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八章 千年之劍定情緣

  君陌笙被人晃得腦袋嗡嗡作響,忙指了指被人捂住的嘴示意人停下,卻不想被人誤以為是要反抗,捂得更緊了。

  沒辦法,君陌笙就這麼任由人抱在懷裡捂着,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對於這個丫頭他總是格外的縱容。
多年之後,等到雲思語問起時,早已是情難自拔。

  許久之後,雲思語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了,臉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燃起了紅霞,「你,你個登徒子,現在你可以走了吧!」

  「不可以!」
君陌笙整理着衣襟,輕笑說,「古語有云,來者皆是客。
雲姑娘,如今這般對待本王,若是走了那才是……姑娘要做什麼就自己去吧,本王一個人也是可以的,不用你在旁邊侯着。」

  「你!
你不要太過分了!
我要去睡覺了。」

  雲思語聽着這話險些炸了,這種流氓還是前世的那個君千歲嗎?
印象中明明應該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可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重生才讓他變了不成?

  「你睡覺,那和本王喝茶有什麼關係?」

  君陌笙看着人氣得通紅的臉,依舊悠然自得地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都說這雲府富可敵國,這茶水怎麼還是差了些……雲姑娘,你這屋子裡的丫頭耍滑頭了吧,茶水次了,這下人也該管管了。」

  聽到這句話,雲思語是徹底炸了,直接拔劍砍了過去,「你這廝不要得寸進尺?」

  連雲思語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如此衝動之舉。
所謂怒髮衝冠大概就是如此吧!
這一瞬間,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對方懷裡了。

  膚如凝脂,吹彈可破,紅唇……雲思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就那麼鬼使神差地啃了上去。

  唔……軟軟的,冰冰涼涼的。
雲思語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邪了,居然又啃了一口。

  這下,兩個人都愣住了。

  雲思語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她只覺得這個人簡直就是誘人的狐妖,讓人根本無法拒絕。

  「雲姑娘,你現在能把手從本王臉上拿開了嗎?」

  「誰把手放你臉上了!」
雲思語本能地反駁了一句,呵斥到,「姑奶還說你的爪子在姑奶奶臉上呢!」

  「哦?
是嗎?」
聽到這個回答君陌笙也不生氣,而是饒有興趣的問了一句,雲思語也不示弱,又狠狠地盯了回去。

  這個人還真是無賴,怎麼就不會說人話呢?
還真是可惜了一張漂亮……哎?
怎麼臉上多出來一隻手,而且還挺眼熟的。

  都說人世間總是一物降一物,雲思語自己也沒有發現,平時自己也是個機靈沉穩的丫頭,可偏生遇到了這個人就完全只剩蠢萌了。

  「哦,」雲思語飛速的把爪子抽了回來,繼續理直氣壯地喊到,「誰把手放你臉上了,你臉上什麼都沒有啊!
做人要講證據,你的證據呢?」

  君陌笙看着眼前這個狡辯的丫頭,也不反駁直直地盯着她,「今日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