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都市至尊醫婿] - 第5章 大仇(2)

還精通針灸,如果他追求上進的話,真當夫妻也未嘗不可。

在秦天復的身上,徐冰蓮看到了一線希望,心中湧起了一絲柔情。

正在這時,手機響了。

是大伯徐仁的女兒徐蓉撥來的。

「奶奶讓我通知你,立即來徐家老宅開會,有三件大事商量。
」徐蓉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想到兩年之約已經只有三天,徐冰蓮心中一緊,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見秦天復已經收起銀針,站起身來,她上前吩咐道:「收拾一下,跟我去一趟徐家老宅。

「不去。

秦天復一口拒絕,在床邊坐下,俯視着秦佳,眼神中滿是寵溺。

自己的這個妹妹,這些年吃了不少苦。

這一刻,他只想陪在妹妹的身邊,哪裡都不想去。

徐冰蓮微微一愣,俏臉冷若冰霜,伸手一把將秦天復拽起來,訓斥:「沒離婚,就得聽話。

「哥,你快跟嫂子去吧,我沒事了。

秦佳伸手輕輕推了秦天復一下,甜甜一笑。

她的聲音雖然還有些虛弱,但蒼白的俏臉已經恢復了血色,變的紅潤起來。

「好,佳兒,那你好好的休息。

秦天復伸手細細掖了一圈被子,又伸手輕輕摸了摸秦佳的腦袋。

秦佳伸手,緊緊攥住了秦天復的手,輕聲道:「哥,你早點回來!」

說話間,她黑曜石般的美眸中,湧起了複雜的情愫:有柔情,有依戀,有困惑,有羞赧,也有痛苦,更有……

秦天復見狀,心劇烈一顫,面露尷尬和痛苦之色。

在醫院恢復記憶之後,他就看出了秦佳的特殊體質。

這種體質,若不修鍊也不特意激發的話,原本跟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只是,秦佳應該是被迷藥刺激的緣故,特殊體質,已經被激發了。

秦天復剛才施針的時候,已經刻意給秦佳進行了壓制和調理。

只是沒有相應的天材地寶,單獨靠針灸,很難徹底解決。

秦天復深邃如墨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痛苦之色。

幸好自己既是醫生,又懂許多功法。

否則,妹妹將會遭遇什麼,真是不可想像。

他回頭看了一眼,幸好徐冰蓮去換衣服去了,壓低聲音,簡單含蓄給秦佳解釋了一番,讓她別有思想負擔。

……

徐家老宅,濟濟一堂,甚是熱鬧,笑聲傳出去很遠。

秦天復和徐冰蓮二人走近的時候,所有的笑聲戛然而止,氣氛驟冷。

「帶那廢物來幹什麼?」

「讓他去門口蹲着去!」

見徐冰蓮帶着秦天復進來,幾乎所有徐家親戚都齊聲呵斥,一臉嫌棄。

在徐家眾人的眼中,秦天復完全就是個下人,壓根就沒有參會的資格。

大家也都知道,徐冰蓮完全是把秦天復當擋箭牌來用的。

結婚兩年,壓根就沒有夫妻之實。

何況,今天討論的話題,秦天復也非常不適合參加。

徐冰蓮見狀,心中一痛,沒好氣說道:「不讓我老公參加,我就走。

這一刻,她終於體會到了兩年來秦天復在徐家承受的屈辱和不公。

一陣後悔和傷心之感,悄然湧起。

過去的兩年,秦天復雖然沒什麼耀眼的成績,但他把家裡的衛生打掃的乾乾淨淨。

每天買菜做飯,洗衣服,一絲不苟。

自己的母親程珊,更是把秦天復當成下人似的使喚。

想到這裡,徐冰蓮伸手挽住秦天復的手腕,眼圈微微發酸,心中暗道:「老公,對不起!」

當下,徐家眾人,要把秦天復趕出去。

徐冰蓮,表示自己一定要跟秦天復共進退。

院子中,瞬間陷入尷尬,氣氛驟然尖銳起來。

「既然來了,就讓他坐到角落的小板凳上旁聽,增長點見識。

徐家老奶奶柳翠英見狀,緊了緊手中的龍頭拐杖,讓眾人不要再爭吵。

她已經七十高齡,半白的頭髮上,插着一朵牡丹形狀的漂亮珠花。

穿着一條修身的紅裙子,顯得神采奕奕,老來俏。

她正眼都沒看秦天復一眼,便看向徐冰蓮,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老五啊,願賭服輸,兩年時間已經到了,你輸了。

「一會兒,省城韓家會派人來下聘禮,你準備一下,半個月後嫁入韓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