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六章 又遇熟人,還沒翻臉就出殺招

仰頭望天沒有雲,

烏鴉鑽入那鳳凰群……

坐在課堂最後排,風俊忍着一窩熊孩子的竊諷嘲笑,沉默。

話說,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認慫。

他心中彎彎繞繞,琢磨着報復反派的手段,只是「反派」都是不及他腰高的小傢伙,怎麼料理都嫌跌份,雖然他已經修為提高到蛻凡二重境界,又有身強體壯的優勢,可萬一被這堆小屁孩群起攻之,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想想就得不償失,風俊搖頭,決定給「對手」長大的機會,心中傲驕:哥哥我豈會做那以大欺小之事。

心理建設好了,自然會「高手強大」。

風俊再保持高傲的姿勢便覺脖子不那麼酸啦……

好死不死,旁邊的小胖子小短腿時不時搞些小動作,對他左來一腳右來一腳着實可氣,風俊斜睨警告,這可惡的肉墩居然還敢跟他亮拳頭。

是可忍孰不可忍,真當他穿越十年啥都沒做嗎,那就太看不起堂堂的穿越者啦,哼!

風俊決定顯示他的主角手段……

主要是身為最悲催的穿越者,平庸廢柴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活在這個動輒小命玩完的玄幻世界,他很沒有安全感,日以繼夜堅持着修鍊也無寸進的同時,搗鼓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預備着關鍵時候能派上用場。

「看,那是啥?」風俊故作神秘手指窗外,小胖子果然被吸引。

呵,娃娃,哥這就教你做人……風俊另一隻手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趁着小胖子的視覺死角,將紅色粉面(主料辣椒)倒在其身體扭轉臀椅相離的縫隙間。

小胖子回看風俊,臉色不善:「啥也沒有啊,你騙我!」

風俊驚訝瞪眼:「你居然沒看到,咦,又出現了,會飛的豬。」

「哪呢哪呢?」小胖子又側身扭頭去看窗外。

這次一瓶液體(風氏特製強力膠水)順縫倒入。

小胖子又回瞪風俊,「大傻個,你這是找揍。」

他打算散堂之後好好收拾一下十年才能從啟蒙堂畢業的風俊,自信憑他三重境界的修為手拿把掐,人小鬼大,小屁點的個居然學大人哼哼冷笑,看風俊的眼神威脅滿滿。

風俊也是不當人,沒羞臊,居然和比他小了近十來歲的小胖子大眼瞪小眼,針鋒相對地挑釁,意思是咱走着瞧。

小胖子覺得坐下…癢,微微還有些痛,不斷扭……

隨着坐堂師靈秀一聲「散堂」,小胖子暴起:「老師,我要和風俊這大傻子決……」

蓋過了一聲「呲啦」之音。

話還沒說完,「決鬥」二字沒有全吐出,在眾人驚詫間,小胖子又哇一聲大叫起來,呼痛嚎哭:「痛,啊痛!我的屁股……」

小胖子上躥下跳,身後褲子不知怎的開了個大洞,裸露處血赤糊拉、腫亮腫亮,很惹眼……

……

離開啟蒙堂之後,靈秀嗔怪地看着風俊:「風哥,你真是……」

不知說啥好。

此時站到風俊肩頭的落落吱吱兩聲,同時和風俊傳音(只有她和風俊二人能聽到),補齊了靈秀對他的評價:「沒品。」

「哇,好可愛的白貂,風…風哥,能不能讓我抱抱?」

「那有啥不可以的,別說抱它,就是抱風哥哥我也是沒關係的。」

靈秀這小姑娘人品不錯,沒有因為修為境界的差距而表現出來任何的疏遠,還記着不過短短兩個月的同桌之誼。

風俊便毫不見外地挑逗一番,他認為這是表達善意最好的手段。

小姑娘確實純良,即便氣惱羞憤非常,也沒有動用她超凡境的實力,只自頓蓮足氣哼哼道:「風…風同學,你討厭,不理你啦。」

「不理可不成,你還得帶哥哥去靈修堂呢,話說我是不是有一次選修功法的機會?」其實風俊對於升到更高級別的院堂無所謂,他在乎的是功法,更確切的是一個改變自身現狀的機會。

或許自忖穿越者的身份,風俊並沒有在平庸中擺爛,一直迷之自信,認為他只是缺一把打開命運之門的鑰匙,總是自勉:「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靈秀雖純善,但也不是全無脾氣,抓住風俊手臂不等其再說出什麼惱人的話,小腳一跺,騰空而起,迎風疾飛……

超凡境界可以橫空而行,只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