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令天下》[號令天下] - 第1章 序章

「煉獄」位於abc 界一處無人所知的角落裡,裏面蘊藏着無數令人垂涎的遠古遺迹或是至高傳承。能夠進去「煉獄」的人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天才中的少年天才,所以「煉獄」又叫做少年天才的逐鹿之地!

……

此刻,「煉獄」第二十八層。

一個身着黑色長衫的少年將手中的長槍插入地下,盤膝而坐,便竭盡全力的吸取天地中的靈氣。

少年清秀的面容此刻卻有些病態的蒼白,而身上的長衫已是破爛不堪,一股股鮮血從破洞處流出,將長衫染成了紫黑色。

下一刻,少年緩緩的將眸子睜開,眼裡閃過一絲疲憊。他已經很多天沒有合眼,被這些人追殺的已是到了極限。

而這些人,卻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真的是讓人煩心的很吶!

「蘇寒,將黑玉交出來,我便給你留個全屍」。

「你一個黃階大陸來的天才,卻能夠把我們逼成這樣,你已經可以足夠笑傲了。」

「所以,你此生也應該無憾了。」

隨着一陣破空聲傳來,原本寧靜的空間里便是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人影。那為首的一人身着月白色長衫,頗為的儒雅,看着前方盤膝而坐的少年緩緩的道。

無憾嗎?只是那個少女…如果自己死了,她該多傷心啊。

蘇寒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露出了一個喋血的笑容。

所以,當然不能死啊!

看來得拚命了啊…

……

「煉獄」第二十層,這是一片霧氣繚繞的如仙境一般的地方,一道瀑布從懸崖上傾瀉而下,落入清澈碧綠的石潭之中。

而這片如同天堂般的樂土,卻是在此刻被鮮血徹底的污濁。

一個白裙少女悄然而立,明眸皓齒,燦若星辰,背後如瀑黑髮在微風中飄動着。少女不過十四五歲的模樣,胸前一片卻已經微微凸起,一雙筆直的**隱隱間從風中吹起的裙間出現,很難想像,此女一旦長大,將是如何的傾國傾城!

這般動人的場景,可惜卻沒有人能夠看到。

此刻少女精緻的面容上已是布滿了寒霜,她沒想到竟然中了柳江那個小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少女輕輕將右手中的銀色長劍挽了個劍花,銀白色的綢緞蕾絲袖滑落,露出一截如藕般的玉臂。

下一刻,少女的身影便是突然消失。

「蘇寒…等我,你的命…只能是我的。」

空間再次恢復了平靜,而草地上幾具屍體似乎在告知剛剛發生的爭鬥…

……

依舊是那片血紅的天地,「煉獄」第二十八層里的靈氣已經無限接近實質,不斷有夾雜着火毒的靈氣從斷裂的地層中湧上來,帶着絲絲熱浪。

如果此刻有人能夠看到蘇寒體內的話,便會發現原本容納靈氣的靈谷處正有着一枚小小的黑色令牌在緩緩旋轉着,令牌上布滿生生裂痕,而令牌之上有着六個大小一致的凹槽,彷彿少去了什麼部分。

少年虛指一點,手中便出現了一塊黑色玉石。在蘇寒靈氣的指引下,黑色玉石緩緩的落進了其中一個凹槽。

在完全契合的那一瞬間,令牌似乎受到感應般發起了「嗡嗡嗡」的震動聲,下一刻,黑色的光芒布滿令牌全身,將裂紋都是遮掩了一些。

與此同時,少年的眼眸也是完全變成了黑色,一道黑色圓輪也是出現在了少年的額頭之上。

「我以我血祭輪迴」…

一道彷彿並不屬於少年的滄桑聲音從蘇寒的嘴中傳出,頗為詭異。少年強忍住腦袋傳來的無力感和眩暈感,將血液從經脈傳送到靈谷的令牌之上。

一道巨大的輪迴陰影出現,遮天蔽日,而在輪迴陰影成形的那一瞬間——

天命大陸乃是abc 界六個超級大陸之一,說是實力最為強悍的大陸也不足為過…

而此刻天命大陸一處與天齊高的塔尖之上,一個青衫中年人面色奇異的看着「煉獄」的方向。

「這是輪迴的氣息,莫非…」

隨即中年人身影一動,腳踏虛空,直接消失在這片天地上。

天啟大陸,一處小小房間里。

一老一少正在對弈,棋盤上白子步步緊逼,黑子險象環生,輸贏一眼可見。

「邪不勝正,棋差一招啊」,老人捋了捋鬍子笑道。而對面的黑袍少年彷彿有感應般的朝門窗外看了一眼,眉頭舒展開來:「老頭子,你們啟族的預言可依舊算數?」

黑袍少年不緊不慢的落下一子,戰局立馬轉變,原本被逼入絕境的黑子在引白子入了包圍圈之後,便轉守為攻,勝敗之局,一子可改。

白袍老人推手作罷:「哈哈,好一個一子可改,不過你當真有勇氣將一族命脈壓在一個人身上?那時魔道便真的與abc 界為敵了。」

「現在不也是與abc 界為敵,天下之大,哪有我們的容身之地,不如孤注一擲」,那黑袍少年笑道。

「若是如此,到時候我們啟族也只能與你為敵了,畢竟這是正道所趨」,那老人也是笑道,「到時候你我是敵非友,棋盤之小不比這abc 界之大啊」。

「天啟老人,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朋友」,那黑袍少年忽然正經道,隨後便化為了一團黑霧,消失在房間內。

「輪迴現,禍者出,異族隨,靈天啟。千令現世,百族臣服,寂滅輪迴,萬物歸一」。

……

另一處不知名的地方,一隻黑色巨眼緩緩睜開,從虛空之中探出凝望着一片沙漠之地,而後一個背着巨大捲軸**上身的中年人緩步走來。

「英雄榜該現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