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風起諸天:從霸凌女帝開始] - 第一章(序章)神域大戰,女帝謫落

離洛神宮,太蒼神域的無上存在。

神宮的主人洛離,一代女帝,玄通震古爍今,區區十萬壽數便登臨神皇境絕顛。

面對毗鄰之黑骨神域和玄冥神域兩位老牌神皇的聯手進逼,蓋世神皇洛離滔天一怒,盡起麾下百萬神將、兆億神兵,主動發起無數紀元來少有的神域之戰,星河浩蕩,六合八荒盡赤血……

大戰千年。

伏屍億萬里,神隕億億萬。

太蒼以一域戰兩大神域,雖使星河激蕩、宙宇破碎,終是寡不敵眾。

洛離秀甲破裂、帝袍染血,凝眉一怒,以血為祭施展荒古禁術,轟殺十數神王境仇敵,震退黑骨和玄冥兩大神皇。

回首身後,麾下神將齊齊神王境高階,但不足百數,且都是神體、神魂宿傷在身,神王境高階以下皆隕。

帝目含淚,洛離泣血而喝:「大道不公,可願隨本帝以死鳴不屈?」

眾神將無不神眼赤血,拳擊左胸,決然回喝:「太蒼可敗可殺不可屈!」

太蒼可敗可殺不可屈!

當即有數個殘軀神將悍然沖敵向陣,點燃神火,準備發動終極手段——自爆。

「哼,螢火也敢與皓月爭輝!」

神皇黑骨嗤笑一聲,彈指間發出數道流光神箭,沒入數個神將殘軀之內。

砰!砰!砰……

殘軀神將皆隕,神魂俱滅,碧血橫空,義烈萬古……

可惜可憾的是,不能與敵諧亡。

洛離凄然,怒指黑骨、玄冥兩大神皇:

「我太蒼神域亘古不屈,豈容爾等霸凌!」

「一死而已,本帝縱死亦要埋葬爾等犬彘之徒……」

繼而心中決然……

「我太蒼不滅的戰魂啊,歸來吧,歸來吧,隨本帝血殺諸敵……」

無數的虛影八方而來,都是太蒼神域曾經戰亡的先輩,跨越萬古,有古老的神王,也有千年來新死的太蒼神兵神將。

「殺!」

「殺!殺!殺……」

「……」

戰魂沒有智慧,只余守域殺敵的執念和無盡的戰意。

一直穩操勝券的黑骨、玄冥倆大神皇終於動容,神情凝重,各自勒令手下嚴陣以待,防備太蒼神域困獸猶鬥。

女帝洛離青絲八千猝然而白,玉美神顏起猙獰,威喝之聲似亘古之音,蕩滌洪宇八荒——

「玄黃初始,神明不彰,七步蓮殺逆荒途……」

「一步風起……」

宇宙空間原無風,此時憑生粒子亂流,似日月星辰之運行本來就是這風在吹動。

「二步雲聚……」

紫雲瀰漫遮星辰。

「三步起雷音……」

滾滾天音起萬方,空間玻璃碎。

「四步玄霆降……」

霹靂閃電霍霍而落,恍若末世。

「五步以身祭萬古……」

女帝神體將崩,紫色神血不斷瀰漫而出,蒸騰為虛無……洛離以神軀為祭借來過去之力。

「六步,萬萬年歲月亦虛無……」

洛離捨棄神皇境無盡壽元,借來未來之力。

「七步,我以我魂獻太蒼……」

洛離最終獻祭不滅真靈,絕了轉世重生之路。

她腳下一步一生蓮,步步生蓮,蓮分七色,赤橙黃綠青藍紫。

太蒼七步蓮。

傳聞太蒼神域的無限疆域,乃是太蒼第一代神皇以天地之間第一朵七色蓮花—祖蓮,煉化而成。

祖蓮生世界,衍萬物,納眾生。

而洛離之太蒼七步蓮自然便是她最終極的手段,也是玉石俱焚、破滅一切的終極手段。

不同顏色的七朵蓮花,在洛離腳下緩緩旋轉又循着玄妙的軌跡掠過虛空,隨着洛離一聲叱喝,七朵合為了一朵,蓮有七瓣,分七色。

與傳說中的祖蓮形態一模一樣。

七色蓮緩緩轉動下,周圍的空間被割裂,裂縫間蹦跳出毀滅的氣息……

而無盡的戰魂則是前赴後繼地撲入七色花瓣之中,蓮花**的蓮心向上迸射出洶湧玄光神能,將洛離籠罩其中。

洛離雖身體虛實變換,似是要隨時崩潰,修為卻是恢復到全盛狀態——神皇境巔峰,然而不止於此,待七色蓮停止轉動時,她將突破了神皇境的桎梏,達到了傳說中的尊者境。

但是,她的生命也到了最後時刻,會與腳下之「祖蓮」一同燃爆。

同時毀滅目之所及的一切。

恐怖的力量登時讓同為神皇的黑骨、玄冥凜然生懼,齊齊凝聚畢生神力,同時呼喝手下神將準備搏命迎接洛離的終極殺招。

奈何等到洛離七色祖蓮停止轉動也是力量匯聚到頂峰時,單是外放的氣勢壓迫就讓兩大神皇心中感到了深深的無力……

彷彿螞蟻仰視大象、幼苗面對滾滾而來的洪流,尊者的力量之下,神皇和一介凡人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被碾壓的存在,根本不在一個量級。

黑骨,堂堂神皇竟率先崩潰,惶恐求饒:「洛離神皇陛下,黑骨我服了,請您高抬貴手,我……我願意自此稱臣,以後的無盡歲月保證再不踏入太蒼神域半步……」

同時,神皇玄冥亦是低頭,算是默認了黑骨的說法。

洛離哂笑一聲,「晚了,哪還有什麼以後……七色祖蓮已成,爾等何曾聽說過覆水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