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醫官途》[鬼醫官途] - 第九章 神奇的事情

「夫子好!我是新來的學生!」

走進學堂,初心將學生證,雙手遞交於夫子!「這是我的學生證,還請夫子過目!」

「嗯,初心,熟記四書五經,很好!那你就暫時,先坐在荒字五號。」夫子接過初心遞來的學生證,正反看了看,然後說到。

等初心來到,那張屬於自己的小桌坐下,將書擺放好。

夫子便開始講課了,並沒有將初心,介紹給其他同學認識。

很快,便到下學時間了!

只聽夫子說,「你們這段時間,一定要努力了,再有三個月,便是縣試,府試。

雖然你們已經過了,但是我希望你們,在接下來的院試中,秀才及第。

明年升入秀才書院,成為秀才,你們才會有更廣闊的路走!」

好了!下學!

夫子說完,便拿起書本要離開學堂。

只聽「嗷嗚!」一聲傳來!

只見坐在玄字三號,高高瘦瘦的一個男同學,猛然站了起來!

這一聲響,吸引來了,童學乙班的所有學生,還有即將走出學堂的老夫子!

眾人順聲望去,只見該學生,手足狂搖,口中亂語。

「左慈!左慈!你在作甚?如此有辱斯文之舉,你意欲何為?」

夫子見此,便出聲呵斥,那個發出異動,和怪語的學生!

但是,無論夫子如何呵斥,那叫左慈的,瘦高學生仍是陷入瘋癲之狀!

對夫子的呵斥,充耳不聞!

夫子見到學生,竟對自己如此的不尊敬,便氣急地,想要拿着戒尺,前去訓誡!

「夫子!暫息怒火!左慈同學,現在並非故意如此!他並無意冒犯您老!」

初心見老夫子,要拿着戒尺,去和那個叫左慈的同學理論。

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會出大問題!

於是,便向夫子講到,「他是突發癲病。

此時整個人,完全陷入了病態,對外界的一切,都是毫不知情!」

聽到初心如此說,夫子停了下來。再想想,也是!

左慈這個學生,雖說平日里也是很活潑,但在這裡五年來,也是很注重形象的!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說你小小年紀,還懂醫道之術!」

夫子對初心這個,初來學堂的新生,很是懷疑的問道。

「夫子,您看!

左慈同學,手足無措,搖擺中帶有顫慄。

還有他出口亂語,同時嘴角還有,白色泡沫狀穢物。

而這些都是在表明,左慈同學患了突發急性癲病!」

夫子一邊聽着,一邊看向左慈。

經過觀察,夫子也在心裏,對初心的判斷,也認同了五六分。

但還是因為,初心只是個十歲小童。因此,夫子直接說道,

「展天賜,你去一趟醫學堂,請醫學堂的老師,來我們童學乙班,幫左慈同學診病!」

叫展天賜的同學,聽到夫子的話,便要走出學堂。

但隨之便轉身而回了!

「夫子,咱們離醫學堂有點遠,這一來一回都要半個時辰過後了。您看現這時,已經散學了!」

聽到展天賜的話,夫子的臉頓時陰沉下來了!!

「怎麼?嫌遠,不想去是吧!」

夫子很是失望,很是氣憤的說道,

「那左慈是你同窗,平日里我是怎麼教你們的!

如今,讓你給同窗請醫診病,就要推三阻四,拈輕怕重的,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見夫子動了怒!展天賜也是很委屈。

「夫子,我是說,咱們何必捨近求遠呢?」

「你是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