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 第001章:祝福已送到

    淅瀝瀝的雨水打在大片的玻璃上,發出陰沉冰冷的密響。

    布置得富麗堂皇的大廳,喜氣喧鬧,與外面陰雨天隔絕成一條分界線。

    今天是海城宋家長孫的喜宴。

    顧緋攜着颯然氣勢踏光而來。

    修身的薄款西裝微敞,露出裏面亮面的紅色薄衣,休閑西裝褲將她那雙腿襯得異常修長筆直。

    長到及腰的墨發沾了些水氣,腳下踏着的白板鞋也沾了點泥和水。

    婚宴的水晶燈光灑在她臉上,泛起淡淡清輝!

    波光流轉的桃花眸是漫不經心的戲謔笑意,不經意間能勾魂攝魄。

    就是這樣簡約的裝束,卻襯托得她身姿修長,又有股落落大方的張揚。

    不過是出現一瞬間,就將新娘子身上的光芒全部奪走。

    原本熱鬧的婚禮大廳出現了一瞬間的安靜。

    而來人似乎沒發覺到因自己的到來而壞了原本熱鬧的氣氛。

    她嘴唇微勾,星眸掃視,視線正巧與新娘子姚望晴的目光撞上。

    嘴角的弧度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刃,颳得姚望晴渾身一僵。

    作為曾經和顧緋從小一起長大的新娘,此時已收起了臉上幸福的笑容。

    顧緋朝着他們闊步走來。

    連步伐也如此颯然的人,目光怎能挪得動。

    新郎宋沂深望着如乘風而來的女子,一時失了神。

    「恭喜兩位新婚!」

    她笑着落落大方的祝賀前未婚夫和新娘子。

    並沒別人想像中的惱恨,更沒有鬧騰的搗亂。

    就好像是好朋友對好朋友的祝賀那樣平靜。

    眾人期待的好戲並沒有因為顧緋的到來上演。

    宋家和姚家的長輩從顧緋進門就一直盯着,防着顧緋來鬧事。

    前後門的保全,已經準備好過來拉人。

    氣氛隨着顧緋的到來,略顯僵硬。

    宋沂深的喉結微微滾動了下,眼睛從剛才就沒有挪開過分毫,此時聲音有些沙啞,「謝謝!」

    宋沂深的父母走了過來。

    他們臉上彷彿寫着「不歡迎」的字眼。

    「宋伯父,宋伯母。」

    顧緋像個沒事人一樣問候着長輩,臉上也掛着淺淡的笑,一點也不像是家裡出過大事的。

    「小緋,你家裡出了這麼多事,伯母想着你也該緩一緩,就沒請你過來。」

    宋沂深母親這話就如同一句逐客令。

    同時也是在與敗落的顧家劃分界線。

    顧緋艷麗的唇突然揚起一抹璀璨的笑,驚心的美叫人感受到了危險!

    宋母的眉頭跟着蹙緊。

    顧緋這個樣子,像是要發瘋的前兆。

    然而。

    顧緋只是無聲的一笑,然後收斂回去,視線稍微環視半圈,道:「我就是送了份文件,經過這兒順道來送聲祝福。我和宋沂深多年的青梅竹馬,宋伯母不用擔心我會壞了他的婚禮。」

    聽她這麼說,周邊不屑的目光更甚。

    顧家都那樣了,這個草包一樣的千金大小姐還能笑得出來,跑到前未婚夫的婚禮里來就為了打臉自己?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落魄千金的笑話。

    姚家千金才海城真正的名媛閨秀,是那個真正配得上宋家長孫的人,至於顧緋,那就是個草包花瓶!

    家道敗落,不學無術,草包一樣的花瓶,良心餵了狗,這樣類似的話最近全部成為了顧緋的標籤。

    顧緋並不排斥自己的前未婚夫退婚另娶,卻不該選這樣的日子,這樣的人結婚!

    她從國外飛回來,首先聽到的就是宋家退婚火速另娶,讓身在醫院的爺爺病情加重,她哪能咽得住這口氣。

    為避免顧緋在婚宴上撒潑鬧事,旁邊眉目冷沉的宋父正要開口,卻見顧緋嘴角噙着笑看向門外。

    她的祝福送到了!

    不知兩位新人有沒有做好迎接的準備!

    下了半天的雨,此時似乎比之前更急了。

    順着顧緋的視線看出去,宋家和姚家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宋沂深緊盯顧緋,嘴剛張開要說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濕答答的腳步聲。

    滿堂身着華麗的賓客就這麼愣愣的看着一群身着制服的男人闖進來,那氣勢讓在場眾人都不敢大聲喘氣,定住在原地。

    為首的中年男人,拿着證件徑直的帶人來到了剛接手姚家大權的姚啟面前。

    沉聲道:「姚啟先生,麻煩你跟我們回去一趟,這是我們的逮捕文件。」

    姚望晴眼眸瞬間瞪大,失聲叫道:「爸!」

    姚啟眼神陰鬱的看了顧緋一眼,壓下心底翻湧的情緒,努力平靜下來後朝姚家和宋家的人道:「我隨這幾位同志走一趟,婚禮照常進行,不用管我。」

    為了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