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四章 洛離抬爪要殺人

六芒陣中牽出一條無形之線,線的兩頭分飄風俊和洛離。

洛離默默感應,這所謂的血契無非是勾連人族和其他種族的一種功法,哦不,嚴謹的來說應該算是一種秘術。

並不是她擔心的奴僕契約,血契的對象彼此平等,付出一定代價,她隨時都能這所謂的血契。

至於這秘術具體的作用只有在契成之後才能知道。

「本座未亡之事大概瞞不住不老山的尊者,定會九天十地想盡辦法找到本座……本座修為盡失,想要重修回神皇境還不知是何年月,莫不如在此之前潛蹤匿形,這人族的混蛋少年或許可以作為掩護。」

略作猶豫,洛離放開心神允許那條無形之線勾連上了上了自己的識海。

契成。

洛離縱是曾經貴為九天之上的神皇,所見識過的功法秘術何止萬千,她還是忍不住感嘆,創出此等秘術之人真是驚才絕艷,她第一時間便了解到了這血契的作用:

人形是天地之間最適合修鍊的形態,且人族是世間最聰慧的種族,這秘術能使非人族一方提前開慧通靈(當然這一點對她沒用),更重要的是能使靈獸不再被動的吸收靈力消磨無盡歲月才能提高修為,可以如人族一般,自修鍊之初便可以修習功法,大大縮短提升境界的時間。

而對人族一方,則是可以增加對靈力的親和度,畢竟靈獸天生地長更貼近自然,而且部分靈獸擁有天賦神通,可使契約的人族獲得一定感悟,藉此創出適合人族自身的功法。

相對的,風俊則是沒有那麼多細微的感知,只感覺桎梏自己修為的壁障似乎消失了,急不可耐地便要盤坐下來吸收靈力……

「吱——還不給本帝…ao貂鬆綁,你……你個混小子!」

「咦,小白白你怎麼會說話啦,不科學啊。」風俊疑惑撓頭。

「笨蛋,因為那所謂血契我們可以神識交流,只限於你我……還有以後別叫我小白,噁心死了!」洛離感覺小白這稱謂像是寵物的名字。

「好的,小白。」

「啊呀呀,叫我洛…洛,洛洛。」意識到要隱姓埋名,『洛離』的本名是不能叫了。

「好吧,落落……落落就落落,甚破名字,哪有小白好聽。」風俊碎碎念,邊去解綁縛洛離的繩索邊絮叨:「不管叫什麼,以後就咱倆相依為命啦,你可要乖啊,一定要比我以前養的狗狗還要乖呦,可惜那狗狗不在這世界,不然你也有個伴兒,唉……對啦,那可愛的狗狗也叫小白。」

果然是寵物,狗的名字。

身體自由的洛離沒有廢話,第一時間躥到風俊肩頭,張口就咬,不咬出血不罷休。

風俊吃痛生怒,抓住落落(先稱落落)在手,就要掌乎~,或許是血契的作用,他看着手中奶凶奶凶的小傢伙又下不去手了,只是曲指輕彈落落的鼻頭,「你這小東西若再不老實,小心我揍你屁屁。」

「你敢?!」

「那有什麼不敢的,哈哈既然你懷疑小爺我的執行之力,那便如你所願……」

**……

「啊?可惡……吱吱呀,停手!快停手——」

洛離後悔了,覺得剛剛作出的暫拿風俊做掩護的決定是平生最錯誤的決定。

她,堂堂神皇怎能受這樣的欺負,雖她現在不是人形,可那裡……也不能隨便拍啊!

風俊足以自傲了,他或許是有史以來拍過神皇雌臀的第一人,只是不知會不會有朝一日被殺人滅口。

落落(洛離)「乖」下來,風俊也就停手急切地去打坐修鍊了。

他出於對血契的信任,不虞落落會逃跑,任其自便。

落落氣哼哼想一走了之,想想又作罷,見風俊閉目修鍊,她則是下意識地觀察身處的環境:木屋破榻連一件像樣傢具沒有,很是寒酸,窗外也是野枝荒草,不用想就知道這裡人跡罕至,乃是凄涼之所在。

「咦,居然會有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