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九章 我穿越者,好處拿來

「……就這樣,我以為自己會死,可還是活下來了,只是受創太大回歸了本體狀態……」

回憶到太蒼所屬盡皆戰死,唯她這最應該太蒼之皇卻僥倖活了下來,落落(洛離)感到心中不是滋味,愧疚還是悲傷她也說不清,與風俊傳音之間透着莫名的蕭索:「說了這麼多,你可相信?」

風俊摩挲着下巴俯視落落,口中嘖嘖之聲不斷……

「你不信的話……」

「我信。」

「你信?」落落以為自己聽錯了,她認為作為一個凡人肯定難以一時接受她所說的話,本打算再好好解釋證明一番,沒想到風俊的回話出乎意料,就這麼信了?

把她整不會了。

這叫風俊的小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真得信了?」

「當然。」

一個沒注意,又被風俊抓住脖頸提溜起來如他們初見,落落惱怒:「還說你信了,騙我!知道我的身份,你還敢這麼對我,我可是神皇,抬手間就能滅了你所在世界的神皇啊……」

然並卵。

風俊猶不放手,「可你現在不是啊,再說了,神皇很了不起嗎,你就算曾經是宇宙主宰也沒有哥哥我的身份牛叉。」

落落有些懵:「你是什麼身份?」

「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嘛。」風俊埋怨地看了一眼落落,「穿越者啊!」

接着他眉毛挑起,嘴角勾笑,仰頭鼻孔開合都是驕傲或許,這就是傳說的『眉飛色舞』,風俊神采飛揚地開始吹……呃,描述身為穿越者的他有多麼偉大——

「我是風,不一樣的男子……

天地盼我求我,匡道扶危經緯大道,;

日月晦我,因為我的光輝使它們自慚形穢;

星辰魅我,它們從來見過男子如我這般偉岸;

神佛仙魔何足道,不過踏腳之石,是我凌雲路上的消遣;

我,秉承着自由的意志來到這裡拯救世界,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我就是穿越者,註定改變一切的男人……」

風俊哼哼,他就不明白了以前那些穿越者總是千方百計隱藏自己的穿越者身份,有必要嗎,他就不藏着掖着,亮亮堂堂做人,誰怕誰?

事實證明,他即便每天嚷嚷自己來自另一個世界,並不會引起啥注意,聽聞者多半會撇撇嘴:傻缺一個。

關鍵是他太弱了,誰會在乎這麼個廢物具體是啥品種。

「像我這麼偉大的男人,隨便撿個神皇當跟班有什麼稀奇?」

接着神色變換,換上了一副討價還價的奸商嘴臉:「呵,落落小可愛,你說你是神皇我相信,我說我是另一個世界來的穿越者你是不是也該相信,咱們互相相信,這才公平是不?」

「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