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二章 女帝本體雪玉天靈貂,受脅迫於少年之手

萬象界。

浩浩渺渺一片大陸,靈氣濃郁,地材天寶無盡,綿延億萬里。

萬象界割裂為南北,南境又分為九大部州,以府為名。

大秦府邊陲之地有山青玄,青玄山上青玄學宗乃是一個初等學府,方圓千里之內適合修鍊的孩童、少年要在此處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修鍊。

……

青玄山後山。

洛離下意識地出聲,卻是兩道「吱吱」之鳴,迷濛中睜眼,入眸的居然是一些混沌未開靈的生物:兔子花貓和大公雞,還有狐狸羊羔和狗子……

一群小動物混居在一起,被藩籬圍擋,地上鋪陳着乾草,但還是屎尿味刺鼻。

洛離奇怪,身處藩籬的這些動物並沒有彼此衝突,卻是相處和諧,很快她便發現了原因,一切都是因為那隻「霸氣」側漏的大公雞,闊步昂首逡巡,不可一世,所有的小動物在它經過時都是瑟縮着閃躲,似乎這明顯只是天性好鬥的公雞是甚了不得的「大人物」。

一個圈子有霸主級別的存在,自然壓下了所有無謂的爭鬥。

大公雞擰脖,它注意到了洛離,張岔着不能飛的一對翅膀,兩爪鉤畫著地面上前,探頭用雞眼厲視……

洛離愕然,又不知所措。

她何曾會料到會淪落到這般境地,她出生高貴,生來便有神境修為可化人形,太蒼神域中萬千關注下成長起來,沒想到最後一戰雖然沒死竟讓她連天生的境界都不能保持。

跌落塵埃淪為了凡物,別說神力,周身連凡俗的丁點靈力都沒有。

洛離呆愣間,大公雞似乎是覺得她怕了,翅膀拍了拍洛離的頭像極了上位者關心手下的小弟,隨即轉身,繼續巡視四方。

「我……」(吱吱……)

一隻炸毛公雞,燉熟了她都不可能吃一口的凡物,居然敢摸她堂堂神皇女帝高貴的頭。

是可忍孰不可忍!

洛離當即就要親自動手教會大公雞做人……呃,不對,應該是如何做雞。

正此時,藩籬柵欄外有人來到,洛離放下有些虛弱無力剛剛抬起的手(前爪),觀瞧來人……

來人青衣少年,有些特別,頭上長發沒有紮成髮髻,身後一根黑綢綁住不散不亂,長相平平無奇,卻別有一種特異氣質,給人一種光華內斂風流全在骨子裡的感覺,嘴角斜勾一個笑容似在自嘲又像是嘲弄所有人。

「唉」,少年名風俊,字子美,柵欄外嘆氣,「今個怕是又不成,不過還是照例問一遍啊?」

「公雞兄、兔兒哥、狐狸妹兒,還有那賴皮狗……你們有一個算一個,誰和小爺我盟契靈約結成夥伴關係啊?」

萬象界之中身具靈骨者,很主流的一種修鍊方式便是血契靈獸,天賦交融互補,有助於**共同成長。

只是這種修鍊,血契的應該是靈獸,不知是何原因,這風俊要從一群明顯沒有靈性的凡獸中間找契約夥伴。

見柵欄內一眾小傢伙只顧搶食他隨手拋入的菜餅,風俊很無奈,但還是提高了嗓門:「呔,爾等雖然身為禽畜,但天生地養不能丁點靈性也沒有吧……為自己的前途着想啊,做小爺我的夥伴以後保准好吃好喝酒肉無忌,白天賞花游景無限風光,晚上則是弄月撩妹要嘛有嘛……嗨,你們這群傢伙倒是回個音啊!」

柵欄中,只有大公雞昂首和風俊對視,風俊欣喜以為終於有獸被他說動啦,可對視許久之後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懷中取出一把黃豆撒進柵欄,氣鼓鼓罵一句:「吃貨!」

大公雞低頭啄米,再不理會喋喋不休自言自語的風俊。

而一直躲在角落裡的洛離心內有所感觸:「嗯,看來確實莫名來到了一個未知位面小世界,還好這是個修鍊世界,有靈氣,本座可以慢慢修鍊恢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