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三國》[風流三國] - 9 道人

 

路上的對話只是士子間最尋常不過的交談。也就是荀貞出身荀氏,否則秦干、劉儒兩人也不會自降身價,和他一個「亭長」平等對話。

來到南平里,三個人在里門口處等了一等,待杜買找來本地里長,把車、馬留在里門外,繼續前行。

荀貞觀察里中,見道路、大小、房舍布局和「大王里」相仿,不過熱鬧很多,不像大王里清清靜靜的。不時有人出出進進,路邊種的有樹,小孩兒們在樹下玩耍。

秦干說道:「去年大疫,死者枕藉。前任亭長鄭鐸施藥及時、救治得力,在今年的考課中最為優異,被拔擢入了縣中。吾很長時間沒來過繁陽了,今日一看,當稱得上優異二字。」

劉儒說道:「是啊。前幾天我還聽廷椽胡公說起繁陽,說巡遍縣中,諸鄉、里中病故者甚眾,唯繁陽亭百姓安居,好像沒有受到去年疫病影響似的。鄭鐸以亭長之職,拯救生民,功勞大哉。」

劉儒勉勵荀貞,說道:「鄭鐸僅略識文字,就能做出這樣的成績,荀君出身名門,有異常人之志,定能遠勝於他。」

他們都穿着官袍,佩戴着印綬,來往的里民無不退讓行禮。

秦干指了指在樹下玩耍的孩童,說道:「鄭鐸雖有救治生民的功勞,但不足『教化』。如今已是九月,農忙早過,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孩童沒有入學呢?」

里長陪笑說道:「鄭君在時也屢次督促,但鄉下人只能看到眼前小利,指望孩童能幫手養家畜、整菜畦,換些錢財,或拾糞柴、挖野菜,聊補家用,故此肯送孩子去上學的不多。」

秦干說道:「諺云:『遺子黃金滿籯,不如一經』。就算錢財再多又如何?為人不知聖賢之言,如何立足世間?錢財總有用完的一天,只有經書才能受用一生,澤被後人。」

里長說道:「是,是。」

秦干公私分明,閑談時談笑風生,說到公事不容情面,正色對荀貞說道:「卿以沖齡,自請從仲通先生讀書的故事,吾久聞矣。卿既好學,又慕仇季智之德,當知教化之重,以後要在這方面多下功夫。」

荀貞應道:「是。」

自里門入內,一路行來,他說話不多,但觀察得很仔細,早已看出里內民口雖眾,經濟狀況卻與大王里基本相同。進出的里民大多面有菜色,敝衣繩履,強一點的,也就是多個幘巾包頭、衣服上少幾個補丁而已,孩子們髒兮兮的,衣不蔽體,穿鞋的都沒幾個。

他心道:「連年災、疫,兼并嚴重,朝廷卻依然急征暴斂,地方兇猛如虎,百姓辛勞一年,所得不足糊口,民不聊生。有錢的富人良田千頃,奴婢、徒附萬計;沒錢的窮人賣田賣宅、賣妻賣子,什麼都賣完了,再賣自己。連飯都吃不上,又怎麼會入學堂、讀經書呢?」

他穿越後,為了熟悉時代情況,去過鄰近鄉里調查研究,所聞所睹,觸目驚心,老百姓生活之困苦,超出想像之外。有時半夜從噩夢中醒來,他往往會不由自主地慶幸:幸虧穿越在了荀氏,家有良田宅院,不愁吃喝,要不然,恐怕早餓死路邊了。

十餘年間,兩次大疫。

十餘年間,各地水災、大旱不斷,七州蝗災幾乎波及天下,無數百姓拋家棄捨,遷轉流離。

相比外郡,潁川還算好的。荀貞聽遊學外地的族人回來說:「比歲不登,百姓飢窮,流離鄉野,餓殍道邊,彷彿二十年前。」

二十多年前,有一次大的水災、蝗災,影響到了全國三分之一的郡縣,幾十萬戶百姓傾家蕩產,流浪在外,死者道邊,枕藉相望。於今的情形竟與之相似,可見天下的黔首困苦到了什麼程度。

荀貞懼怕黃巾起義,因為他怕死,他怕死,是因為他至少有的吃、有的穿。

可是,在越來越了解時代情況後,在見到越來越多的百姓窮困潦倒、食不果腹,而富人、貴人卻連棟數百、錦衣玉食後,他不能不想:「老百姓怎麼能不起來起義、造反呢?」

荀貞聽城中的孩子們唱過一首民謠:「發如韭,剪復生;頭如雞,割復鳴。吏不必可畏,小民從來不可輕」。很多年前,在他穿越之前,上學時讀過這首民謠,但當時並無什麼感觸,而今聽來,感同身受。他分明從中聽出了時代的黑暗和百姓的不甘。

他依然保持着恭謹,落後秦干、劉儒兩人半步,一邊回憶往日的聽聞目睹,一邊聽着秦乾的指令,口中諾諾應是,心裏卻不免嘆息,想道:「秦干素有幹吏之名,不是沒有能力的人。他師從鄭玄,難道不知道『倉廩實而知禮節』的道理么?我看不是這樣,應該是因為他生於斯時、長於斯時,從小到大,老百姓過得都是這樣的日子,故而習以為常。」

……

在里長的帶領下,諸人很快到了王屠家外。

王屠賣肉為生,生活條件比尋常百姓好得多,左右十幾家,數他家的宅院最為高大。

里長上前敲門,開門的是王屠女兒,見是荀貞領着官人們來到,忙不迭地素拜行禮。「素拜」,是女子的禮節。男子下拜,要雙手觸地,而女子通常不必如此,稱為「素拜」。

王屠女兒年紀不大,十三四歲,大概哭了一個晚上,雙目紅腫。昨天在亭里時,荀貞沒注意她,此時看來,她個子雖不高,皮膚有點黑,但眉目清麗,是個美人胚子。

秦干請她起身,嘆道:「年弱失怙,着實可憐。吾乃縣中賊曹,為乃翁的案子而來,你母親在不在家?」

「在的。」王屠女兒年齡小,見識少,低着眉,不敢看人,小聲地回答道,「請諸公進來吧。」

荀貞請秦、劉先行,步入門內。

王家的院子比許家大很多。王屠專賣狗肉,他家的院子從中隔開,一邊住人,一邊是狗欄,見諸人進來,狗吠大作。不但吵人,味道也很重。

劉儒微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