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序列》[詭異序列] - 第2章 人性的善與惡

許強等人順利從高個子拿到水和吃的,又盯上了楊燁,看來他們是想把好欺負的人都打劫一番。

許強等人徑直走向楊燁,楊燁寒光一閃,想先下手為強,畢竟他有底氣在,可看到許強口袋露出剪刀的尖端,難怪有底氣,楊燁識趣把一瓶礦泉水和零食上交了,許強看到楊燁這麼識趣,略微有點驚訝,但還是轉身尋找下一個獵物。

剛轉身之際,一人突然抱住許強,喊道;「快,他么的揍死他,到時候誰都要被敲詐。」

當一個人出手時,自然有「勇士」蜂擁而至,有幾個也出手與許強他們扭打在一起,許強見一直掙脫不開那個人,掏出剪刀捅了過去,數次之下後,那人應聲倒地,流出一攤的血。

眾人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尤其是學委葉婷震驚的捂住嘴巴,道;「許強什麼時候拿了剪刀?」本來她也想去阻止許強等人暴行,可她還是怕禍事上頭,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許強手持染血的剪刀,一臉怒氣,「叫你多管閑事,現在知道下場了吧,還有你們是不是也要像朱偉被殺。」許強道。

他們幾個人嚇得不敢動,瞬間回到原位,此刻林炎也不敢多嘴,因為他怕死,是啊,大家都怕死,所以沒人敢多管,此刻大家的心裏出奇的一致,反正又不是死的我,管我什麼事。

許強把朱偉的屍體放在牆角,而牆角處已經有了三具屍體,分別是周燕,舒淇,朱偉,而周燕的屍體已經有淡淡的惡臭味兒。

許強之前砍過人,可現在是真正的殺人,許強心裏還是有點忐忑的,但又想到活着出去才是他的目標,在這沒物資的情況下,一個禮拜必死無疑,在這死,還不如在外面死,這樣想下來,許強也沒有太多負罪感。

楊燁觀察着牆角的倒計時,它不知何時詭異的 變為046,楊燁看到這變化,心中已經差不多有了答案,「倒計時一開始有47天,隨着天數過去,但每天都會隨機死一人,倒計時的時間也會隨之改變,但還有一點搞不懂,是人數的詭異的減少,導致倒計時改變。還是倒計時的自我改變,導致人數減少,如果是這樣的話,意味着班上的人幾乎都有危險,晚上還得去驗證下。」

大部分人遇到這種離奇詭異的事都是慌神,不知道怎麼辦。時間再一次來到晚上,大約等到時間十二點,還是有人沒睡着,有人是因為害怕沒睡着,但還有人是因為到了這一步想搞清楚為什麼經過一晚人就會詭異死亡,楊燁根本無處下手。

「他么的,該死,這樣再耗下去,到時候我也會隨機死掉。到時候其他人也會發現這個教室的變化。」楊燁想了想又看了下手環,時間為凌晨一點。「看來今天是無法更改倒計時的時間了,明天又要死人了。」

之前楊燁懷疑到了晚上12點,隨機死人的規律就會觸發,但沒有驗證。楊燁就不信他們一整晚不睡,一直熬到凌晨四點。

教室顯得昏暗,但依稀可以看清事物。楊燁突然站起身來,故意發出一點聲音,環視四周,發現沒人往這觀看,才放下心來去牆角去更換倒計時,果然時間變為了044,楊燁猶豫再三把時間更換回了046才回到原位睡覺。

楊燁晚上之所以不困,一是失眠。二是他白天會睡覺。楊燁一睡便睡到十點,因為是單座,也沒有會有人推醒他,直到自己被餓醒。

醒來之後,楊燁看到又多了一具屍體。整個教室充斥着腐爛的惡臭感,但根本無法解決,每個人現在都沒有說話,顯得非常壓抑。

「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我不想死,我想回家啊!」當一個人的情緒崩潰時,也會帶動其他人的情緒。

頓時,哭喊聲不絕於耳,楊燁倒不會情緒崩潰,他小時候父母雙亡,從小被奶奶養大,但奶奶在去年走了,唯一擔心的便是劉美金。

哭喊過後,許強一夥又開始索要吃的和水,之前許強他們只會搶男生的物資,可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他們的物資也要耗完了。大家一臉警惕看着他們,可大部分已經沒有水和吃的,楊燁在晚上喝了一瓶水,還剩下一瓶水。楊燁看了眼高個子,他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皸裂的嘴唇不停的的呼喊着:「水,水,我要喝水。」

缺水的不僅僅是高個子,還有其他人,有的人都知道,可沒人會搭理,畢竟不是他們自己缺水。他們不進水的話,不出一天就會因缺水而死。

「最多過兩天,大部分人會因為缺水死亡,看來只能放手一搏了,雖然自身死亡風險很大。」楊燁心裏一狠,楊燁頭趴在桌子上,裝作一副要死的樣子,以防暴露。

楊燁被吵鬧聲擾亂了思緒,以為許強一夥又在敲詐,可轉頭過去,原來是好姐妹江樂和曾琳在那爭吵,愈演愈烈。

「江樂,我缺水頭暈,我記得你還有半瓶水,能不能給我喝點。」曾琳哀求道。

「曾琳,你喝了我怎麼辦,之前我就提醒你水不要喝太快。」江樂猶豫再三,還是一咬牙拒絕道。

曾琳還是一再苦苦哀求,發現沒有任何用,臉色大轉變,一把手伸進江樂的包里,江樂及時攔住曾琳,大驚失色道:「曾琳,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曾琳見勢不成,臉色陰沉道;「既然這樣,行,我不好過,你也別好受,許強,江樂這賤貨有水,在她包里。」

江樂聽到這話目瞪口呆,沒想到最好的朋友竟然背叛自己,人性的在此刻暴露的顯露無遺,許強看那到這種情況笑了笑,江樂想扭開蓋子一口灌下去,可被許強一把阻止,搶了過來,江樂已經面如死灰了。

曾琳看到許強搶到江樂的水瓶,心裏莫名的一陣舒服,道:「這水搶到,也有我的一份。」

許強反手一巴掌扇倒曾琳,道:「你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