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病號》[瘋狂的病號] - 第1章 奇特的自殺案件(2)

p>「老五,多謝!」古一風聽到跟他查的案件有關,把 ipad 還給了金武,立即準備去驗屍那裡。

「喲呵,辣手神探古一風,居然親自對我說謝謝了。」金武調侃的笑道。

「別來這一套!真正的辣手神探,那可是你們哥幾個,要是沒你們哥幾個幫我忙乎,我能神到哪去?好了,不說了,我去老四那看看。」

「四哥說,這個柯振彪的死,可能跟你的那攤事有關!」

古一風心裏一動,他知道老五說的那攤事,指的是自己的師父藍楓死的事情,這件事自己追查了半年,目前仍未有更多的線索,藍楓的死,也是自殺。

老四即排行老四,全名叫閆鵬舉,因為姓閆,開始大家稱他為閻王,後來發現他為人冷靜理智,而且很有頭腦,外號改成了閻諸葛。

老四肯定是他不放心自己,因此也暗中幫自己查來着。

「有煙沒?」

「煙?風哥,你以前不是不抽煙的嗎?」金武詫異的看着他,從兜里掏出了一包煙。

「嘿嘿,人總是會變嘛!走啦!」古一風一把接了過來,也不客氣,拿出一根,很熟練的點上之後,剩餘的那包煙直接揣自己兜里,然後擺了擺手示意感謝就離開了。

看着古一風離開,金武皺了皺眉頭,望着他的身影,嘀咕道:「這傢伙什麼時候抽煙了?感覺怪怪的,像換了個人似的!難道,他師父的死,讓他受到這麼大的刺激,連性格都變了?」

「師兄,有人找!」一個穿着制服的**,帶着兩個人找到了金武。

金武對這位同事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這兩人,一男一女,也是同事。

「重案組,駱有天!」這男的三十歲出頭,人顯得很乾練,他看向身邊的女同事,這女的是他的下屬。

「駱有天?」金武聽到這名字,立即迎了上去,叫道:「駱sir!」

他心裏十分震驚,因為這個人的名氣在警界之中十分的大,在警界之中,有兩大辣手神探,一個是古一風,一個就是眼前這個駱有天。

古一風做事粗暴野蠻,而這個駱有天偏偏相反,做事低調理智,兩人的破案率都是警隊最高的。

這前腳古一風剛剛走沒多久,這駱有天就到了,這讓金武感到驚訝。

「我聽其他夥計說,你是這個現場的負責人,我來跟你打個招呼,這個死者柯振彪,是青龍會的核心人員,我們重案組跟了他有半年了,這件事跟我們調查的案子關係很大,我要立即接手。」

「這……我需要跟我上司彙報這個事情。」

「來的路上我已經跟你上司打過招呼了,你跟我說一下目前的情況。」駱有天要接管這個案子,這在金武的意料之中,他立即把目前的情況,介紹了一遍,並說出了自己的推斷,他覺得,這個柯振彪是自殺,而不是吸毒。

「你是怎麼看出他是自殺的?」駱有天看着金武問。

金武如實的回答,他檢查了監控,以及自己根據柯振彪的背景進行的推斷,這讓駱有天兩眼一亮。

一個黑社會的核心成員,青龍會的高層,從來都不吸毒,怎麼可能會因為吸毒致幻而導致交通事故呢。

十多個監控的視頻顯示,死者柯振彪在臨死之前駕車的神情都很古怪,那種絕對不是吸毒致幻的神色。

駱有天和他身邊的那個女下屬看了一眼後,說道:「你叫什麼?」

「金武!」

「從現在開始,你臨時調到我這裡幫忙,我會打電話給你上司。」駱有天語氣平淡,但是卻是一股沒的商量的意思。

「是,駱sir。」金武聽聞,一臉興奮,要能調進重案組,即便是臨時的,以後對自己的晉陞也是有加分的。

「你對這個人的自殺,還有什麼看法?」

「他可能是被催眠了!」金武以為他這麼說,駱有天肯定會大吃一驚,可是他說完後,看到駱有天臉色淡然,似乎沒有一絲驚訝,金武好奇的問道:「駱sir,難道你不好奇?」

「我也是這麼認為!他被人催眠了。」駱有天的話,讓金武感到震驚無比。

跟隨駱有天而來的女警官笑道:「金警官,別這麼驚訝,咱們頭眼光毒着呢。我們一直在跟這個案子,重案組內部成立了一個專門的調查組,專案組代號X6,頭是隊長,你現在是我們成員之一,一會我會讓其他夥計把資料給你,你先熟悉熟悉。」

「是,多謝師姐。」金武內心一震,他沒想到自己能進入這個專案組。

「讓法醫那邊第一時間把驗屍報告發過來,我們去車裡看看,還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駱有天笑了笑,然後轉身去看看肇事的車輛。

古一風回到車上,他握着方向盤的手,有節奏的輕輕敲打着。

這件案子,這跟自己師父的自殺,手法同出一轍?

死者柯震彪看似吸毒致幻而導致出車禍,但是實際上,基本可以肯定是自殺,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柯震彪是青龍會的一個元老,青龍會是當地很有影響力的黑道組織,這個元老年近50,雖然平時不怎麼管事,而且做事風格很低調,跟其他社團的人不一樣,這人屬於悶聲發大財的人。

柯震彪是個十分有原則的人,這人不碰賭,也不好色,唯獨愛財,玩古董,這樣的人,極端惜命。

就這樣性格和背景的人,怎麼可能會吸毒呢。

是什麼原因,讓他自殺,而且是用這種方式,掩人耳目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