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過葉未落》[風過葉未落] - 第4章 他可會抗旨退親

葉長林一聽自家女兒這番話,放下臉色變了變。
要說這封聞卿,母家本為相國,可後來被皇帝以謀逆之名抄了家,封聞卿也被早早封了靖元王,斷了奪嫡的念頭,此一生他大抵也就是一個散漫閑王了。
可葉楚翹三年前偏生對這「閑王」一見傾心,鬧得全城皆知,待她及笄後,更是在他跟前更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求着婚書。葉長林最終不忍自家女兒絕食數日、日漸消瘦,捐糧獻銀,好容易求聖上賜婚,而今,自家女兒竟說「不喜歡那封聞卿」了。
「楚兒,這飯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啊,」葉長林瞧着懷中女兒,「你不是愛慘了那封聞卿?為著他,你可是絕了整三日食啊!」
「……」葉楚翹一滯,確是這般,前世為了能嫁給封聞卿,她生生把自己餓瘦了一圈,終是爹心軟了,「可是爹,我如今……想通了嘛……」
「真的?」葉長林仍舊滿眼懷疑,以往她不是沒有過被封聞卿回絕,回家怒氣衝天說「再喜歡封聞卿便是豬狗」的時候,「你若是早兩日提及,爹也就不說什麼,可如今天子親賜婚約……」
葉楚翹頭腦猛然清醒。
是了,皇上親自賜的婚,哪能說毀就毀?
「……不過你若是當真想通了……」葉長林還在嘀咕着。
「爹!」葉楚翹打斷了他,勉強一笑,「我……只是開玩笑罷了。」抗旨不尊,乃是大罪,前世爹為她受了苦,今生再不該這般了。
「嗯?」
「真的只是開玩笑,」葉楚翹重重點頭,「我不過說的氣話,你想,我那般愛他,好容易能與他結親,哪能輕易放棄!」
許是想到她以往為封聞卿做的那些大膽潑辣之事,葉長林不疑有他。葉家商號遍布全國,自有不少事要忙,又交代了葉楚翹一句,他方才匆匆離去。
反倒是一旁始終沒作聲的葉羨漁,目送着葉長林離開後,語出驚人:「你和封聞卿,到底發生何事?」
葉楚翹心口一顫:「我與他能發生甚麼事?」
「以往提到他,你不是含羞帶怯便是咬牙切齒,而今……」葉羨漁繞着自家小妹轉了一遭,「……怎的平添怨恨?」
葉楚翹登時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後退幾步:「甚麼……甚麼怨恨?大哥你只會胡說。」
「既是胡說,你激動作甚?」葉羨漁故作風雅的揮了揮摺扇,若是京城姑娘瞧見怕是託付一片芳心,奈何葉楚翹只有翻白眼的衝動。
「我不恨他。」此話,葉楚翹說的極為認真。
她的確不恨封聞卿,前世,他待她其實並不算差,給了她王妃所需的一切,甚至還要好上幾分,他只是不愛她罷了,試問不愛一人,又算甚麼錯呢?
葉羨漁又朝她望了一眼,察覺到她所說確是實話,這才收回目光:「如此甚好,」說完,一攏摺扇,「倒是你大哥我多事了。」
說完,袍服一動,人也風流轉身。
「大哥……」葉楚翹喚住他,「你……還是收收心思、多看看身邊人吧,免得……吃苦……」
前世,大哥風流,日日萬花叢中過,而大嫂,正是大哥的貼身丫鬟。等到大哥終於認清心思了,大嫂也早已心灰意冷、準備另嫁他人了,大哥頹然了好久,若非被貶謫江南,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