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1章 公主回安京,郎君重生了

大雍朝第三任皇帝,雍文帝駕崩的第三個月一過,就是跨過一年之際,即位的昭武帝在新年後正式改元為洪武元年,當天大雍王朝下了新一年的第一場雪。

安京外一座不起眼的別院處,停了好幾輛馬車,周圍駐紮着一百零八個穿銀色甲胄的士兵。

別院外一片肅靜,只能聽到雪簌簌落下的聲音。

別院內的正堂里燃着銀霜炭,坐着的幾人早就解開了披風,圍坐在一起說著話。

窩在美貌女子懷中的燕瓊緩緩嘆了口氣。

燕瓊仰起頭,下巴擱在謝雅的胸前,「阿娘,舅舅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三舅舅迷路了吧。」燕瓊聽到坐在一邊玩九連環的燕瑁說話,偏過頭伸手去夠燕瑁的手。

她終於夠到了燕瑁手上的九連環,燕瑁也不生氣,鬆開手把九連環給她,燕瓊見阿兄理自己了,又笑起來。

「你們的舅舅呢,估計是遇到美女找不着回來的路了。」謝雅的話音剛落,正堂外隨着腳步聲傳來了男子的聲音。

「阿鴉,你又在污衊為兄,糖葫蘆可不好買。」

燕瓊聽到是舅舅回來了,忙從謝雅的懷裡跳下地。

她穿着桃紅色窄袖襖裙,裙面上綉着各種姿態的絨白小貓,袖口、領口都是無一雜質的雪白短狐毛,襯得她本就白嫩的小臉更是粉雕玉琢。

她顛顛地跑,頭上梳着的髮髻跟着顫,髮釵下墜着鳳鳥形狀的金鑲玉也墜墜地擺動。

別看她長得乖巧娃娃一般,卻是手腳並用地竄到男子身上,男子忙把三串糖葫蘆給她,空出手來抱着她,避免她摔下去。

「小阿瓊,你要怎麼分這三串糖葫蘆呀?」抱着燕瓊的是她的三舅舅謝康,他笑着問燕瓊。

燕瓊兩隻小腳擺了擺,鹿皮小靴忽隱忽現,她沒怎麼猶豫,分了兩串糖葫蘆出去,「今天阿娘和阿兄還有我穿一樣的衣裳,所以我們今天是一夥的。」說著就給謝雅和燕瑁一人一串糖葫蘆。

燕瓊和燕瑁、謝雅今天穿了所謂的「親子裝」,三人的衣裳染色不一樣,但是襖衣上都綉着絨白色的小貓。

這個說法是謝雅自己小時候給柱國公和柱國公夫人說的,她說一家子就是要穿親子裝才親熱,從前她做閨女的時候要穿,現在她做娘親了也要和自己的娃娃一起穿。

從燕瓊記事起,她跟謝雅穿過一次親子裝之後就念念不忘了,總是時不時要和謝雅穿一樣的衣裳,今日她硬是磨着燕瑁也穿上了綉紋一樣的襖衫。

可別提,這三人站一處不就是一家三口,是一夥的嗎?

「那舅舅呢?」謝康吃味極了,在西北的時候難道不是他最疼燕瓊嗎?要星星不給月亮的。

燕瓊自己大口咬下一顆糖葫蘆在嘴裏嚼吧嚼吧,含含糊糊地說:「我最疼舅舅,當然是我和舅舅一起吃!」

雖然明知道是這小傢伙捨不得讓娘親和哥哥少吃才這樣說,但謝康聽了這話心裏就是妥帖得不行。

他扛起燕瓊在她臉上親了幾口,他嘴巴涼,凍得小燕瓊扭着身子到處躲,還大喊:「阿兄救我。」

燕瑁無奈地嘆氣,阿瓊真是的,明明笑得大眼睛都眯成一條線,還偏要他來救她,「三舅舅,我們出去看雪吧。」

「舅舅,我們去打雪仗!」燕瓊舉着糖葫蘆興奮極了。

雪仗卻是沒有打成的。

天冷,燕瓊和燕瑁年齡都不大,受寒了容易生病。

兩孩子吃完糖葫蘆後,手拉着手在榻上睡著了,這時的謝雅聽謝康說著明日回京後的安排。

「城門迎接的人,陛下安排了武定侯,武定侯接駕到裕華街,進了街區就是他的夫人和孩子們作陪,到府門時阿耶和阿娘就候着了。」謝康把明日進安京城的大致情形說了一遍。

「這麼麻煩……」謝雅歪在軟塌上,漫不經心地說。

「瞎說什麼,明天你可是按照皇后的儀駕回京。」

別院這處在說明日謝雅和燕瓊、燕瑁回安京的事宜,武定侯府的眾人也都忙着這事,處處都有奴僕的說話聲和腳步聲,只除了武定侯府沈二郎沈錚的院子里格外安靜。

沈錚正躺在床榻上,他身上雖早換了乾爽的衣衫,但是由於發熱渾身流着虛汗,衣衫有些沁濕。

他額頭上的汗珠從額角滾過,雖然眼睛緊閉,但是眼珠急速地滾動,唇咬得極緊,一旁的僕從金漢想要喂葯卻無從下手。

就在金漢想掰開他的嘴喂葯時,他猛地坐了起來但是眼睛還是死死閉着,嘴裏模模糊糊說著什麼,金漢想仔細聽卻聽不明白。

金漢來不及把他扶着躺下,他自己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頭髮鋪滿整個枕頭。

金漢嚇得倒退兩步,但是看他倒下去後胸口似是沒了起伏,就壯着膽子去探他的鼻息。

「小郎君……二郎君……二郎君?」金漢喚着他,看到他睫毛顫了顫,有些激動地低喊道:「小郎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