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七章 夜半客來不識人

  如雲家這般富可敵國的人家,自然是從不缺那些旁人眼中的珍奇。
雲思語看着這些東西一如路邊的石頭一般,早就習以為常了。

  可是溫婉瑩不是啊!

  「妹妹,你看,」雲思語隨意地翻看着那些物件,對着旁邊的管家說道:「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呢,就是這些破爛玩意兒還值得特地喊本大小姐過來看?

  莫不是把我雲思語當初什麼路邊來的阿貓阿狗了不成,真當我沒見過世面不成?」

  雲思語雖然是在訓斥管家,可溫婉瑩聽着卻着實扎心。
自己可不就是那雲家從路邊撿回來的阿貓阿狗嗎?

  這幾日到了雲家,溫婉瑩才真實體會到了父親當初說的雲泥之別。
可是,她偏不認命。

  「姐姐小心!」

  眼見雲思語要將一顆拳頭打小的夜明珠砸到地上,她驚呼一聲忙伸手將珠子抱到了懷裡。
當然,自己也摔了一個狗吃屎。

  「妹妹這是做什麼?」
思語看她這幅狼狽不堪的模樣便覺得解氣,可比起當日之痛,這些又算什麼?

  三十六玉骨添香,她眼睜睜看着自己一塊一塊骨頭被人敲出來的,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又怎麼會有人明白?
這份痛,到現在都還刻在她的骨頭上提醒她,至死方休。

  思語驚呼一聲,故作親昵地將人扶了起來,「妹妹這是幹什麼,若真是喜歡,那也不是什麼大事,和姐姐說一聲就是了。
姐姐還能不給你不成?」

  「當真?」
溫婉瑩聽到人這麼說,那真是眼睛裏都要冒綠光了。
要知道這個東西在外面人眼裡,少說也是幾萬兩黃金啊!

  「我還能騙你不成,」雲思語看着她這幅表情便覺得可笑,說道「左右這珠子也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兒,我原以為只有那種小門小戶里出來的丫頭才會喜歡的……妹妹既然喜歡那就送給妹妹吧!」

  「這……我才不喜歡呢,只是怕珠子碎了傷了姐姐的腳。」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她的違心,溫婉瑩卻又只能這麼說。
她這樣的女人,貪慕的東西又豈是一塊珠子就能滿足的?

  「那既然這樣,婉瑩就把這珠子扔這裡吧,拿在手上怪沉的。」

  「好。」
溫婉瑩聽到這話,心裏有着萬般的不情願,可也只能把東西放下了,「姐姐,等等我,我馬上就來。」

  這一天下來,雲思語可是親自帶着這位「表小姐」把這雲府上上下下逛了一圈。
要是非要問是什麼感覺,那就兩個字——痛快。

  如果說,最開始她那表情是心如刀割的話,那這一天下來也是碎得稀巴爛了。
直到溫婉瑩實在受不了裝病,這件事情才停了下來。

  今日之事,心情何止是酣暢,連步子都輕快了幾分。
當日的仇,怎麼可能善罷甘休,自然要慢慢玩,只不過沒了自己給他們當墊腳石,這對狗男女能不能又前世的地位還不一定呢。

  想到這些,雲思語不禁大笑起來,將手中的劍高高拋起,喊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