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九章 突如其來入贅婿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
還沒來得及察覺便已經,到了盛夏。

  日頭越發得毒辣了,溫婉瑩也知道自己不討人喜歡,連面上得功夫也懶得做了。

  而雲思語也懶得找她麻煩,直接放任她自己作去了。

  日頭越來越毒,活像是要把人烤化了一樣。
雲思語天體熱,早就躲到自家得涼屋裡避暑了。
至於其他人,那可就沒有這麼好得運氣嘍!

  「小姐,來吃葡萄!」
阿碧格外貼心地捻了一顆,塞到人嘴裏說到,「小姐,好吃嗎?」

  「好吃啊!」
雲思語漫不經心地閉上眼回了一句,「阿碧遞過來得葡萄就是不一樣,真是能甜到人心裏去呢!」

  「那奴婢跟您說件事,您可不許動怒。」

  「行,阿碧這般可人兒得要求,小姐我還能有推辭不成。」
雲思語感受着迎面而來得涼氣,舒服得早就開始假寐了,哪還分得清楚人說什麼了,只管胡亂地應了下來。

  女子見狀心中一喜,又遞了顆葡萄說,「這可能您自己說得,可不許反悔啊!」

  「行,不反悔,阿碧只管說便是了。」

  「前幾日夜裡,老爺做了一個夢,說是小姐得真命天子在北方就託人去打探了一下,幫您找了一個上門女婿,」阿碧見人表情突變,趁着人沒反應過來忙捂住了雲思語得嘴接着講,「說是先以義子的身份在府上培養感情,等到差不多了就選一個黃道吉日完婚。」

  「什麼?」
雲思語奮力掙脫大聲吼道,「老爹這是什麼意思?
他這是覺得他雲家的女兒嫁不出去了嗎?
不行,我要找他去說到說到去。」

  所謂知女莫若父,可知父卻不一定是女。
例如,雲思語現在就不知道他爹到底是怎麼想的。

  「爹,爹,爹你給我出來,你到底是想幹什麼啊!」
雲思語風風火火地沖了過去,果然在大廳內將人逮了個正着。

  「錦兒,你來了,快坐,快坐。」
老爺子樂呵呵地向著人招了招手說到,「快看,爹為你想得多周到,連終身大事都幫你解決了。
怎麼還氣鼓鼓的,莫不是覺得哪不合心意嗎?」

  看着眼前一片的青年才俊,雲思語也不知道來者的身份,只得裝作溫婉可人的樣子,輕輕地招了招手,說,「爹,你過來一下。」

  「過來什麼啊!」
老爺子高興得都快合不攏嘴了,說道,「這都是一家人了你還避諱什麼啊!
來乖女兒,快過來。」

  一家人?
雲思語感覺自己自從重生之後,就像是忘了腦子一樣,感覺自己根本看不懂這個世界瘋狂的想法。
只不過,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呢,就已經被自家老爹拽了過去。

  雲老爺子指着一個寶藍色衣衫的公子哥說到,「乖女啊,爹跟你說,前些日子裏,你爹我做了一個夢,說是你這輩子就註定是我雲家的丫頭,嫁不出去。
神明還說啊,若是非要逼你嫁出去,那隻會讓你一生愁苦、受盡挫折。」

  「哦,是嗎?」
雲思語聽人這麼說連忙拍手附和道,「爹,我就說嘛,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