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 - 第6章 願賭服輸

兩年前,省城韓家二少爺韓凌雲便非常高調向徐冰蓮提過親。

徐冰蓮頂住壓力,苦苦哀求,請求柳翠英給自己一個追求自由愛情的機會。

在徐家老爺子的勸說下,柳翠英同意了,只是提出了一個賭約。

她拿了一百萬給徐冰蓮開了一家廣告公司。

兩年內廣告公司能凈賺兩百萬或者單月能凈賺三十萬,都算徐冰蓮完成任務,不再干涉她的婚姻,並委以重任。

否則,就算徐冰蓮失敗,得服從家族安排,與豪門聯姻。

當時徐冰蓮才大學畢業,激情滿懷,認為賺這點錢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毫不猶豫就一口答應。

哪裡想到,世道艱難,錢那麼難賺。

現在兩年即將到期,徐冰蓮的廣告公司,總共就賺了八十多萬,單月純利潤最高的一個月,也就是十二萬。

最近幾個月,還嚴重虧損,賺的錢都幾乎貼進去了。

一百萬的投資,辛苦打拚了兩年,徐冰蓮還是兩手空空。

要命的是,賭輸了,就失去了話語權,得為家族利益聯姻。

徐冰蓮聞言,神色黯然,咬牙道:「奶奶,不是還有三天才到期嘛。

今天在秦天復的身上,她看到了一絲希望,還想跟秦天復處處看。

哪怕真與豪門聯姻,她也不會選擇韓凌雲。

韓凌雲風流成性,放蕩不羈,徐冰蓮實在沒法接受。

兩年前的提親,面對韓家的強勢和威逼利誘,徐冰蓮就差一點在劫難逃。

幸好,當時韓凌雲的一個女朋友意外懷孕,鬧到了韓家。

韓凌雲被迫奉子成婚,才放過了徐冰蓮。

上個月,聽說那個女人死了。

徐冰蓮哪怕是凈身離家出走,也不可能嫁給那麼兇殘的男人。

「三天還能改變什麼,難道你還能創造奇蹟?」

坐在柳翠英身邊的徐蓉,譏諷道:「你又不是那個料,還想當女企業家,真是不自量力。

她回頭輕輕拍了拍柳翠英的肩膀,討好道:「不是每個女人,都是柳翠英。

柳翠英聞言,感到渾身舒坦。

臉上的皺紋,也悄然舒展開來。

「老五,人家韓凌雲是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高大英俊,風流倜儻。

徐蓉的大哥徐濤把玩着雙截棍,嘿嘿一笑,回頭瞥了坐在角落的秦天復一眼,滿臉嫌棄:

「比你找的那個廢物擋箭牌,不知要強幾百倍。

「韓家上千億資產,你隨便搬個三磚兩瓦回來,咱們徐家就發了。

「何況,韓凌雲是二婚,你也是二婚,人家又不嫌棄你。
放眼整個大夏,你再也找不到那麼般配的金龜婿了。

其他的徐家親戚,也紛紛出言相勸。

至於秦天復,完全被他們當成了空氣。

徐冰蓮的姑父秦毅,甚至還奪走了秦天復的小板凳,說那是他的專座。

秦天復只得坐在一個坑窪不平的石凳上。

這樣一來,徐家眾人對秦天復更是鄙視。

徐冰蓮感到耳邊彷彿有幾百萬隻蒼蠅在嗡嗡嗡亂飛,煩躁的快要爆炸。

她拎着包,嗖的一聲站起身來,態度無比堅決:「奶奶,賭約還有三天才到期,到時候才能定輸贏。

「我是有老公的人了,絕不會改嫁。

說完之後,就要走。

這個地方,窒息如囚籠,她實在是一秒鐘都不想再呆下去。

只是才走出去兩步,就被柳翠英吼住了。

柳翠英攥緊手中的龍頭拐杖,狠狠一敲地面,怒斥出聲:「今天叫你來,可不是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

「願賭服輸,給過你機會,你賭輸了想要耍賴,絕不允許。

「你今天膽敢離開,你們一家就全部從族譜除名,以後別想從家族產業分到一分錢。

程珊聞言,慌了神,趕緊起身上前,把徐冰蓮拽住,勸慰道:「女兒啊,凡事還是要從長計議。

他們一家雖然是不受重視的墊底存在,但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