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厄陰師》[渡厄陰師] - 第4章 指環

「爺爺,你是當代家主吧?」我大膽的推測。

「是,上代家主是我叔公,傳位給我也有快四十年了……叔公的五弊三缺應在了『殘』上,在他暮年時,中原大地戰火連連,侵略者聽聞名聲在外的許家後找到了叔公,讓他推算出明朝末年農民義軍首領闖王李自成兵敗給滿族後藏起來的一批寶藏的大致方位,而叔公怎會助紂為虐,為了顧全一大家子人的安危,在侵略者和四個家族族人的面前,活生生將一雙手掌放在了熊熊燃燒的火爐子里……萬惡的侵略者一邊認為叔公無法再幫他們,一邊迫於四族族人的群情激憤,放過了叔公。而爺爺的五弊三缺卻應在了『孤』上,你太爺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世了。」

「歷史很多玄學高人動用了有違天和的能力而遭受到五弊三缺的懲罰,我許家歷代家主更是無一倖免。直到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擺脫這個魔咒的希望。」爺爺眼裡泛着精光,撫摸着鬍鬚說道。

「我並沒有什麼超出常人的能力,爺爺會不會看錯人了。」我沒發現自己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不,你心思細膩,遇事會琢磨,還有遠超同齡人的定性,這難能可貴。何況老祖有預言,八字純陰的後人也許能破解我許家歷代五弊三缺的懲罰。其實,你是我許家第二個四柱純陰的人。」爺爺肯定的說道。

「第二個?第一個為什麼沒有破解五弊三缺的天譴?」我驚訝的問道。

「不,因為那位沒有遭受五弊三缺。她就是老祖,漢鳴雌亭侯許負……」

我大吃一驚,萬萬沒想到自己與傳奇的老祖宗是一樣的命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走到內堂,內堂空落落的,只有一張几案,供着一張排位,鳴雌亭侯許公負之靈。

爺爺點燃三柱香,整齊劃一的插在靈前香爐里,嘴裏還小聲碎念着,也聽不清說什麼。

良久,他示意我跪在靈前,我恭敬的磕了三個響頭,說實在的,這是我第一次磕頭下跪,以往的春節也好,清明也罷,從來也沒人讓我祭祖。

他讓我起來,從靈位後拿出一本泛黃的書,遞在我面前。

我一邊雙手接過書,泛黃褶皺的封面上只有四個字:心器密旨。一邊聽見爺爺說:「這是許家的命,是許家的根……看你的了!」

接着爺爺看了我一眼,負手徑自走了。

接下來的一個暑假,爺爺很少和我說話,但我們很有默契,到什麼吃飯不用叫我們基本同時到了飯桌上。

暑假裏學校留的那些作業對我來說太簡單的不要,不到兩天就全部完工,而剩下的一個多月里我全部都用來研究《心器密旨》了。

這本書在外人看來生澀難懂,但與我打小背的四本書卻又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研究這些卻讓我最開心不過了,整個人都沉浸在了裏面。

除了吃飯,我基本很少見到爺爺的身影。這些日子裏,五行八卦、陰陽術數、風水陣法、符咒手訣就是我最好的夥伴,它們讓我忘卻了孤獨,日子過得充實而快樂。

唯一痛苦的就是,學了這麼多,卻沒有機會去施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