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毒妃重生:魔尊不撒手] - 第十章 我叫小參

兩人在房間里吃過東西又休息了一會兒,臨行前鎖好門,準備去錦鯉樹那邊看一看。

錦鯉樹位置並不難找,稍微一打聽,當地居民不僅很願意告知,而且順便源源不絕說起錦鯉樹的好話來。

蘇楓眠打聽了幾次,得到的評價無一不是「很靈」和「奇蹟」。

路上,蘇楓眠買了糖葫蘆,朝着顏卿抬抬下巴示意:「你要吃嗎?」

顏卿把受寵若驚表現的很誇張,淡色眉毛上挑:「你中毒了嗎?居然問我吃不吃,這不像你呀。」

蘇楓眠看他一眼:「那我恢復一下?」

「不用不用不用,這樣就挺好的,哈哈。」顏卿連連擺手,接過對方遞來的一串糖葫蘆。

冰糖包裹着飽滿大顆紅潤酸渣,賣相晶瑩剔透。

咬了一口,顏卿用了很大力氣才咽下去。

「看來確實是食物有問題,就連糖葫蘆都是難吃的。」蘇楓眠觀察他的表現,把手指放在下巴上,抿着嘴評論道。

顏卿皮笑肉不笑,把剩下的糖葫蘆給了街邊的一個小孩,小孩欣喜若狂,拿着糖葫蘆跑了個沒影。

「我說呢,原來在拿我試毒,小姐姐好狠的心。」顏卿用水葫蘆喝了幾口水,這才感覺好一些,嘴裏又酸又澀,難吃的要死。

他委屈道:「要不是你給我的,我肯定一口都不吃。」

蘇楓眠笑道:「你還挺相信我。」

顏卿眼神看向別處,孩子氣的甩甩手,賭氣一般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也正因為這樣,他看不到蘇楓眠眼神中的試探和警惕。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推搡和尖叫,幾個只有七八歲的孩子手中拿着石塊,對着一處巷子猛砸,像是找到了什麼新奇的玩法。

石頭落地本應該是脆響,然而擊打到肉體的悶聲格外明顯。

蘇楓眠快速趕過去,對那幾個孩子沉聲道:「你們在做什麼。」

幾個孩子有男有女,瞪着烏黑的大眼睛,雖然蘇楓眠帶着面紗,但見到來的是個打扮漂亮的姐姐,瞬間不害怕了,反而挺起胸脯,洋洋得意。

其中個頭最高的男孩子指着巷子高聲說道:「我們在做好事。」

陰暗小巷內,有什麼東西蜷縮成一團躲在木桶後,只露出一截髒亂頭髮。

顏卿和蘇楓眠是前後腳到的,小孩子在做壞事時,天然懼怕陌生大人。

見到顏卿,高個子男生立刻告狀:「小參不相信錦鯉樹是真的,還讓我們不要許願,以後我見到他一次,打他一次。」

「以多欺少,信不信我去告訴你們家長?」顏卿完全不吃這一套,嚴厲反問。

他不笑時眉眼鋒利,語氣間是淡淡不耐煩。

小孩子的惡意沒有緣由,極致又純粹,卻能給被施暴者帶來莫大傷害。

原本就心虛,有一個膽子小的孩子被顏卿嚇的往後退了一步,隨後拔腿逃跑。

有了帶頭的,其餘幾個見狀也瞬間跑得飛快,一轉眼就各回各家,不知鑽到哪裡,不見蹤影。

蘇楓眠看了看街道兩邊,無人注意這裡。

她主動邁進巷子,直奔木桶後方。

這類房屋之間的夾縫中,里側堆積的都是雜物,常年不見陽光,陰暗潮濕,而且十分髒亂。

就在蘇楓眠快要到時,木桶猛地倒下,露出後面藏着的人。

那是一個瘦弱至極的小男孩,關節骨頭突出,身上套着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面露驚恐。

他踉蹌起身就要跑,然而巷子的盡頭是死路,根本無處可逃。

「我沒有說壞話,求你們別打我……」

那小孩怕的不行,見逃跑不通,抱着膝蓋蹲成一團,雙手護着腦袋,顯然是對逃離這裡不再抱着希望。

顏卿見狀皺了皺眉頭,傳音道:「要救嗎?可能有古怪。」

蘇楓眠輕笑一聲,慢慢蹲了下來。

「餓了嗎,吃點東西吧。」

在狹**厲的空間中,傳來一陣香醇肉香,和白麵餅的香氣混雜在一起。

小孩肚子不爭氣的叫了幾聲,不可思議看着眼前的食物,咽了下口水。

小臉消瘦只有巴掌大小,蹭的到處是泥巴。身上露出的皮膚青紫一片,應該是剛才被石頭砸的。

他猶豫了幾秒鐘,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站起來一步一步挪了過去。

在手指碰到白麵餅的一瞬間,如同觸電一般抽走,隨後轉身狂奔到角落裡,不知餓了多久,大口啃着。

蘇楓眠靠近他,一隻手裡拿着雞腿,另外一隻手則是背在身後。

只有顏卿能夠看見,這個女人身後手裡掐着的,是殺決。

蘇楓眠聲音依舊溫柔:「慢慢吃,不要着急,這裡還有很多,哥哥和姐姐都不是壞人。」

小孩吃了食物之後好像沒那麼恐懼了,看了看她手裡的雞腿,哆哆嗦嗦點點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