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病號》[瘋狂的病號] - 第9章 她是不是死了

「明白就好,他們那些人,手段並不光彩,我不希望你跟他們一樣!」

「爸,放心吧。」

「我知道你的能力,早在三年前,你就有打敗未來集團的能力了,只是你沒動手而已。」

「爸爸,你就這麼相信你女兒。」

「那當然,你可是我帶出來的,你有多少斤兩,我能不知道?」董榮華笑道:「我還知道,你不動手的原因,是想玩一票大的,你這是準備把他們連根拔起啊。」

「那當然!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果不能必殺,他們只是傷點元氣,很快就能恢復,這樣太便宜了他們,我要讓他們身敗名裂。」田靈沉沉的說。

「也好,顧家這些年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你怎麼做我都支持,這些人也該給個教訓了,不過,除了顧長孝例外!我跟顧長孝的恩怨,我不希望你參與進來。」

「爸,你在擔心什麼?顧長孝可是罪魁禍首,這一次,我一定可以把他們一鍋端。」田靈搖了搖頭。

董榮華放下了筷子,拉着她的手,說道:「丫頭,其實顧長孝沒這麼壞,我和他雖然是死對頭,但是最終都是在遵守商戰中的遊戲規則。壞的人,都是他身邊的人,還有他那幾個孩子。」

「顧長孝沒這麼壞?爸爸,今天你怎麼了?居然幫你死對頭說話了!」田靈疑惑的看着董榮華,她說道:「就憑顧長孝這些天,天天這麼奚落你,他就該死十次!」

「哈哈哈,你呀,你看看這新聞,人家可不是在奚落我,而是在關心我!」董榮華把手上的報紙遞向田靈,上面一個八卦板塊寫着:港島兩位大佬明裡對手,私底交情深厚,顧長孝天天給董榮華送關懷。

上面報道着這麼多天以來,顧長孝費盡心思,給董榮華天天送禮物,甚至疑似私底已經見過幾次面。

董榮華看到田靈臉色不佳,他知道田靈有點生氣了,立即說道:「好好好,我不逗你了,那些媒體亂寫的,我們聽聽就行了,你呀,就是這脾氣。」

說實話,顧長孝確實是自己的天敵,他不止一次想要自己的命,甚至有幾次自己都死裡逃生,自己也一直想要讓對方付出代價,可是自從他生病之後,忽然間懷念起了年輕的時候,他和顧長孝來到港島一起打天下的日子,他就心生惻隱了,而每次看到田靈,他都會想起顧長孝來。

田靈並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這個秘密誰都不知道,田靈的身份,跟顧長孝有關,因此,他不想她以後後悔。

勸說不了,董榮華只能換另一種說法,希望她能對顧長孝手下留情,說道:「這麼說吧,顧長孝這個人,你得給我留着,我要親自對付他。」

「好,顧長孝這個人就留給你處理!」田靈提到這個人的名字,有點咬牙切齒,可見這個人之前給她帶來了多少壓力。

「你要記住,看人,不要用眼睛去看,容易看走眼,更不要用耳朵去聽,因為都是謊言。只要用時間,用心去感受,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爸,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以後,你會知道的。」

「爸爸,你就不能直說嗎,總說這種神神秘秘的話。」田靈不滿的白了他一眼。

「你過來!」董榮華看了一下牆壁上掛着的那塊表,然後走向了窗口,田靈扶着他,到窗口那裡往外看,董榮華指着一個人影說道:「你看。」

「嗯?」田靈沿着指使的方向看去,那個人影很眼熟,她說道:「是那個**!」

那個**,古一風,西九龍警署的一個的辣手神探,他來這裡幹什麼?

「你對這個人怎麼看?」董榮華轉頭問。

田靈剛想回答,看到董榮華盯着自己,她心裏動了一下,她把到嘴的話壓了下去,然後沉思了一下,才抬頭說道:「一年前他救了我,是他給我做的筆錄,後來,因為我的撤案,還到我們大廈鬧了一次。」

「就這些?」董榮華問,

「他這半年一直在暗中查青龍會和顧家,不過,水平還可以,最起碼這麼長時間,沒被對方發現,不過,也沒找到他想要的線索。」田靈說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繼續說道:「這個人,很固執。」

「很固執!你跟他有什麼關係?」董榮華若有深意的看着田靈,田靈心裏一緊,她知道,自己的小秘密肯定是被老爸看穿了,只能苦笑道:「爸,我跟他做了個交易。」

說到跟古一風做交易的時候,田靈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目光,她哪裡只是交易這麼簡單。

「你跟**做交易?」董榮華看向她,淡淡的說道:「什麼交易?」

「他一直盯着顧家和青龍會,還有顧長孝名下的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