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之爵》[法王之爵] - 第2章 覺醒

清晨的陽光灑落在一位少年的臉上,少年似乎覺得刺眼,便翻了個身繼續睡。

鬧鐘鈴聲突然響起….

「啪」

少年一掌把鬧鐘關掉,便沒有再理會

不知過了多久。

「哇!哇!七點半了,挖槽,要遲到了」張君屹大叫道。

「媽!!你咋不叫叫我啊!今天可是正式開學啊」

「媽!媽?」

張君屹叫了幾聲全婷,但是並沒有得到回應。

「出去了嗎?算了,不管了,要遲到了」張君屹說著就拿上了鑰匙衝出門。

在街道上,人們來來往往,似乎今天是趕集的時間。

「哇!要遲到了,完了,感覺要退學了」張君屹沮喪道。但他的絲毫沒有放慢速度,甚至還撞倒了一位老奶奶。

天魂高中

「人都到齊了嗎?現在開始點名」老師摸了一把他的地中海道。

「老師能不能再等一下,我有個同學上廁所去了」淼樂哀求道。

「還等?你那個同學能上半個小時的廁所是吧?」

「不管了,現在開始點名…」

「李四」

「到」

「王三」

「到」

….

「淼樂」

「淼樂?」

「啊?到到到」淼樂有些急急忙忙道。

「咋回事兒啊你,心不在焉的」老師有些疑惑道。

「可能是今天身體不舒服吧」淼樂似乎故意把語速放慢了。

「那我們繼續」

突然淼樂把頭看向了校門口,發現有一個衣衫不整面目猙獰的男子沖了進來,甚至連保安都沒注意到他。

「媽的,小爺來了」

「嘻嘻,終於到了,肯定又是睡過頭了,哼」淼樂緊張的表情一下就疏鬆下來了。

「凌空」

「到」

「張君屹…」

「張君屹?」

「張君屹沒到嗎?」

「我—來—了…」

眾人沒看見人在哪兒,但是他的聲音卻大的出奇。

「這懶狗,終於來了」凌空無語道。

這人張君屹把教室門撞了開,喘氣如牛道:「俺…俺來了」

「哦?你這是才來嗎?遲到了嗎?」老師懷疑道。

張君屹看了一眼淼樂,淼樂也看了張君屹笑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張君屹嘆了一口氣道:「沒有啊,老師,我剛剛上廁所去了,只不過學校太氣派了我一時半會沒找到廁所在哪兒」。

「是嗎?」

「千真萬確,我願意用凌空十年壽命做擔保。」

「你***我**」

「算了,現在人都到齊了吧」

張君屹看了一眼老師然後走向了淼樂和凌空那邊。

「什麼意思?什麼叫用我十年壽命?」

張君屹還沒走到,便聽見凌空在那說。

「嗨呀,區區十年何足掛齒,等以後我找到天命果了,分你一口就是了唄」張君屹有些敷衍道。

「你…」

「君屹,你又睡過頭了」

「嘿嘿,還是樂樂懂我,知道會為我找借口」

「哼,這是最後一次了」

「行行行」

老師咳嗽了一下道:「肅靜」

教室裏面瞬間鴉雀無聲。

….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你們準備準備進行靈魄覺醒吧,說明一下,覺醒過後我們會按照靈魄進行分班」老師慢慢道。

「現在就等專業人員把魄石拿上來吧」

「唔….還要分班,完了,樂樂我可能不能和你一個班了」張君屹沮喪道。

「不一定哦,萬一我和君屹覺醒的差不多呢?」淼樂安慰道。

「切」凌空似乎有些不屑。

教室又開始嘈雜起來了。

「老大,老大,你說咱倆兄弟能分到一班嗎?」李四看向了一個有些微胖的男生道。

「難說,這玩意兒好像要看天賦,放心吧,就算分不到一班,老子也照樣罩着你」王三道。

「轟轟轟」

一陣巨響傳了過來,似乎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來了,同學們準備好了嗎?靈魄覺醒準備開始!」老師有些激動道。

