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厄陰師》[渡厄陰師] - 第1章 君塵精舍

「啤酒、飲料、礦泉水,花生、瓜子、即食麵了,來,腳讓讓啊!」

盛夏的驕陽無情,火車車間里更是熱烘烘的難以忍受,列車售貨員的叫賣聲、嬰孩的啼哭聲、睡覺乘客的打呼聲、三三兩兩的吵鬧聲此起彼伏,還有各種難聞的氣味夾雜在一起,讓人腦袋嗡嗡作響。

一個不起眼的靠窗座位上,我頭倚在車窗玻璃上,玻璃像個小火爐一樣,而我眼裡餘光一直打量着窗外不斷變幻的風景,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秦省南部漢城到秦嶺山脈北麋洛城的距離只有幾百公里,卻因為山脈走勢複雜,列車不斷盤山和過隧道而顯得旅途格外漫長。

我的心情卻越來越興奮,好幾年沒有見過爺爺了,雖然和他相處的時間很少,但爺爺對我分外疼愛,我對爺爺的感情甚至可能超越了對父母的親近,真的挺想他的。

在急切的期待中,日頭西斜,火車終於停到了我的目的地,洛城站。

緩緩的從頭頂行李架上拿下我唯一的行李,一個灰色的雙肩運動包提着檢了票出了站。

剛下火車,接站月台上已經有很多形形**的人都一臉喜悅的等着親朋好友,人很多,但我還是一眼就看見了那個精神抖擻的老人,我頓時眼睛濕潤了。

爺爺和幾年前一樣精神,一身灰色大褂,一臉慈祥的笑容,唯獨蓄了多年的山羊鬍細細看來多了幾許灰白相間的鬍鬚。

他招了招手,我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他面前,他拍了拍我的頭,伸手就接過了我的背包,笑呵呵的說道:「爺爺的娃子又長高了,快趕上爺爺了,走,爺爺給做了你最愛的藿香魚。」

火車站離爺爺住的地方還有十多公里,搭着村裡的拖拉機回到爺爺住的地方已經能看見月亮了。

我們許家有很多規矩,而爺爺很重規矩,家裡規矩的第一條更是重中之重,許家人不得在本家之外置產。所以來了幾次爺爺這裡,都只能說是爺爺住的地方,絕對不能說這是爺爺的家。我父母在南方做了十多年的生意了,倒過電纜,販過皮革,也做過飾品,回收陳貨等,抓住了當下的政策優待,也算是小有資產了,可也只能在外地租房子安頓,不敢有違家規在外安家。

爺爺住在一個荒涼的小山村裡,在荒涼的村裡又顯得分外荒涼。村裡稀稀拉拉的住着十來戶人家,爺爺又住在一戶人家都沒有的山腳下。

一個大院落完全是用木料搭建,木樁圍成一圈籬笆還開了一個門,門匾上刻着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君塵精舍。

進了院子,陳設還是和幾年前一樣,一點都沒變。先是一個方形池塘,一池清水水草掩映,正中架着一座小木頭橋,過橋便是幾間完全由木頭搭的屋子,置身其中,感覺心頭的煩惱都一掃而空了。

爺爺做的藿香魚還是記憶中的那個味,真好。雖然這是我第三次來,可爺爺一直給我留着一間屋子,連陳設都一點沒變過,我吃過飯心滿意足的在院子里一片蛙聲蟬鳴中沉沉睡了。

「娃子,過來坐,看着爺爺釣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