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道游四方》[都市:道游四方] - 第1章 下山(2)

「臭老頭。不讓我賣道觀吧,我也就認了。竟然還不讓我拿觀內的東西,觀內那麼些好東西,你還能留着他們給你生出了新的啊,你就讓我拿一件也好啊,你不知道現在沒錢很難混的嗎。唉~就留給我這幾百塊錢,夠幹嘛的,我三年前下山,一個肉包子都要兩塊五了。」

突然,大好的晴天突然悶哼一聲,一道白色的雷電直劈少年,瞬間,少年的頭髮變成了捲毛。少年直接跪地說道

「師父原來你還沒走啊。」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嘴不老實。下去之前最後囑咐你兩句,如今山下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了,但一定不會很太平,只要不是大奸大惡之人,能幫就幫一把。我走了」

少年跪地許久聽見沒有了聲音,嘆氣一聲說了句恭送師父。

幾天後仙蒙山下入口處。

「你這黑鬼是誰啊,你怎麼在俺們山上。怎麼穿着小神仙的衣服。」只見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農家漢子手裡拿着柴刀攔着下山出口問道。

我滿頭黑線的說道:「是我啊,趙叔。我就是青林啊。咋個幾天不見還不認識了。」

我和師父在這山上住了很多年頭。山下的一些村民都知道我們,平常發燒看病,家裡有個紅白喜事也都來我們道館找我們看事。師傅他老人家也不收取任何費用,而且藥到病除。所以我師父被稱為老神仙。而我也佔著師傅的臉,被稱為小神仙。

因此我和師傅在這山下周圍幾個村裡人緣也極好,經常有上山砍柴打獵的人來給我們送些吃的和生活用品。

漢子一愣,仔細瞅了瞅我哈哈大笑道:「哦哦,原來是小神仙啊,你咋個變的這麼黑,咋還捲髮了,沒想到小神仙你正么時髦。」

我乾笑兩聲說是摔的,趙叔顯然不信,不過也沒有多問。

隨後趙叔說道:「對了,小神仙。老神仙呢,山下來了一伙人,說是老神仙的後人,說是來找老神仙認親的,看穿着打扮啥的,一看就是富貴人家。聽我家二小子說他們的車,一輛都要一百多萬呢。而且還是那縣裡的領導帶過來的呢。那些人一個個平常都是牛氣的很。但在這些人面前,一個個屁都不敢放。坐在凳子上都只做半個屁股。像那未出嫁的小閨女是的。」

雖然我剛被這老頭用雷劈完,但是一提起師傅他老人家我還是很難受,我低頭說道:「師傅他老人家已經仙逝了。」

「什麼,老神仙走了,怎麼可能,老神仙神通廣大,怎麼會呢。」漢子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抬頭平靜的說道:「師傅是壽終正寢,飛升了。」

隨後我想到了什麼反應過來睜大眼睛說道:「什麼,後人?這老頭不是說沒有婚配嗎。哪裡來的後人!」

我迅速腦補着:難道是師父他老人家年輕時欠下的風流債。把人家姑娘搞懷孕了,(哦不,應該叫師母了)。師母沒有告訴師父,而師傅因為某些原因離開了。所以師母獨自一個人承受着那些流言蜚語,還把孩子生了下來,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長大。為師父留下後代。多年過後一輩又一輩。直到現在因為某些原因來找他們的祖宗了。嗯,肯定是這樣,渣男。這個老渣男。

我邊琢磨着邊抬頭望向天空,這次天空依然晴朗,我有些失落。我緊接着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對自己說道:「李青林,你真是賤骨頭,咋還能被雷劈劈上癮了呢!」

隨後我拉着趙叔邊跑邊說道:「趙叔,快走,我師傅的後人在哪呢,快帶我去看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