒之中。

正當少女轉身向第13層走去的時候,卻當場愣在了原地。

目光所及的地方原本是一片平整寬闊、空無一物的冰原,但此刻卻多了兩座巨大無比的冰雕,一座是少女的模樣,一身長裙,神色淡漠,手中的銀白色長劍指向面前,而她面前的冰雕,是少年俯首求饒的模樣。旭日東升,為冰雕披上了橘紅色的外衣,冰原上寫有幾行大字:「罪人蘇寒敬贈」。

少女的嘴角微微彎起,宛若東升的太陽。

……

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透射而進,細細碎碎的光點點綴着整潔的房間。

房間之中,少年赤身盤坐在木盆之中,木盆之中是青綠色的液體,蒸騰的氣體將結實的胸膛都是蒙上了一層水珠。少年雙手交錯,在胸前結出了一個奇異的印結,雙目緊閉,呼吸均勻有致,氣息化為實質性的靈氣形成了一個循環,木盆中青綠色的液體在少年吞吐間逐漸變的清澈。

「呼」,少年吐出一口濁氣,雖然一夜未睡,但在鍛靈洗髓的藥液中浸泡一夜使得他異常的有精神。

但細觀體內靈谷,少年嘴角又扯出了一抹苦笑,體內九脈萎靡不振,像是被榨乾了一般,無法將吸納的靈力進行循環萃取。也因此體內空有澎湃的靈力,但如同無源之水,終會慢慢消散,或是被那條黑色小魚一點點地蠶食。

想到此處,少年催動靈力拍了拍體內靈谷處那枚黑色的令牌,隨即一隻黑色小魚便從中遊了出來。

「吃吧吃吧,便宜你了」,少年將靈力化為大手輕輕撫摸了小魚的頭,那小魚示好般地搖了搖尾巴,然後便快活地吸收起了靈氣。

蘇寒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自那晚和父親談話後,他便自己在房間獨自待了三天。這三天除了重新嘗試聚氣外,腦海中更多地則是走馬觀燈般出現了一個個熟人身影,青梅竹馬一般的宇文萱,對待自己像兒子一樣的玉姨,那個在「煉獄」中追殺自己一年多的少女,還有自己素未謀面、卻思念異常的母親…

實力!實力!想要守護自己想守護的人終究還是需要實力呀!

「今天應該是家族會議召開的日子吧」,蘇寒從衣櫃取出一套乾淨整潔的長衫,喃喃道,他本不想參加這種枯燥乏味的會議,但恐怕會遭族人多舌,他並不想父親為難。

蘇府,議事堂。

這是一處能容納數百人的極大房間,除中間一個極大的圓桌外,四周還放置着許許多多的檀木椅。

圓桌為首坐着的正是蘇定,在蘇定左邊分列三個人,其一是蘇定的父親,蘇家上任老族長,此刻的他閉目養神,彷彿對什麼事情都漠不關心,在他旁邊坐着的是兩個和蘇定年紀相仿、容貌也極為相似的中年人,正是蘇定的弟弟,蘇寒的叔叔。而另一邊則是五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