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危機》[地心危機] - 第6章 出發

鄧玲心疼弟弟,要去幫忙,被鄧瑋叫住了。眼神示意一下,叫她沉住氣。

鄧玲想着剛才鄧瑋說的話,也明白了鄧瑋的意思,拉着也要去幫忙的奚澤回來沙發一起坐着,看着她哥癱着……

很舒服吧,也想癱。把奚澤擺正,自己癱他懷裡了。

鄧爸鄧媽看着自己大兒子跟女兒這樣,再看看廚房撅嘴洗碗的小懶。笑的停不下來。

鄧媽想陪着孩子多呆一會兒,給洗了些水果就跟着孩子們坐着。鄧爸不樂意了,勸鄧媽,咱得有自己的事情做,該幹嘛幹嘛。他們幾個除了小珂都成家了,以後再過幾年,小珂也成家,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咋倆咋過?於是老兩口子去遛彎去了,說是也許會去打牌,不會回來太早。

說是這麼說,都想在家陪陪孩子,但是還是給孩子點空間吧,人家兩對小兩口也是好久見不着呢。等鄧珂洗完碗不出去也給叫走!可不能這麼沒眼力見!會討人嫌的!

鄧珂在廚房默默洗碗,還不知道自己被爹媽擔心討人嫌。鄧珂一邊洗碗一邊想他大哥說的話,確實把他排除在外了。趕緊洗完,出去一看,看着癱在沙發上,摟着嫂子腰的大哥,還有那個直接就癱姐夫懷裡的姐姐,不想說話想汪汪叫。

無語一陣還是叫他大哥起來,說是有話說。鄧瑋覺得鄧珂差不多應該沉不住氣了。不過還洗完碗,沒有爸媽走了就直接過來問,已經挺好了。然後懶懶的起來,趁機蹭蹭貼貼媳婦,跟無語的鄧珂出去了。

確定他倆說話的聲音不會被人聽到,鄧珂忙問道:「大哥你什麼意思,你那麼跟爸媽說,是不準備帶我去嗎?」

鄧瑋就站着都能感覺出來跟剛睡醒似的那種慵懶,聲音都帶着懶意:「還可以,比我預想你來問我的時間要晚。」

鄧瑋停頓了一下,見鄧珂也沒急三火四的問,很滿意。繼續道:「帶你去,不然我叫你訓練一個半月幹嘛。那麼說只是為了爸媽安心。三個兒女都出去還全聯繫不上,會擔心的。雖然現在這樣也擔心,不過他們只會提心弔膽的擔心我。不過我經常這樣,他們還能差點。你跟你姐,不一樣。現在這麼說他們就不會擔心。」

「你姐只是在實驗室里安全的做實驗,聯繫不上是正常的,只是想,不用擔心。」

「你更是,只算離家工作而已,擔心你啥。你到學校之後,報了平安爸媽管過你么?除了問你生活費以外。」

鄧珂一愣。想想這兩年上大學,除了第一年報到的時候,全家總動員,連嫂子跟沒訂婚的姐夫都去了。然後他好像是一直放養來着,然後爸媽聽說大哥二姐都有給他生活費,他還有打工,爸媽就除非放假之前問問啥時候到家,就沒咋找過他。

之前軟件的**,他跟家裡說了,爸媽挺長時間不用擔心他沒錢。在單位工作還給工資的。他又不怎麼能出去,跟之前訓練的時候情況差不多,那一個半月,鄧爸鄧媽就聯繫過他一次交代他好好乾,別的沒了。

鄧珂又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撿來的。

不過他哥帶他去就好。那就沒別的問題了。

哥倆聊完就回屋了,屋裡鄧玲跟武新雨聊着化妝品,奚澤給鄧玲剝着葡萄。

鄧瑋晃晃悠悠又去剛才的位置癱下去,然後摟着媳婦的腰,猛男撒嬌:「媳婦兒,我也想吃葡萄。」

武新雨也知道丈夫只有在家人的身邊才會這麼放鬆耍賴,也由着他,拿了一串葡萄喂他。

鄧珂沒吃,但是覺得這葡萄酸的他牙根疼。

還沒等說話手機就響了,爸媽叫他開車去接他們。鄧珂高中畢業就把駕照考了,就直接開車去了。

到了之後被爸媽埋怨了一頓,說他沒眼力見,不知道給哥哥姐姐空間跟另一半親密。

鄧珂摸摸鼻子,確實,跟他哥說話又整理了一下思緒。就算他洗碗挺快的,也是挺長時間的。還沒來得及自己提出要出來,就被爸媽叫出來了。

三人乾脆給家裡幾個人說看電影去,晚點回去。然後真去看了電影,出來又買了燒烤回家。

吃了燒烤都安安穩穩睡到第二天。

吃過早飯幾個人就走了。鄧玲他們,是奚澤開車回來的,順便接上鄧珂。鄧瑋跟武新雨一人開一台。走的時候,鄧玲就跟奚澤先上了車,說到分叉口再下來上嫂子的車。他哥自己開,直接就走了。嫂子車裡直接帶着鄧珂,畢竟一起回單位。

奚澤還是想直接送鄧玲去單位,雖然不順路。鄧玲沒讓,不過確實好久不能見面,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