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萊茵》[傅萊茵] - 《農家丫頭》第7章 賴二狗軼事

出了這麼大的事兒,賴二狗老子娘這次可是下了死手,打得他自己都認不出自己,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個月。老太婆又當著全村人的面兒再三保證,要是兒子再犯就砍他一隻手,她絕不攔着。

賴二狗也怕了,賭咒發誓的再也不敢偷東西,就是堅決不承認看到了里長媳婦兒范氏的身子。

范氏的說辭是,「正準備脫衣服的時候他就進來了,沒看見什麼,就是嚇了我一跳,這才大喊起來。」

不管信不信吧,揍得都不成人樣兒了,里長最終還是饒了他一命。

跟里長關係的好壞直接關係到他的黑歷史會不會被重新挖出來曬太陽。

賴二狗這個時候倒是聰明起來,見里長被楊老婆子氣得瞪眼,哪裡能在這個時候還去觸霉頭呢,這不是找抽嗎?他能這麼傻?

不得不說,傅茵真相了。

自我感覺良好的賴二狗還真就存着掙表現的心思,巴不得那事兒趕緊揭過去,免得碰到他媳婦兒。

怕不怕的不說,就是尷尬。

說起來賴二狗這人不務正業,品行糟糕,邋裡邋遢,能數得出一籮筐的缺點,可對他老娘倒還算顧忌。

前世似乎是因為死不承認偷了店家東西,被店家和夥計在街上一頓群毆,腿都折了。好不容易撐着半條命回家又掉進了河裡淹死了。到底真相如何無從知曉,他老子娘驚聞噩耗承受不住,當天就去了。

這次她能這麼快被找到,說起來也有賴二狗的功勞在呢,想到這些傅茵搖搖頭,先涼一涼他再說。

古代的農村沒有什麼夜生活。吃完飯,洗洗漱漱後往被窩裡一鑽,一天也就過去了。

第二天,公雞打了第一道鳴,天色將亮未亮之時,李氏已經床了。

農人們大多一天只吃兩頓,朝食和夕食。朝食是幹完一波農活後才回家吃,夕食則要等到太陽快落山了。但傅茵家不是。

李氏不願委屈孩子們,延續着過去在傅宅時的餐食習慣,一日三餐不帶落下。

眼紅的村民對此頗多微詞。

「瞧這大手大腳的,當自己是地主婆呢?」

對此李文娟嗤之以鼻,「管天管地,還管到我家灶上來了。你咋不把自個兒埋我家灶灰里裝灶王爺呢。這樣你也一日三餐都能享。」

直說得對方灰溜溜遁走,李氏才轉身,「啪」一關院門,該幹什麼幹什麼。

等到傅盛父子兩起床,李氏已經把一家人的早食弄好了。無非是粗面饅頭或者紅薯粥之類的,再配上一碟子鹹菜。給父子兩準備的要帶進山的乾糧也都裝好了。

「爹,我今天不跟你進山了。」傅梁吸溜一口滾燙的粥,忐忑的看一眼傅盛,眼睛滴溜溜到處轉。

傅盛夾鹹菜的動作一頓,面帶不滿的看著兒子,「咋的,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

對於自己的職業,傅盛很是重視,也容不得兒子散漫,倒是難得嚴厲一回,「要說不出個理由出來,你就留在家裡幫你娘看**,往後也別讓我帶你進山了。」

「那感情好。這麼多隻雞,我正愁自己一雙眼睛看不過來呢,累得慌。」

要不咋說夫妻兩感情好呢?李文娟英明的在這方面不怎麼干預,留給自家相公盡情發揮的空間。

「莫郎山可是我的場子,我咋能不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