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七章 夜半客來不識人(2)

「阿碧,把本姑娘的劍拿好了!」

  「啊,啊,小姐!」
走在後面的小丫頭是又急又氣,連忙接住說道,「小姐,你怎麼又這樣啊!
管家都說了這是千年古物,摔不得啊!」

  「小姐!」
阿碧看着人歡快的樣子,雖然表面上生氣,可心裏也是為她感到高興。
雲思語這三個字,從來都不只是一個人名字而已,它代表的責任有多重,又豈是她們這些旁人能懂的。

  「小姐,你等等我呀,小姐!」

  春日裏夜色涼,雲思語雖是有心繼續玩弄下去,卻還是禁不住阿碧的勸回了自己的院子。

  府庫裏面,各種珍奇都有,但作為雲家嫡女,她早就司空見慣,可這把劍……雲思語覺得她從第一眼見到這把劍的時候就再也不能把眼睛移開了。

  千年的古物,比不上現在的物件精美,時間更是在上面划下了斑駁的烙印。

  這個東西和以往雲思語用的東西都不一樣,談不上精美也不能說粗野,是以往雲思語看都不會看一眼的東西,可偏生……

  「哪來的宵小之徒,識相的還不快點給姑奶奶滾出來。」

  原本還沉浸在古劍傳來的悲傷中的雲思語眼神突然變得凌冽起來,殺氣滿滿地喊到,「還不快點滾出來,再不出來就休怪我無情了。」

  劍指向了房間中一個黑暗的角落,屋子裡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的呼吸聲,但云思語的劍卻沒有移開半分,「再不出來,休怪我了。」

  「你這丫頭倒是好生警惕!」
君陌笙被人發現了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走了出來,說道:「本王還是第一次被人喊做宵小之徒呢,雲姑娘就不怕,今日本王做點什麼再走?」

  口上是這麼說著,君陌笙就已經自顧自地坐到椅子上給自己添了茶。
其實說實話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來這裡,大概是晚飯吃多了消食吧!

  「難道王爺會?」
雲思語聽人這麼說反而鎮定下來了,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頭說道,「來者便是客,只不過王爺幾次三番深夜前來,如今又出現在小女子的閨房裡,怕是多有不妥吧!」

  「有何不妥?」
君陌笙笑到,「難道雲家就這麼不歡迎本王來做客不成?」

  ……雲思語自認為修養極好,可這一刻還是忍不住想要撕了這個男人的臉。
誰家的客人大半夜跑到女子的閨房裏面做客啊!

  眼見着小姑娘氣成了一個球,君陌笙卻越發生了逗弄之心,自怨自艾地說道:「果真是人年紀大了,招人嫌棄了。
曾經一個個地跑到我門上要我去做客,如今來了卻又要趕我走啊!」

  「世風日下啊!
人心不古啊!
道德淪喪啊!」

  君陌笙聲音越來越大,嚇得雲思語連忙跑過去捂住他的嘴,「就當我求您了,聲音小點行不行,您不要聲譽我還要為我的名節着想呢!」

  君陌笙默不作聲,雲思語看着這情景越發地來氣說道,「王爺若執意如此,那我只能喚來家丁,告你夜闖閨閣之罪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