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危機》[地心危機] - 第4章 累哭了(2)

忙忙碌碌的一上午過去了。鄧玲吃了午飯就下班了。今天得回去陪陪鄧爸鄧媽,接下來的時間她可能都得住單位,直到出任務之前都沒空回去了。

鄧爸鄧媽在郊區住,自建的小別墅。就是有點遠,鄧玲開車到父母家也得將近兩個小時,不過郊區的房子大,又能種菜,鄧爸鄧媽很喜歡。鄧玲到家的時候鄧爸鄧媽正有說有笑的在院子里收拾食材呢。自己家地里的蔬菜,市場買來的新鮮肉類及海鮮。

鄧家的三個孩子是經常回來看父母的。鄧珂還上學,寒暑假大部分時間也是在家的,跟同學出去玩一般也不會太長時間。鄧瑋跟鄧玲都是有空就回。但是不經常遇一起。也就過年跟國慶。現在大兒子都結婚了,二女兒也有未婚夫了。節假日也不能老在這,也得去親家那邊過節不是。所以這次老兩口東西還是準備的挺豐盛的。

鄧玲把車停好,跟爸媽打了招呼就去廚房拿了圍裙幫忙。鄧玲在家很受寵,但是鄧爸鄧媽不慣着。做飯家務什麼的都會。用鄧媽的話說就是—,你將來有本事可以僱人不做這些,但是你得會。兩個兒子也是一樣教的。而且家裡扛米扛面這些事兒,鄧瑋大了鄧爸就沒幹過。後來鄧珂大了有鄧珂。現在一個上班一個上學,倒還不如以前了。鄧爸偶爾還跟鄧媽抱怨。

三人說說笑笑的很快食材就都收拾好了。就等着那哥倆回來就下鍋開做。

鄧瑋帶着鄧珂回來的時候,提前打了電話。基本到家洗手就吃飯了。

幾口人有說有笑的吃着飯,就鄧珂看着沒精打採的。還老低着頭。

鄧瑋在期間跟鄧爸鄧媽說了鄧珂做了個很厲害的東西上交他們單位,等跟着單位的人一起優化完了就算立了功了。所以以後可能要住鄧瑋單位,時間長的話,說不定還要延遲上學。但是請假的事情單位會跟學校溝通。叫他們不要擔心。

鄧爸鄧媽聽着鄧瑋的敘述心跟着七上八下的,得知鄧珂有可能立功是高興的,又聽說可能要耽誤上學就忍不住擔心。這不是勸勸說不要擔心就能不擔心的。

鄧瑋說了這次事情對鄧珂有好處,而且他們單位跟學校請假簡單。不會耽誤鄧珂學業的。

鄧珂也跟父母保證,自己學業沒問題,學分也夠。不會畢不了業的。

鄧爸鄧媽才放下心來,又關心了一下為啥鄧珂沒精打採的。而且看着嘴角好像破了吧?是吧?

鄧珂看了一眼鄧瑋,那表情就好像他小時候被他大哥搶了他的糖一樣的,然後說昨天就去大哥單位住了,換地方沒睡好,還有點上火了。鄧爸鄧媽還是挺心疼的,畢竟是家裡老幺,再怎麼皮,老來子也是父母的心尖尖。埋怨了鄧瑋幾句,說為啥不讓鄧珂住他家。去單位住也不提前回來收拾行李。鄧媽說著就要上樓給鄧瑋收拾東西。叫剩下的四口人攔了下來。說吃完飯的。這才作罷。

吃完飯之後,老兩口子帶着鄧珂收拾東西,看着啥都想裝着帶上。鄧瑋看的腦袋疼,無奈的跟父母說單位啥都有。給鄧珂帶點換洗的衣服跟洗漱用品就行了。鄧爸鄧媽這才作罷。默默地給鄧珂收拾衣服。鄧珂則在一旁自己收拾鞋子跟電腦充電器這些。

鄧媽突然想起什麼來似的,問鄧珂昨晚上沒睡好,要不要帶枕頭。說小孩兒在外邊睡不着覺是因為平常的小孩兒自己的枕頭有小孩兒精氣神,別的枕頭沒有。鄧瑋看着鄧珂這一米八五在外邊上了兩年大學的小孩兒,沉默不語。

一米八五的小孩兒自己「……」

鄧玲憋笑憋的可難受了,實在不行了就喊鄧瑋跟她一起去洗碗了。倆人在廚房偷摸樂半天。

在鄧珂的極力阻止下,枕頭好歹是沒帶了。拎着行李箱放在了他大哥的車上。臨走前鄧瑋說最近會一直陪着鄧珂,這一陣子應該也不回來了。有事就給他打電話。鄧玲也表示最近也忙,可能下次回來應該是跟大哥一起。想她了就打電話。

鄧玲先走的,她單位比較遠。幾口人目送鄧玲的車離開。

鄧瑋跟父母聊了幾句也招呼鄧珂上車走了。

車開出去一陣,鄧瑋看着鄧珂就樂, ”小沒良心的,你沒精打采真是因為沒睡好上火哦么?確定不是昨天我打的,或者今天太累了?不過要是累的那可難辦了,以後只會比今天更累。 ”

鄧珂本來就累,吃飽了飯犯困的厲害。聽他大哥問他就迷迷糊糊的回答: ”那以後要累哭了。 ”

接着又迷迷糊糊的跟他大哥說 ”這次一定能辦到! ”說完就東倒西歪的睡著了。

鄧瑋也沒往心裏去,每次闖禍了跟他保證下次不犯的鄧珂總這麼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