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危機》[地心危機] - 第3章 什麼時候出發?

鄧玲直接回家,又洗了澡就睡了。想着可能要等鄧珂那邊全結束了才能走,自己明天能睡懶覺了。周一還能繼續之前有了進展的實驗,開心!

鄧瑋拎着鄧珂走的,卻是帶着鄧珂回了自己家。到家先把鄧珂揍了一頓。剛才沒揍是因為想着怎麼能不傷害自己弟弟跟國家利益的情況下解決問題。現在兩邊問題權衡結束,到了揍自己弟弟解氣的時候了。不在辦公室動手除了剛才思緒太亂,還有就是鄧玲在。有妹妹護着,鄧瑋這頓打說不定就逃過去了。

鄧瑋是真想打死這個弟弟,什麼人都敢竊聽!鄧玲就算了。科研數據這類的東西,一般也不會用嘴說出來,討論的時候也都是在實驗室,手機根本不會帶進去。

他不一樣,他的哪個任務不是機密,透漏一點出去就完了。得虧這小子為了跟他倆去做這次任務,自己招了這個軟件的事兒,不然讓人發現,他弟就廢了。坐牢都是輕的。再有個如果,被不法分子竊取了,拿去幹壞事,後果不敢想。

鄧瑋看着被自己打了也沒吭聲,就抱着頭任他打的鄧珂。深深的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鄧珂的頭說道「起來吧,去給你找點葯擦一擦。」

鄧珂站起來,疼的呲牙咧嘴,還是笑嘻嘻的看着他哥,嘿嘿的跑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了。鄧瑋搖搖頭,看着嘴角破了的鄧瑋,心想:『自己都這個年紀了,又在大風大浪里過過,還是沒控制住,進門就給了鄧珂一拳,打到臉上了。明天還得帶這孩子去申請共同執行這次任務,還要回鄧爸鄧媽家吃飯,不免被問起。算了,就說鄧珂在外面惹禍了,把我跟鄧玲都驚動了,然後我打了他。鄧玲會幫着遮掩的。』

鄧瑋去廚房煮了雞蛋,又到醫藥箱里拿了葯,到客廳給了鄧珂。

鄧珂正揉着自己被揍疼的地方哼哼,見他哥過來了、沖他哥嘿嘿一笑。接過藥膏就塗了起來。

鄧瑋就看着他自己上藥,然後不知輕重的碰疼了自己嘶嘶哈哈的樣子不說話。過了一會兒去廚房拿煮好的雞蛋叫鄧珂把臉上的傷也弄一下,然後不緊不慢的說道「說說吧,都怎麼回事兒,軟件的事兒,還有你非得跟着我們的原因,別以為你能糊弄我。」

「……」鄧珂上藥的手一頓,然後擦了擦手用雞蛋開始在傷了的地方滾來滾去。也沒說話。

「呵呵…」鄧瑋皮笑肉不笑「你哥是幹什麼的你也知道,我勸你最好老實說了。我帶你回來,就是因為你嫂子沒在家,說話方便。」

「嘶……」聽鄧瑋這麼說,鄧珂手上一用力,又按疼自己了,暗罵一聲自己笨,之前自己在他哥的竊聽紀錄上都聽到他嫂子這幾天部門任務不在了,現在在家裡就沒人求情。於是就只能老老實實說道「軟件也沒做出來多久,大概就是放假之前有了個構想,最近不是電信詐騙挺多的嘛,我怕咱爸媽上當。咱仨也不老在他們身邊,就搞個軟件給他們放手機里,監聽一下,有問題咱們直接打電話問,或者誰回來一趟。可是都監聽了又不太好,就想着搞一個隨時錄音,軟件內分辨關鍵字,再把有關鍵字的錄音上傳到我私人云端的程序。一用效果還挺好,你別說咱爸媽還挺有警惕心,知道下反詐APP啥的…..」

鄧珂說的眉飛色舞,還沒注意他哥臉又黑了:「爸媽你也監聽了?」

鄧珂縮了縮脖子:「大哥,你都揍完我了,就直接叫我說完唄?」

鄧瑋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鄧珂繼續叭叭:「 發現效果不錯後,我就想着,你平時總是神神秘秘的,別是幹什麼危險的事兒,我就給你手機也搞了一個。至於我姐……單純的因為全家都有了,就她沒有覺着可憐,才給她也裝了的。不過,大哥你放心,嫂子跟姐夫的我還沒來得及安,你也知道我暑假回來也沒幾天,還沒看見他倆呢。」

鄧珂頓了頓:「至於為啥非得跟着你倆……大哥你跟你領導說的話我也聽見了,我姐還不知道吧?反正我不能叫你我姐倆單獨做這麼危險的任務。真出什麼事兒了,我還能幫你擋擋子彈什麼的。」

「胡鬧!!」鄧瑋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就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我當你是好奇你姐的實驗,才非得跟着!哪知道你居然是知道這麼危險還跟着。就你這樣擋個屁子彈,不給我添亂就是幫我了。我真是打輕你了。我還是把你打半死,就說你回家路上出車禍了,不能跟我們去了。」鄧瑋越說越覺得可行。說著就低頭要揪着鄧珂的脖領子把他拎起來揍。

鄧珂急了,大喊:「哥!哥!你信我!我真行!」說著就靈活的用雙手伸進鄧瑋的雙臂之間,用力一擴,把鄧瑋的胳膊打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