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 - 第二章 愛妃這麼迫不及待了?

魔宮正殿落針可聞。

紫色搖曳燭火映着眼前人泫然欲泣的模樣。

蘇楓眠突然被攔腰抱起,還未掌握好平衡,身體就禁錮在懷抱中。

眼前的男人氣勢張揚,舉止輕浮,一雙漆黑的眼睛如同夜幕,邪魅俊美,微微勾起嘴角時笑容玩味。

「愛妃這麼迫不及待了?」

低沉的聲線帶着幾分調笑,大庭廣眾之下,下方卻無人敢出聲。

蘇楓眠不說話,軟軟的靠在黎刃懷裡,鼻尖是熟悉的冷香。

這裡讓她感覺到很安全,尤其是可以聽得到對方的心跳。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命晶珠已經消失了,是它的力量嗎,是它帶自己的回來的嗎。

黎刃眼神暗了暗,因為他能感受到,這丫頭是真不怕他。

人仙二界想盡一切辦法限制的魔尊,一舉一動都帶着不敢令旁人多加揣測的深意。

天旋地轉,蘇楓眠被扔在了床上。

紅色喜床柔軟舒適,她回過神來,看向俯身逼近的男人,嘴唇一張一合:

「現在就洞房嗎?」

黎刃邪笑道:「當然,新娘子這麼迫不及待,本尊這個新郎官也要配合些才是。」

「那好吧。」

蘇楓眠沒有任何懷疑和猶豫,還往後挪了挪,給黎刃上來的空間。

但是黎刃沒動。

蘇楓眠疑惑的看過去,對方背對着陽光,看不清神色,高大聲音像是一座山,左耳邊墜着一顆紅色寶石。

「怎麼了?」

冰冷乾燥的大手摁上嘴唇,蘇楓眠抬着頭,露出白皙脖頸,仰頭呈現脆弱弧度。感受對方來回摩挲,動作曖昧。

「哭什麼。」低沉的聲音帶着幾分溫柔,蘇楓眠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哭。

「但是不願意也晚了,嫁給本尊,生死都是本尊的人。」

黎刃的溫柔彷彿只是錯覺,很快他就恢復了蘇楓眠最熟悉的樣子。

隨性,囂張,蠻不講理。

蘇楓眠胡亂擦了一下眼淚,抱着膝蓋悶悶道:「我沒有不願意,只是太高興了。」

黎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是嗎?」

「從仙界頂尖宗門嫁過來,有什麼感想。」

故意挖苦她似的,黎刃不着急洞房了,大刀闊斧坐在床上,就把她擠在床內。

一招手,紅色帷幔重重疊疊,一瞬間空間近乎密閉。

蘇楓眠認真的想了想,「真好。」

還好是她嫁過來了。

黎刃笑了,舔了舔嘴唇,伸手將她攬在身邊。

想要爬上他身邊的東西數不勝數,無一不是又懼又怕,還要強裝着喜歡。

有的圖地位,有的圖力量,利益熏心,陰險下作。

送上嘴邊的肉沒有不吃的道理,黎刃從來不是忍耐**的性格,低頭吻上那張彷彿抹了蜜的嘴唇,想要嘗一嘗是不是和想像中一樣甜。

蘇楓眠身體僵硬了一瞬,但很快放鬆下來。

上輩子,她抵死不從,卻胳膊擰不過大腿,靠着咬了對方舌頭的辦法,生生熬了一夜。

但是結果顯而易見,也付出了相應代價。

蘇楓眠現在就靠在黎刃懷中,任何動作都瞞不過對方的眼睛,逐漸進入狀態的身體越來越軟。

黎刃見狀,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更加用力深吻下去。

**一刻值千金,魔界陽光和仙界不同,這裡的陽光穿透雲層來到地面時,已經被厚重的魔氣熏染變成紫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