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過葉未落》[風過葉未落] - 第4章 他可會抗旨退親(2)

嫂駕馬跟上,怕是二人便永別了。
「小丫頭,倒是教訓起你大哥了!」葉羨漁不甚在意冷哼一聲,剛走到門口,看了眼跟在身邊的貼身丫頭,倜儻一笑,「玄素丫頭,今兒個陪爺去凌雲閣坐坐……」
那名喚玄素的丫鬟只神色平靜應下,轉身之時朝着葉楚翹處望了一眼,小姐方才那句「多看看身邊人」,不知為何,讓她覺得意有所指。
葉楚翹對她笑着點點頭,在心底輕喚一聲「大嫂」。
人終於都散了。
葉楚翹重重吐出一口氣:「芍藥,芍藥……」她揚聲喚着。
「小姐?」兩個丫鬟同時出現在門口處。
葉楚翹看也沒看杜鵑:「芍藥一人來伺候着就行。」
一席話,說的杜鵑臉色青白不接,好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福了福身子退下。
「小姐,您有何吩咐?」芍藥小心翼翼上前。
「無需這般小心,」葉楚翹上前,輕輕覆上她的手背,「你放心,芍藥,你的好,我記在心裏頭呢。」
芍藥一聽,眼圈都跟着熱了:「小姐奴婢嘴笨,小姐心思玲瓏,今後小姐有什麼事,奴婢便是豁出命去都給辦成……」
「我哪有這般好,」葉楚翹頓了頓,「命是你自個兒的,現在我只想好生沐浴一番……」
「奴婢這就去給您備水。」
浴桶溫水備齊,不過一盞茶功夫,葉楚翹徐徐褪去外裳,只一側頭,便望見脖頸下、肩膀處還帶着昨夜的歡愛痕迹。
「小姐……」芍藥獃獃望着坐在浴桶中的小姐,以及她背上的印記。她雖懂得不多,可也知……自己是印不上這些痕迹的。
「此事,不要同任何人提及,」對芍藥,葉楚翹不免多了幾分前世的依賴,她緩緩躺在浴桶邊上,「我只當……從未發生過。」
「……是。」
葉楚翹閉上雙眸,腦子裡卻不斷轉着,這場御賜之婚,葉家不能抗旨,她也不會置葉家於危險之中,可若是……
她猛地睜眼,若是封聞卿主動退了,便萬事大吉了!反正如今封聞卿只是不入聖眼的「閑王」,反正他也不願娶她!
想通這一點,葉楚翹壓下心底角落中那小的足以忽視的失落,徐徐笑開。
此刻,靖元王府內。
方才還在葉家的葉羨漁,一襲綢子袍服,正坐在書房的長椅上,望着對面的白袍男子:「你和楚翹究竟說了什麼?」
封聞卿微微蹙眉,不知為何竟想到昨夜那女人的主動,喉結微動:「什麼說了什麼?」結親前歡愛,諒那女人如何潑辣,怕是也不敢將此事公之於眾。
「她怎的會突然說不喜歡你了?」葉羨漁原話道出。
封聞卿眸光一聚,良久諷笑一聲:「她第一次這般說?」光他親耳聽見的,都不下五次了,可每次說完,不出三日便再次糾纏上他。
葉羨漁被他話一堵,也是無奈搖首,從袖中拿出請柬:「明日,同幾家世子相約,你也前來吧。」
封聞卿望了一眼請柬:「又是她的主意?」
「這可冤枉,」葉羨漁連連擺手,「楚翹可全然不知情,皆是我邀的。屆時,李家小將軍、兵部尚書之子皆會前來,怎的,來不來?」
倒都是熟人。
封聞卿頷首:「自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