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厄陰師》[渡厄陰師] - 第5章 反噬(2)

我的第一次曠課,第二天老師問我,我不想說謊,就閉口不言,老師念在我平時表現好,成績好,就這麼過去了。

之後的時間裏,我整天都像在學習,實際上多半時間都在研究許家的秘術。

因為沒有實踐的機會,我就想各種辦法來驗證。比如算算天氣,什麼時候會下雨,什麼時候雨會停,哪裡會發生什麼,根據秘術來看同學的面相等等。

大概在那一個月後吧,一個周末我無所事事,又想起大姐頭了,拿出藏的很隱秘的小銅鼓,突然動了念。

許家秘術博雜,以相法為根基,又衍生出很多玄學手段,風水地氣、堪輿、測字、推算、陣法等一些秘術也十分精妙。

不過無論什麼手段都講究一個念頭,也就是不能無緣無故動用,必須有心中有因由,這叫做通靈感應,也就是通感。

推算一道由陰陽衍生,五行八卦奠基,我已經陷在裏面一個月了,通過推算天氣倒是略有心得。

許家秘術上於推算大約有三爻、小六壬、六壬、六爻這四大手法,這四大手法各有千秋,適用於一些不同的情況下。

自上次見過大姐頭後再沒有她的訊息,所以這種情況用小六壬最合適不過,小六壬的優點是適合大範圍的推算,而缺點也很明顯,推算的結果不會太精細,只能提供一個大方向的結果。就比如你昨天丟了一件東西,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這種情況可以藉助小六壬,用丟東西的大概時間和動念起卦的時間結合,大概推算出失物在何方,如失物在南方,你就可以想想丟東西的時候在活動範圍內找出南方,這樣找到的概率會大上不小。

我手掐指訣,腦海里構建出一個巨大羅盤,年月日的干支構成不停的在指尖推算,大腦里出現一幕幕走馬觀花般的場景。

突然如晴空霹靂般的巨響在腦海里無端出現,霎時震的我頭暈目眩,連呼吸都急促起來,差點一下摔倒在地。

我怕了,這是明顯的失敗了,可推演的心盤明明已經成型,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腦袋時不時會隱隱作痛。

這是遭到反噬了,可想來想去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記得爺爺說過,醫不自醫,卦不算己,可劉芷萱與我並沒有多大的牽連關係,實在讓我費解。

這次的教訓讓我對玄學更加敬畏,也讓我加深了對玄學的理解,幸運的講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

之後的十來天我都打不起精神,也不敢再用秘術來預測任何事物。強忍着難受倒是把這學年的課程好好的過了一遍,學習的任務提前完成了。

時光一晃而過,我依舊以耀眼的成績給本學年畫上了句號。寒假來了,我的秘術在各方面都有了明顯的提升,相面、推演在每天不間斷的練習中已經頗為成熟。

偶爾還是會把玩那柄小銅鼓,只是依然沒有再動念推算大姐頭的勇氣。

年關將近,爸媽從南海省回家了,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度過了這個春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