說完一大堆黑衣人走了出來。

兩個黑衣人組成了一組。

他們好像念了什麼咒語,然後手上就冒起了藍光。

一大坨黑色的石頭就出現在了他們的手上。

然後他們抱着石頭走向了不同的教室

「挖槽,好牛逼,好帥,這就是魔法嗎?」張君屹兩眼都冒了金光。

「好的,靈魄覺醒現在開始,下面我點一個人的名字就上台來,按我說的做,你們先看我示範一下」地中海老師道。

說著老師便把雙手放在了石頭上,他閉上了雙眼道:「集中精神,感受身體靈魄的流動,把靈魄引導在這塊魄石上」

說完,魄石的顏色就發生了變化,由黑色變為了黃色。

「哇!」教室的人都發出來感嘆。

「由此可見,我的魄力是光屬性的」說完老師便把手移向了自己的胸前樹了一個二指狀。

「什麼?一把傘?這是什麼」

「這這這,好像是靈器吧」

眾人驚訝道。

「是的,這就是靈器,靈器藏在靈魄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靈器,這就是我的靈器—渾天傘」老師耐心解釋道。

過了一會,傘的全貌出來了,傘的全身似乎是由金屬打造,特別是傘尖,像矛一樣鋒利。

「哇!好帥啊,不知道我的靈器會是什麼呢。」眾人又開始議論紛紛。

「大家別激動,天生有靈器的人特別少,不是誰都有的」老師有些自豪道。

「好了,我演示完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表演了」

「第一個,李四」

「呼,老大,我去了哈」

「去吧加油」

說著李四便走向了講台,他把手伸向了魄石。

不一會兒,魄石邊閃爍了棕色的光芒。

「恭喜你,你是土屬性的魄力」。

李四還沒睜開眼,老師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啊?這就完了嗎?我是土屬性的嗎?那我的靈器呢?」

「你沒有天生靈器」老師無情道。

「土屬性啊?我不想要土屬性啊,電視裏面土屬性都是當沙包的啊」李四沮喪的走下了台回到了座位上

「別傷心李四,土屬性不錯的,等你魄力到三階段時,土屬性的魄力是有非常大的殺傷力的」王三安慰道。

「下一個王三」

「老大該你了,加油!」

說著王三走向了講台。

「把手放上去」老師說道。

魄石的顏色開始發生了變化。

此時李四正在為王三祈禱。

「媽的,好緊張」張君屹突然冒出了一句。

「綠色,是綠色」李四興奮的大叫道。

「不錯,風屬性」老師笑了起來,眼睛都成了一條縫。

「不過可惜,沒有天生靈器」老師又接着道。

「哈哈哈哈,真不錯,真不錯」王三大笑。

「?風屬性有那麼好嗎?他們咋這麼開心啊」張君屹疑惑道。

「風屬性的魄力當然很強,風屬性的魄力的技能都是範圍傷害的,在賞金獵人團裏面是非常吃香的」凌空破天荒的給張君屹解釋了一下。

「原來如此,那凌空你以後想當審判員的話你想覺醒風屬性嗎?」張君屹問道。

「嘁,風屬性是好,好在它的技能範圍,但是它的傷害是很低的,對於我來說沒什麼用」凌空說道。

「很好,下一位,全坤」老師笑着叫了下一位。

這時一個男生站了起來,幾乎沒人認識他,但是有幾個女生再說他,似乎在說他很噁心。

他沒有說一句話便把手放在了魄石上面。

過了一會….

魄石沒顯示顏色,連變化的前奏都沒有。

又過了一會兒…

「覺….覺醒失敗?」老師有些驚訝道。

全坤瞪大了眼睛。

全坤似乎不相信,便拿起拳頭砸向了魄石。

「媽的,我還以為是啥世家子弟呢,沒本事裝nmd高冷」老師罵到。

突然,老師把手抬了起來,只見他手上有一團金黃色的靈魄,然後他扔了出去。

「滾下去..」

只見那團光碰到全坤的身體的時候瞬間炸開,全坤瞬間被彈下了講台,摔倒在地。

全坤從地上爬起來彎着腰小聲念叨:「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一定是這破石頭出了問題,一定是」。

「媽的,這人莫不是個智障」張君屹嘀咕了一句。

「同學們,不用悲傷,每年都有覺醒失敗的,也不用氣餒,我們會安排普通學生身份就讀的,只不過只能學習近身搏擊書了」老師說道。

「下一個….」

「嗯,不錯不錯」

..

「下一個….」

..

「下一個,淼樂」。

「該我了,該我了,好緊張」淼樂興奮道。

「加油,樂樂,別緊張」張君屹鼓勵道。

說完淼樂就把手放在了魄石上面。

過了一會兒魄石閃爍了一點光芒,但是不清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