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道游四方》[都市:道游四方] - 第1章 下山

仙蒙山,道君殿內,一位白衣白髮的老者端坐在蒲團上,老者雖精神矍鑠,但一身暮氣卻極為嚴重。老者的下方跪坐着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

「徒兒啊,為師自修道起,整整九十九載,為師一生遠離紅塵,因為這是我們這一脈的「道」。

而你卻恰恰相反,你命中注定要在紅塵歷練一帆。我的一身本領你已學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只能靠自己感悟。你天生聰慧,假以時日,定能勝過為師。」

少年兩眼通紅的說道「師傅,你能說話別怎麼老套嗎,我記得好幾年前的電視劇都是怎麼演的。」

「啪」老者直接一手拍在少年的腦袋上說道:「臭小子,我這不是想跟你煽情一下嗎?你再打斷我,我就把你一起也帶走。」

少年縮了縮脖子。

老者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小紙條繼續說道:

「你且不必傷心,這正是為師的命數,如今為師已功德圓滿。」

少年裝模作樣的嚎啕大哭。邊哭眼睛邊轉說到:「師父啊,你說你走後這若大的道觀怎麼辦啊,您也說了,我不適合在山上修鍊。我要是一下山。這道觀不就荒廢了嗎,要不我把這賣了吧。」少年停止哭聲抬頭看向老者

老者一臉慈祥,抬手就是一個大比兜子扇在少年臉上說到「你這個逆徒,本來挺感人的氛圍,都被你破壞了。還有就是我走了以後,你要是敢有賣這道觀的念頭,我就拿雷劈你,做鬼也不放過你。」

少年一縮脖子,陪笑着說到「我說的玩的師傅。我就是把自己賣了。也不能打這道館的主意啊。」

緊接着少年笑着笑着就真的哭了,少年哽咽說到「師傅,可是我真的不想讓你走啊。」

老者嘆氣一聲,伸手抹去少年臉龐的眼淚並把一塊玉佩和一個小葫蘆遞給少年說到「好了,怎麼還婆婆媽媽的,為師走後你就下山去吧,這個玉佩事關你的身世之謎,因為你是我的徒弟。我也沒法為你卜算身世之謎。但為師可以肯定的是你有直系親人在世。定要記住越是親近之人越不可占卜未來。

另一件是我們這一脈的信物,同樣也是一件至寶,你切好生保存。」

初秋時節,雨後的仙蒙山雲霧繚繞,雲海翻滾,勝似仙境。三清殿的後山處一位少年正在向一座新墳埋墓碑。

少年滿頭大汗的轉向一旁問道:「師父,這次直了不。」

「嗯,這次還行。」只見聲音不見其人!

「師父啊,普天之下,自己看着自己的墳埋墓碑的,您絕對是頭一人。」少年站起來擦着汗說道

「哼,你懂個啥。抓緊下山吧,我再看看這生活接近百年的地方也下去了。」

「那我走了師父,對了師父你注意點,你現在可是靈魂狀態。」少年說道

「放心,就算我在靈魂狀態下,這山裡也沒有能打過我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讓你注意點,別嚇到上山砍柴的村民。看不到人,只能聽到聲音,我怕把人家嚇到。」少年又繼續說道

「滾」

(啥?你問我為什麼不傷心?我傷心幹嘛,老頭是下地府,又不是入輪迴!又不是不能再見了。)

在山間的一條下山的小路上,一位衣着素白道袍,頭戴白玉蓮花冠的少年,少年面貌一般,但一雙眼睛卻不見一絲雜質。猶如那神仙一般。不過此時的少年三步一回頭,十步一望首。

少年眼中滿是不舍,不過少年嘴中的話,屬實有點大煞風景。

只聽少年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