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 - 第七章 撿漏二人組

「秘境都是集天地造化之力,各路大能坐化圓寂之時,先輩留給後人的福澤,裏面不僅有各種奇珍異寶,還有各種機關守護,能者得之,亦或者是等待有緣人。」

一艘飛魚仙船漂浮在空中,船體足夠容納上百人,兩側是如同蹼翼般的透明翅膀,長度近百米,堅固骨架分明,緩緩上下飄動。

在船頭和船尾各有巨大的陣法維持運轉,這類大型運輸工具多為宗門所持有,有空閑時也會送出來賺點外快。

這是仙界長途主要交通工具之一,只要交付十個中等靈石就可以乘坐,路線幾乎固定,類似像這樣眾多修者趕往同一個地點時,常常人滿為患。

身後帶着八卦陣圖案的長袍老者摸着自己的鬍子,給圍在身邊的幾個小輩講着。

「這玄澤秘境算是仙界的幾個大秘境之一,十年一開放,進去時間卻只有五天,你們幾個一定要跟好老夫,千萬不能亂跑。」

其中一個模樣只有十幾歲的青年用力點點頭,頭上卻插着一隻女子的簪子:「好的師父,我們會跟緊的。」

在仙魚飛船的一處角落,少女隨意依靠着護欄,潔白面紗遮住半邊臉,從上船到現在,安靜的不與人交談,充滿神秘感。

原本她垂着眼眸,安靜的彷彿一尊神像,卻在聽到些許響動時,抬眼望向前方。

一位身形瘦弱的男子穿梭在人群之間,而那些被他路過的人,卻還沒發覺自己腰間少了東西。

玉佩和盤扣不算值錢,但積少成多又容易得手,加起來價值可觀。

蘇楓眠淡淡地看着這一幕,指尖凝聚一抹白光。

她不想驚動其他人,原本想要等一個合適的時機出手,卻發現那個瘦弱男人將目光看向了自己。

於是她靠着欄杆假寐,在有防備的前提下,能夠清晰聽見聶手聶腳的腳步。

睜眼出手一氣呵成,一瞬間,對方就被抓着手腕摁在地面,胳膊反卷貼着後背。

瘦弱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反應很快的惡人先告狀:

「打人了!快來看啊,打人了!」

蘇楓眠手上用力,很快就讓他叫不出來,骨骼錯位發出輕微聲響,卸了一截關節。

她向著圍觀的人群冷聲解釋:「他在偷東西。」

「你這是污衊!誰看見了!你倒是說說看,你丟什麼東西了!」

偷東西的人常年幹這一行,就算被抓包了也絲毫不慌,雖然今天碰到的是個硬茬子,但聽聲音是個女人,他心裏就更有底了。

狹小的眼中閃過金光,反正面前的這個人他又沒得手。

「這位姑娘,有話好好說,看這位小兄弟疼得都不行了。」人群中突然站出來一位年紀稍大的大叔,說著場面話。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又出現了其他幾道聲音。

「誰看見了啊?光天化日之下打人,還有沒有天理了!」

「快點賠償醫藥費!要不然今天這事沒完!」

蘇楓眠目光掃視過出聲的幾位,一共三人,同夥都齊了。

在僵持之間,仙魚飛船的負責人匆匆趕來:「這位女俠,咱們有話好好說,飛船上明令禁止打架,大家一個個神通廣大,苦的是咱們飛船啊。」

「要是被記入黑名單,不僅要罰款,更是終身禁止乘坐飛船了,不能得不償失啊!」

蘇楓眠嘆了一口氣,只覺得自己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於是她鬆開手站了起來,她已經把偷東西的人抓住了,對得起良心,其餘的事情不歸她管。

然而她剛剛鬆手,瘦弱男子突然暴起,單手抓着柵欄翻了下去。

與此同時,他的另外兩位同夥從其他方向遁走,在幾百米的高空上,身後展開長長的披風,不知滑行到哪裡去了。

逃跑已經坐實了偷東西,然而沒用,現在再去找費時費力,來不及了。

「啊!我的玉佩丟了!」一位姑娘發出驚呼,焦急低頭看向自己的腰間。

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自己身上少了點配飾,但罪魁禍首已經逃跑了。

蘇楓眠神哉哉的看着他們懊惱,想要道歉又拉不下來臉的樣子,她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

要說仙界和人界最大的區別,應該就是單人的戰鬥力了。

可在這仙魚飛船上,禁止使用法術,船體受不了損傷,就變成了一塊兒封閉的小型人界。

負責人才知道自己剛才的命令有多麼愚蠢,他下意識看向蘇楓眠,後者無所謂的繼續靠着欄杆,觀賞天空的風景。

倘若放在別處,那就是做好事不留名,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而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倒像是看好戲居多。

不多時,人群散去,飛船落地,這裡距離玄澤秘境只剩不到半個時辰的路程。

其餘幾艘仙魚飛船陸續降落,漸漸周圍人數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