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三章 風俊來歷,血契開始

蠟燭、繩子和小皮鞭……

白貂(也即是女帝大人洛離)四肢分成個大字被吊綁在半空之中,能動彈的只有頭和尾。

風俊將燃起的蠟燭貼着白貂腹部柔軟的絨毛晃了幾晃,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示威似地把蠟燭戳在旁邊的桌子上,又從腰間扯出一根皮鞭蘸水空中甩出啪啪之聲……

似乎想起了什麼,又摸不出一把鋒利小刀,風俊很是認真地盯着白貂中間位置看,有些失望地嘆氣出聲:「唉,看來刀子用不上啦,咋是個母,小爺的外科技術沒法施展啊,不過還好,倒省了麻煩……」

啥意思?

洛離被吊在空中不自由任這混蛋的凡人擺布已然是羞惱非常,聽得風俊的自言自語頓時激靈靈遍體生寒,想到了某種可能,慶幸還好本座的性別……等一下,啊呀呀,本座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想法,簡直…簡直……為什麼本座沒有戰死,要受這樣的羞辱!

神生十萬載。

洛離發誓她從沒有見過無恥如風俊這般人。

風俊若知道女帝的想法肯定會冷笑回應,呵,活得久有個屁用,只要沒經過社會毒打都是小白。

「小白啊……」

風俊無視洛離的眼神抗議給她取好了一個爛大街的名字,「哥哥我也是沒辦法,血契……這東東咱也沒玩過,聽說得靈獸甘心情願配合才能成功呃,若不然施術者會受到反噬,雖然那個…哥哥相信你百分百相信你是自願的,但還是得跟你說好厲害關係……」

「……機會只有一次,看到了吧,這些皮鞭啥的都是給你準備的哈,若失敗了,後果你知道的,啊?」

洛離第一想法就是要啐風俊一臉,自願?有把人綁着逼迫着自願的嗎?能不能再無恥些?

可形勢比人強,洛離此時再也不是堂堂女帝神皇,她知道自己現在不過是一隻普通的貂。

哪怕有重修再臨絕顛殺上諸天的野望,那也是將來的事,當下活着最重要,為了太蒼戰死的無數英烈她也得活着,不能一死了之,何況……何況想死也不由她啊。

「小白白,你要是自願,就再點一下頭嘛,好讓哥哥我放心。」

洛離……又點頭,屈辱。閉眼,任命。

只想挨過眼前混蛋傢伙口中所謂的「血契」,早結束早輕鬆。

「咋?小東西,我看你好像不甘不願呢?」風俊居然又沒事找事,「我跟你說啊,要不是小爺被那該死的小母龍下了那勞什子的詛咒,被那些狗屁的靈獸嫌棄,也不會找上你這沒開靈的小東西,別不滿足啊,小爺可是天命在身的主角……」

小母龍?

啥小母龍?是不是有什麼故事?

洛離自動忽略了風俊吹牛皮的話,抓住了其中重點,睜開的眼中些許好奇之色。

果然,但凡是雌性都有一顆八卦之心,也不想想她現在是啥境遇,居然還有心思關心甚小母龍。

「哼!我明明是很認真地去找那小母龍探討修鍊問題,丫非要詆毀咱偷看她洗澡,小白啊,你說哥哥冤枉不冤枉,你看哥哥我像那樣的人嘛?」

洛離表示肯定以及確定。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眼神……好吧我承認俺只是好奇化形的靈獸跟人有什麼區別,但絕對是出於嚴謹的科學精神,說俺偷看絕對是對俺正直人品的褻瀆!」

洛離哼哼,一副我信你個鬼的表情。

風俊並不着急開始血契儀式,又開始喋喋不休——

「想當初……」

倒不是他真得害怕那血契失敗後的反噬,既然他決定賭一把就做好了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身為來自種花家的穿越者,這點勇氣還是有的,只是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十來年,他活的太悲催。

絕壁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主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