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八章 千年之劍定情緣(2)

王想和姑娘討要一個物件,若是姑娘給了那本王立即離開如何?」

  「要什麼,拿着趕緊走!」
雲思語如同一隻受了驚的兔子,迅速從人懷裡蹦出來,把身子背了過去道,「君千歲權傾天下,能看上我雲府的東西那也是我府的榮幸,不止君千歲要的是哪一個物件?」

  「雲姑娘手裡的古劍。」

  「休想!」
聽到人想要將古劍從自己手中拿走,雲思語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立刻炸了毛,「今日除非我死,否則你休想把古劍從我手中帶走。」

  「一把初次見面的古劍值得雲姑娘這樣嗎?」
君陌笙冷笑了一聲,「姑娘既然不知道這古劍的意義,倒不如把劍交給本王,讓這寶劍回到自己主人身邊。」

  「不可能,」雲思語死死攥着手中的劍,眼淚不知何時落了下來,拿劍指着對方道,「即使我雲思語死了,也不可能再讓這把劍從我身邊離開。
它只能是我的。」

  前世,今生,雲思語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第一次見這把劍,可是那一瞬間心如刀絞的感覺卻讓她再也無法放手。

  君陌笙見她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也不敢強行搶奪。
即使武功高強如他,可在能抱證萬無一失的情況下,他還是猶豫了。

  不知道為什麼,但直覺告訴他,他賭不起。

  「雲姑娘,」君陌笙用着自己前所未有的溫柔輕聲勸解到,「雲姑娘,可知道這把寶劍的主人李將軍?」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今日,爾等若敢阻止本宮,本宮定成全他一片赤膽忠心將他斬於馬前。」

  「明明我天朝大軍完勝,為何還要逼着本宮,爾等賊子……」

  雲思語臉上的淚水越來越多,幾近瘋魔。
淚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女子宛如被逼入絕境的困獸做着最後的抗爭。

  劍越來越快,阻止着眼前所有事物的靠近。
這副模樣,彷彿是要與世界為敵一樣,不顧一切地阻止所有人的靠近,也傷害着自己。

  「雲思語,你醒醒。」
眼見着事情越來越詭異,君陌笙連忙閃到雲思語身後,將她打暈了。

  他不是沒有想過趁人昏迷把劍帶走,可即使人已經昏迷了,雲思語依舊是死死攥着這把劍。
若是強行拿走,那恐怕也只是會傷了她而已。

  無奈,君陌笙也只能選擇了妥協,但同時一個又一個的疑惑卻浮上了心頭。

  明明所有的資料顯示,這把劍應當是陪伴李將軍征戰沙場多年的佩劍,可……雲思語的那些話?

  本宮?
一個公主?
還是妃子?
看她那種着了魔的樣子,莫不是邪祟作怪?
這把劍上面到底隱藏着怎樣的秘密?

  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團烏雲一樣縈繞在君陌笙的心頭,讓人煩躁。

  夜色已經深了,君陌笙見那個丫頭睡得越來越安穩,心也漸漸放了下來便趁着這片漆黑離開回了自家王府。

  都說,夜黑風高容易出事,君陌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居然還特意幫她檢查了門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