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 - 第九章 錦鯉村

身後升起一堵高牆,完全把迴路封死,微弱氣流不再流動,徹底有去無回。

「有去無回……原來是這個意思。」顏卿用手指敲了敲牆,只傳來悶悶的聲響,意味着是實心的。

他手裡運起一股白色靈力,猛地打入牆中,完全無事發生。

蘇楓眠見狀往前丟了幾個煙花棍,星火飛濺,探路的同時還能測驗是否有其他機關。

「走。」

兩人一路向前,這一次不到幾百米,猛然間火光變成了溫和日光,人群嬉笑,街市喧嘩。

在陰暗的甬道走了好幾個小時,就連雙眼都沒能適應如此快的轉換。

眼前景象變化太快,蘇楓眠和顏卿一同停下腳步,相互對視。

顏卿道:「看來是到了。」

兩人身處一座小山坡,可以清晰看見村落景象。

後方是無邊草原,陽光明媚,空氣中還能嗅見青草野花芳香。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大型的幻陣。」顏卿微微感嘆,並無半點驚慌。

蘇楓眠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她觀察着下方的街市,「小心點。」

馬車響動,拉車男人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汗,見到兩個外鄉人,黝黑的臉上露出笑容,聲音樸實響亮:「兩位!是來我們錦鯉村參觀的吧!做我的車!保准把你們帶到最舒服的客棧,價格實惠!」

蘇楓眠沒有立刻回應,見對方將車子拉到自己面前才淡淡問道:「多少錢。」

拉車人一卡殼,沒想到這倆人穿的油光水滑,還挺謹慎,他把馬車停好了走下來:「十兩銀子,服務介紹一條龍,保准客官吃喝玩樂都不用操心。」

「太貴了,付不起,我們走着去。」蘇楓眠不給對方反駁的機會,一個窮字就可以對付對方。

拉車人臉色微變,咬咬牙:「五兩吧!不能再少了,都是出來討生活的,不容易。」

蘇楓眠笑了笑:「銀子給你,我們不坐車,和我們講講這錦鯉村怎麼樣。」

「成交!」不用拉車,還有這等好事,拉車人接過銀子笑呵呵的在牙上咬了一下,硌的表情微微扭曲,一看是真的,樂的眼睛都要沒了。

顏卿跟在蘇楓眠旁邊看她應付自如,低聲道:「小姐姐好厲害。」

蘇楓眠看他一眼,做了一個口型。

有血。

顏卿目光掃過馬車,輪子上沾了不少塵土,色澤發暗,但軸承上的暗色沒有被掩蓋。

是從敞篷車的內部流出來的。

他轉了轉笛子,心裏瞭然,不再開玩笑了。

蘇楓眠這是在提醒他,這種時候就不要再耍嘴皮子,把精力留在對付幻境上更重要。

顏卿暗自笑得無奈,小姐姐對他也太沒信心了。

拉車人拿了錢就要辦事,他把銀子收好後,道:「我們錦鯉村在這方圓幾公里都赫赫有名,客棧人滿為患,有幾家和我熟,專門會留着客房,碰上了就是賺到。」

「但要數最出名的,那必然是在村**的錦鯉樹。」

男人臉上露出驕傲又嚮往的神情,「來這裡的遊客多半是來許願的,只要在錦鯉樹下誠心許下願望,就一定會實現。」

蘇楓眠聞言,漫不經心的說道:「這麼神奇?我不信。」

「騙人的噱頭吧,我也不信。」顏卿非常配合地補充。

藍色袖口蓋住手腕,一道金絲從中轉瞬即逝,纏在了馬車輪子上。

「你們居然不信?我上次聽到這種說法還是在上次。」拉車人瞪着眼睛,滿臉不可思議,還做了一下擼袖子的動作,勢必要和這兩個外鄉人理論到底。

「前年,王家夫人難產,差點子母雙亡,王家家主去錦鯉樹下跪了一夜,你猜怎麼著,天一亮孩子就生出來了,母子平安。」

「還有去年,趙員外家的孩子中風,嘴斜眼歪直流口水,請了多少大夫都治不好,實在沒辦法,趙員外攜着自己的家眷去錦鯉樹下跪拜,現在那孩子都變成人中龍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