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提到加繆》[反抗提到加繆] - 第一章

苦難使人睜開眼睛。
上帝視角之下,鼠疫就像一面鏡子,社會百態和人性潛變都如鏡示相,裏面有你,有我,有我們每個人的影子,以及經歷。
《鼠疫》整個夏末那段時間,秋雨連綿,每天深夜就能看見一輛輛沒有乘客的奇特有軌電車,沿着海岸峭壁搖搖晃晃地行駛。
居民終於知道了那是怎麼回事,儘管有巡邏隊禁止閑人走上峭壁的路段,三五成群的人還是溜進俯瞰大海的岩壁之間,往經過的電車上拋鮮花。
因此,在夏夜裡,還能聽見滿載鮮花和屍體的電車咕隆咕隆行駛的聲響。
——《鼠疫》一個平凡的城市,因為鼠疫的侵襲,讓所有市民的命運聯繫在一起。
有的人,選擇鼓起勇氣,扛起人道主義的大旗,與鼠疫苦苦纏鬥、負重前行;有的人,在茫然無措生如螻蟻的日子裏,等待着看不到一絲轉機的希望,最終卻明白了生命的價值,以及反抗的意義;還有的人,在鼠疫蔓延的混亂中如魚得水,成為希望鼠疫一直持續下去的那個人——正如《權力的遊戲》「小指頭」貝里席所言:混亂是階梯。
因為鼠疫,全城封閉。
每個人都成了一座孤島,而全城僅僅演繹着集體的歷史,個人命運不復存在。
事實上每個人身上都有鼠疫,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導致另一些人的死亡,大部分人認為只要自己是站在多數人一邊,便掌握了道德,可以瞬間成為暴民,用數量判決他人的生死。
當虛構的文學照進真實的生活,你會發現文字呈現的意義不在於故事本身,而在於它似乎成為現實的鏡像。
關於反抗提到加繆,我們肯定都知道他的《局外人》,還有就是「存在主義」——雖然他一直不認可自己的這個標籤。
加繆加繆有一個創作習慣,每個階段都會有一個創作主題。
圍繞這個主題,會通過小說、散文、戲劇三種不同的形式解析、深化。
比如:第一時期是荒誕哲學。
圍繞這個主題,他寫了小說《局外人》、哲學隨筆《西緒福士神話》以及戲劇《卡里古拉》《誤會》;第二時期主題是反抗。
小說《鼠疫》,哲學隨筆《反抗者》,以及戲劇《戒嚴》《正義者》就是這……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