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序列》[詭異序列] - 第5章 喪屍爆發(2)

班上的人看到楊燁回來,也沒有太過靠近,他們依然記得他殺許強時,冰冷的眼神沒有一點感情,彷彿殺一個人很正常似的。

過了一會,楊燁覺得待在這沒有任何意義,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畢竟他喜歡低調,而且總感覺再待下去,會有大事發生,況且有的人在此之前就悄悄的走了。

楊燁伸了伸手告訴於菲兒,「等下陪我去我朋友那邊邀她跟我們一隊,然後去食堂看有沒有開門,再回教師公寓。」

「這樣的話,食物和水都要減少,楊燁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於菲兒背着兩個背包,一個是楊燁,一個是她自己的。

於菲兒把楊燁的背包還了回去,隨後跟着楊燁的步伐。

當楊燁走到一半時,一道嘶聲力竭求救聲響徹整個操場,

「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

眾人循着聲音望去,隱約看到一個人在操場對面的教學樓六樓走廊上竭力狂奔,後面一群人如**的雄獅發瘋似的追趕,由於追趕的人數太多,走廊不夠寬敞,導致一些人從六樓摔下來。

砰砰砰…

落地聲不絕於耳,每道聲音如鐵鎚般深深的撞擊每個脆弱的心臟,讓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摔下的人扭曲着身體,重新站了起來,當人們看到他們的肌膚時,嚇得眾人尖叫連連。

而這些摔下來的人如同電影的喪屍,但又有一些不同,可怕的喪屍兩個深深地眼窩,瞳孔猩紅,各自有橫徑3厘米的血流下,整張臉是變形着的,像崎嶇的山脈和山谷呈現在眼前,它的牙齒尖利的,着實嚇人。

而那群喪屍彷彿看到獵物般,茹毛飲血,向活人瘋狂撕咬,而被咬的人真像電影橋段般變成嗜血如命的喪屍。

「快跑啊!」

不知誰喊了一句,把眾人的心神拉回來。隨即操場上的人如洪流般四處逃竄,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打亂了楊燁的節奏。

「該死,我們先回宿舍區內的教師公寓。」楊燁看了眼教學樓,沉思一番,又發現在逃竄的人群中看到劉美金往宿舍區逃去,只能改變計劃,隨即改變方向向教師公寓跑去,高三年級隊伍排在後面,所以更好逃脫。

「楊燁,你是不是想去教學樓?」於菲兒看懂了楊燁的眼神。

「我回宿舍,你想去哪隨你,我不逼你。」楊燁說完便朝宿舍跑去。

於菲兒緊隨其後,喪屍的速度略高於常人,後面的慘叫聲,求救聲接連不斷,這些聲音不斷刺激人們神經,腎上腺素飆升,瘋狂逃竄,可還是有人不斷被撲倒,變成一具只會咬人的喪屍。

「楊燁,小心,你旁邊有喪屍撲過來。」於菲兒大喊道。

楊燁也注意到了,抽出刀向喪屍下顎捅去,然後一個過肩摔,再拔出刀朝喪屍腦袋連捅數刀,鮮血濺了一臉,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楊燁,別跟喪屍較勁了,後面追過來了。」於菲兒逃跑時回頭看向楊燁,大喊道,語氣中充滿着焦急。

楊燁看到地上的喪屍沒有動靜了,也不廢話,起身就撒腿狂奔,沒一會就到了石梯,上去再跑幾步就可以到達目的地。於菲兒先一步逃脫了,按照約定到老師房間集合。

異變突生,一隻手腕抓住了楊燁的腳,倒在地上的人死抓着救命稻草不放,哭喊道:「求求你,救救我,不要拋下我。」

楊燁低頭一看,發現那人的腳踝正流着血,看那傷口,完全就是被喪屍咬過的痕迹,只是現在感染的還不嚴重,沒這麼快變為喪屍。

楊燁看着那還行,這簡直是連累他,一腳又一腳踹開地上的人,可地上的人還是不放手,楊楊燁見喪屍快追過來了,實在沒辦法抽刀往抓住他腳的手腕刺去,那人痛叫一聲,撒開了手。

楊燁幾個跨步上了石梯,逃跑時不忘回頭望了眼,正好與剛才躺在地上的人怨毒的眼神對碰,楊燁沒有理會。後面的喪屍大片追來,就差兩個石梯的距離,那地上的人再度被咬後立刻變為了喪屍。

楊燁看到了宿舍大門,希望近在眼前,楊燁不由加快腳步,而比楊燁跑的前一批人也加快了步伐。

守在宿舍大門的人留下了過人的缺口,大喊道:「快點!跑快點!後面有喪屍追着。」

聽到這話,逃跑的人驚叫一聲又加快了速度,同時叫他們不要這麼快關上宿舍大門。楊燁屬於跑的最末尾的人,被拖了逃跑的時間,楊燁心中自然一股戾氣,回頭一看,楊燁都不禁爆國粹:「卧槽,他么的,怎麼這麼快。」

最近的喪屍距離楊燁就一米距離,而那隻喪屍就是剛才楊燁見死不救的人,當前一批逃跑的人進到宿舍區後,急促道:「關門,快點!」

「可後面還有一個人啊!」

「你他么好好看看,他後面又有一大片喪屍追着,你想讓我們這裡全部變為喪屍嗎?」

「是啊,是啊,他么的快點關上門,不然全得死。」裏面的人聽到這話,怒喝道。

那位關門的女孩和一些勸阻等下關門的人終究抵不大部分人的謾罵和指責,狠心關上宿舍大門。

剛才那位慫恿關上門的人在逃跑時乞求他人別這麼快關上大門。其實,只要在楊燁進門的剎那,迅速關上門,喪屍就不會進入宿舍區。可沒人願意觸及自身的生命利益,一個人死了,又不是我死,與我何乾的想法,存在大部分人心中,這是人心,亦是人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