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醫官途》[鬼醫官途] - 第6章 見到陸無雙

「救命之恩,猶如再造!

怎可忘恩,這是對文人的侮辱!

身為秀才,我更應該以身作則,高標準的要求自己!

還請恩公莫要讓我做一個不義之人,有辱了斯文!」

書生聽到不讓自己再稱呼恩公,便急急的為自己辯解!

「這件事情,雖然對於你來說很大,但是你這樣的叫法,我會不適應的!

你想一下,你的行為,給自己的恩公,帶來了困繞。

那你還是在報恩嗎?」

見到書生如此執拗,初心便向書生解說了另一個道理。

「啊!我的行為,會給恩公帶來困擾,這可如何是好?」

書生一人站在那裡,一個勁兒地嘀咕,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

見書生因為自己的話,而陷入了執迷的狀態!

無奈的初心,只能夠再次為書生解惑了,

「秀才公,你可知恩字怎麼寫?又為何如此寫啊?」

聽到初心問到「恩」字的寫法,秀才公立即從執迷中醒轉過來!

「多謝恩公解惑,小生賈致遠,在此感謝小恩公解惑,使我得以脫離執迷。

您雖然年齡不大,但醫術卻很是高深。

竟然只用兩句問話,就解了我十幾年的執拗,使我大徹大悟。

以往我都太着於表象!

小恩公大恩,致遠必將銘記於心!」

聽了初心的話,賈秀才頓時開悟!

從一個只知死讀書,讀死書的普通人,一躍成為了一個開悟的玲瓏之材!

見到秀才公已不再是,一幅酸酸的文人模樣!

初心也明白了,明白自己又醫治了一個特殊的病人!

頓時,初心也感覺到自己心情愜意了幾分!

「致遠大哥!你如今是否還要再問,為什麼要去救那個大個子嗎?」

「初心兄弟!

不用了,這還多謝你剛剛那兩句問話,使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初心兄弟,剛剛他們這麼多人,又都手拿兵器,你看着也就十歲模樣,怎敢挺身而戰?」

秀才雖然明白了很多道理,但他一直沒有明白這件事!

「哈哈!沒有金鋼鑽,怎敢攬瓷器活。

百十頭野山豬,再加四五十頭野狼我鬥不過!

區區幾名劫匪,還不是小菜一碟嘛!」

見賈秀才如此問,十歲的初心,小孩心性大發,一不小心就傲驕了。

「啊!野山豬和狼,這又是什麼?」

賈秀才聽到初心的話,吃驚的問。

「哦,啊!沒什麼,沒什麼,也許是你驚嚇過度,出現了幻聽!」

小初心聽到秀才公的問話,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自暴了家醜。

隨即,便小臉赤紅地急忙否認。

不敢承認自己說過野山豬和狼。

還很無恥的說,說是秀才公因驚嚇而出現了幻聽。

見到初心面紅耳赤,否認自己說過,還認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經過頓悟的秀才公,也頓時明白了過來!

便急急地說道,「是啊!想是因驚嚇過度,出現了幻聽!」

聽到秀才公的話,初心便知道,這是賈秀才在給自己台階下呢!

而初心也就拾階而下。

「呀一刻鐘到了,該起針了。」

說著,初心便慢步,走向大個子身前。

拿起大個子的手,又把了脈,然後又上下,將大個子全身,都檢查了一遍。

賈秀才看到己的小恩公,在那裡拖延時間,便裝作不知!

而是低下頭,去整理自己的筆墨紙硯!

又等了片刻,初心才出手,將大個子身上的銀針一—拔出。

就在銀針全部起出時,大個子也睜開了眼,掙扎着站了起來,然後又跪了下去。

這一舉動,將他那四個兄妹嚇着了,能動的兩人急忙上前,要將自己老大扶起。

而那兩個能言,而不能動的男女急道,「大哥,你怎麼了?」

見自己的兄妹,如此關心自己,大個子很欣慰地笑了笑,「我沒事,你們不要擔心。

我只想給恩人跪一個,以感謝救命之恩。

雖然我一直睜不開眼,也不能動,但我的意識是清楚的。

就在我將要離開地面,飄向空中之時,好像有很多什麼東西,將我固定在那裡,不能夠飄起!

隨着時間的流失,我便能聽到你們講話,也沒有再飄起的感覺了。

只是一直不能睜開眼,和醒來!」

說完便向著初心倒頭便拜「多謝恩公不計前嫌,以德報怨,救我小命!

俺邵大山,願為恩公效犬馬之勞,侍奉恩公左右。

還請恩公不要嫌棄!」

見到大個子這番操作,初心還是很開心的!

只是心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