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魔修》[凡人魔修] - 第5章 擊殺暴壽

「你沒事吧?」

魔氣池旁,見賀平安的傷勢已經恢復大半,一直擔心的宋吉忍不住開口詢問。

「放心吧,我沒事,只是,這魔氣池的能量對我來說已經不夠用了。」

看着顏色已經很淡的池水,賀平安忍不住吐槽。

「你就知足吧,你一個人用一個池子已經是破天荒頭一回了。」

宋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幾天時間下來,兩人的關係已經進一步加深,算是成為了朋友。

「對了,今天怎麼回事,暴壽大人下手怎麼這麼狠?」

猶豫了一下,宋吉還是忍不住問起了剛剛的事。

賀平安聞言,眼神微微閃爍,半晌才開口。

「其實,我和他的關係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有被他看重,而是和他有仇。」

說到這裡,賀平安眼中又閃過一抹殺意。

這些天,他已經從宋吉那裡了解到了很多關於育魔島的信息,其中一條就是高等級的魔修不得無故殺害低等級的魔修。

育魔島是屬於水魔宗的地盤,宗門並不禁止相互殘殺。

但是,大部分魔修多少都有點心理問題,修鍊界稱之為心魔。

之前就出現過高層發瘋屠殺大量同門弟子的事,於是就有了這條規定。

當然,規則的約束力是有限的,若是哪個實力弱的傢伙故意去挑釁強者,那死了也白死。

不過,若是實力低的越級殺了實力高的,那就不是挑釁了,而是踩着強者上位。

宗門自然不會因為一個死人去為難一個天才。

「所以,你想……」

這一次,宋吉感受到了賀平安身上的那股殺意,不由得有些發愣,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和這個瘋子拉近關係。

「我是說過你現在可以力壓鍊氣境了,但那有誇大的成分,更何況他可不是什麼初入鍊氣境的菜鳥,他可是已經成為魔士,在魔氣境也是佼佼者啊!」

宋吉平復了一下心情,試圖勸說賀平安。

賀平安卻是冷笑一聲。

「我倒是想等到實力強大之後再報仇,畢竟我還有更強大的仇敵,我也想穩妥一點。但是,今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有選擇嗎?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宋吉聞言,陷入了沉默。

聯想到暴壽今天的殺意,宋吉苦笑一聲。

「沒想到啊,我竟給自己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賀平安搖搖頭:「放心吧,這是我的事,和你無關。」

「你說無關就無關?這些天我和你之間的關係大家可是看在眼裡,你要是出了事,我能活?這裡可是魔宗,可不會有人心慈手軟!」

宋吉有些激動,但很快又平靜下來,有些無奈。

「你想復仇我也阻止不了你,只是記得提前告訴我一聲,暴壽如果要殺你,他背後的魔將肯定會給他撐腰,到時候就算你殺了暴壽,也難逃一死。」

到此時,宋吉也不再稱暴壽為大人了。

他心中有着無盡的苦澀,但此時卻只能幫賀平安。

沒辦法,在育魔島待了這麼多年,他見過太多陰暗面,哪怕此時將賀平安賣了,他也不會有好下場。

倒不如幫賀平安一把,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這次若是沒死,說不定真有機會離開。」

宋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回憶,手握腰間玉佩,眼中生出無限溫柔。

賀平安則是滿臉歉意,在這之前,他只覺得報仇是自己的事情,跟別人無關,從未想過他會牽連到別人。

「如果還活着,我會報答你的。」

賀平安抿着嘴,不知道此時還應該說什麼。

「別這樣,這不還沒死呢嗎?」

宋吉收起情緒,打趣一聲。

氣氛又活躍了起來,兩人有說有笑,暫時忘記了這件事。

……

育魔島某處。

「大人,我覺得是時候將他除掉了,現在不除掉他,以後必成禍患。」

暴壽躬身向淡漠青年提議。

「也罷,天才畢竟只是天才,既然不能收歸麾下,那就除掉,別讓別人撿了便宜。」

淡漠青年正是魔將李銘,他頓了頓,繼續道:「你去處理就好,到時候我會出面。」

暴壽聞言,恭敬告退。

見他離去,李銘看着窗外,喃喃自語。

「可惜了,我才剛上位,要是能培養這麼一個天才,又何懼那幾個老傢伙……」

……

魔氣池。

「你真的決定好了?」

宋吉神色複雜地看着賀平安。

「嗯,夜長夢多,我準備這次就動手。」

賀平安眼神堅定。

「好,那你等着,我去準備一下,在這待了這麼多年,總還是留了點手段的。」

說完,宋吉轉身離去。

賀平安則是盤膝而坐,調整狀態。

很快,夜幕降臨,宋吉去而復返。

「走吧,該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宋吉眼中不再有苦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釋然。

賀平安起身,跟在宋吉後面,緩緩朝着煉體室走去。

一路上,兩人都未再說話,該說的,在魔氣池的時候都已經說了。

進入煉體室,按照往常的樣子,將賀平安固定在刑架上後,宋吉便轉身離開。

不同的是,這次的鎖鏈只是虛扣住了,沒有鎖上,隨時可以掙開。

賀平安深吸一口氣,看着煉體室門口。

很快,暴壽像往常一樣進入煉體室,不過,這一次,暴壽身邊跟着兩個隨從。

「宋吉,你留下,你們兩個出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入內。」

在宋吉即將走出煉體室之時,暴壽叫住了他。

賀平安聞言,連忙看去,只見宋吉身體僵在原地。

暴壽的兩個隨從走出煉體室,順便把門關上了。

緊接着,暴壽便從角落裡拿來一個特製的錐形刑具。

「我今天累了,你替我幫童子煉體吧。」

說完,暴壽將刑具塞進了宋吉手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