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厄陰師》[渡厄陰師] - 第5章 反噬

秦省在華夏歷史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古來有八百里秦川,兵家必爭之地,是華夏西南之地的咽喉,更是溫養了十三朝古都。

不僅位置特殊,而且四季分明。剛剛九月,清爽的秋風令人舒適,步入初二的教室聽着老師說了些新學期的變化卻讓我有些失落。因為班上的大姐頭轉校了。

我從小到大都有點孤僻,因為我有些超過同齡人的早熟,所以平時話很少,在學校幾乎沒有朋友,放了學就回家,能說說話又有好感的也就是初中同班了一年的大姐頭了。

她名字很好聽,劉芷萱。挺文靜的名字任誰也想不到她有着豪邁的性格,而且還是一個漂亮的東北女孩。

我對她很有好感,也說不清是不是喜歡,能感覺她對我也有好感,但她對每個人都挺好的。

聽到班主任老師提到她轉校回東北上學的消息,我心裏一陣難過,可能是因為連唯一的朋友都沒有了,也許是內心深處的一絲情愫萌芽被澆滅了。

新學期接觸了新知識,慢慢的我也就淡忘了那點失落,學校傳言中學課程即將迎來大幅度的課改,卻也是雷聲大,雨點小,沒幾天也就不了了之了。

周末放了假,我騎着單車回了家。

再次回到學校後的第二天卻讓我遇見了劉芷萱。她是來拿學籍檔案的,轉學本來就有些麻煩,何況她要轉學回千里之外的黑省。

一個暑假沒見,她又長高了一點,好像還又白了一點,一身白色運動服顯得身材修長,關鍵是本來就惹眼的胸脯越發傲人。

學校檔案室緊挨着食堂和操場,我見她拿着檔案袋過來,開心的笑了笑。

操場邊,她笑嘻嘻的走過來,突然說了句:「沒事多笑笑,多說說話,我爸爸調回老家工作了,我也就回去上學了,大姐不能陪你了。」

她一點也沒變,伸手就摸我的頭,雖然我們差不多高。

以往說笑她也會摸我頭,我都伸手擋開了,還會嘴上不留情的說句「沒大沒小。」,這次我沒動,眼睛一下紅了起來。

她還挺不習慣,剛摸到我頭髮後縮回了手,從衣服兜里拿出了一個盒子,像是文具盒一樣,卻只有文具盒一半大小,估計連支筆都裝不進去。

「姐給弟弟留個紀念,好好留着哦。」她把盒子遞到我手裡,嘚瑟的說道。

我也沒矯情,直接裝在了褲兜里,尷尬的是我又不知道她會回來,什麼都沒準備,也沒什麼好送她的,右手食指上倒是戴着枚指環,爺爺的叮囑我又不敢忘,也沒法送給她……

「以後也許有機會再見!」她篤定的說,邊說邊走了。

我覺得我了解她,別看她大大咧咧的,其實心思玲瓏,她也知道我會尷尬,所以頭也不回的走了。

下午還有課,我卻離開了學校,騎着單車一路飛奔,去小賣部偷偷摸摸的買了很多酒,回家一個人喝到了晚上。

打開盒子,裡邊是一隻小銅鼓,有點像撥浪鼓,還篆刻着精細的紋路,我小心翼翼的當寶貝一樣藏了起來。

這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