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魔修》[凡人魔修] - 第7章 靈魂外放,魔氣境

「嗖」

在少年得意之時,賀平安突然動了。

兩人之間本就只隔了兩三米的距離,賀平安幾乎在瞬間就已經貼近少年。

少年才剛剛意識到危險,賀平安的拳頭已經砸在了他的腹部。

由於毫無防備,加上賀平安可怕的力氣,少年只覺一陣劇痛,不由地蹲在地上,捂住肚子。

「原來是個花瓶。」

賀平安嗤笑一聲。

少年實力比他強,受到攻擊後沒有第一時間反擊,掌握主動權,反而是直接放棄反抗,蹲在地上,簡直就是毫無戰鬥經驗。

雖然賀平安也沒有什麼戰鬥經驗,但是他至少有基本的意識。

見到少年蹲下來,他毫不猶豫地朝着少年的腦袋砸去。

之前因為身高問題,他只能打少年的腹部,現在少年蹲下來,賀平安自然是挑着脆弱的部位打。

「嘭」

想像中爆頭的畫面沒有出現,賀平安只感覺到一股巨力化解了自己大部分的力量。

「噗」

儘管如此,少年依舊一口鮮血噴出,接着直接哭了起來,和之前囂張得意的形象判若兩人。

「你欺負我!你給我等着!嗚嗚嗚~」

少年捂着肚子,哭着跑開了。

這猝不及防的反轉直接讓賀平安一臉懵逼。

他其實是想藉著少年殺雞儆猴立個威的,現在這情況,不知道到底起到效果沒。

他抬頭往四周看去,看到的卻是圍觀群眾一副「小子你完了」的表情。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賀平安大概猜到了剛剛的少年應該沒那麼簡單。

不過,有什麼事以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個地方住下來。

他看了一眼之前少年所在的帳篷,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帳篷內,除了一張大床,還有衣櫃、桌子之類的傢具。

雖然看起來像是即將要報廢的那種,但至少有。

帳篷內還算乾淨,比起之前賀平安住的茅屋要好一些。

他也不客氣,直接在床上坐了下來。

打開楚天留給他的包裹,裏面有一本《天魂殘卷》,一枚玉簡和一瓶丹藥。

賀平安想了想,拿起玉簡,貼在額頭上,一股龐大的信息進入了賀平安的大腦,讓賀平安對水魔宗有了一個全面的了解。

在水魔宗,有魔仆、魔士、魔將、魔王四個級別的身份,等級森嚴。

身份越高代表着權力越大,享受的資源越多。

當然,身份不是一成不變的,水魔宗一切都是可以爭取的,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那就只能把相應的權利和資源讓出來,讓有實力的人佔有。

了解到這些,賀平安更加堅定了變強的決心。

一個讓李銘失去一切,最終絕望死去的計劃悄悄在賀平安心中萌芽。

除了宗門信息,玉簡內還有和修鍊有關的信息。

直到此時,賀平安才對修鍊這件事有了系統的了解。

魔修之路初期分為魔體境和魔氣境兩個境界。

魔體境是為了打熬出一個適合修鍊的魔體,有噬體、播種、萌芽、侵蝕、改造五個階段,對身體進行全面的改造。

噬體便是讓魔氣侵蝕身體,當身體被侵蝕到一定程度,魔種便會誕生、發芽、成長,最終侵蝕改造身體。

賀平安的魔種來自外部,當魔種蘇醒進入丹田後,他便完成了播種的過程,然後魔種吸收魔氣發芽壯大,讓賀平安獲得了力量,從而蘇醒。

而煉體的過程便是不斷刺激魔種侵蝕身體、改造身體的過程。

這個過程,賀平安已經完成了。

此時的他,只要成功修鍊功法便可以打破肉體凡胎的極限,踏入魔氣境,成為真正的魔修。

據玉簡記載,靈魂力量也有等級,當靈魂強大到一定程度時,可以看見身體每個角落的情況。

看到這裡,賀平安忍不住按照玉簡記載的方法運轉起了靈魂力。

不一會兒,他真的看到了自己體內跳動的心臟,流動的血液……

「這就是靈魂內視么?」

賀平安彷彿打開了新世界地大門,仔細的觀察着自己的體內。

當他的靈魂力到達丹田之時,一個困擾他一段時間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原來爺爺給的豆子真的自己覺醒了,進入了我的身體,怪不得我找不到了。」

看着丹田內已經長成小草的魔種,賀平安喃喃自語。

事實上,魔種只剩下一個殼了,但從外觀上還是能辨認出來。

此刻,他也明白了為什麼豆子在龍陽宗沒有覺醒,因為它是魔種,不是靈種。

「看來我註定就是要走魔修之路的,難怪算命先生給我『世上本無仙魔,不過人心善惡』這樣的囑咐,應該是想提醒我堅守本心,不要被心魔影響吧。」

一邊想着,賀平安一邊繼續探索自己的身體。

當他的靈魂力從魔種上掃過時,頓時一陣心悸。

「咦?」

賀平安有些驚訝,再次嘗試掃過魔種,又感受到了那種心悸之感。

「難道是我的魔種太強大了?」

研究了半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