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五章:誰是真正看戲人

  雲府雖設有明哨暗哨,但對於莫些人來說實在是如同虛設,比如現在悄無聲息腳尖輕點站在雲思語身後的男人。

  「小姐真實雅興,這種時刻還守在別人閨房的上方,賞月?」

  雲思語心中一顫,他怎麼來了這裡,君陌笙。

  雲思語強迫自己穩下心神,與他周旋,「看來跟小女有同樣雅興的還有王爺本人,天高雲黑之夜竟然潛入別人家的府邸來賞月,怪不得與您第一次見面就問小女是否認識您,該不會王爺已經去過了小女的閨房吧。」

  被人說成了採花大盜,君陌笙也不惱:「雲家大小姐論才華不是第一,但若比伶牙俐齒怕是無人能敵,不過近夜真的是賞月如此簡單嗎?
天上的景怕是比不得這地上的戲吧?」

  君陌笙話中有話,雲思語心中更是一緊,難不成他知道自己是要作什麼?
腳下一個不穩,便要滑下牆頭:「啊——」

  看不清君陌笙的動作,再睜眼,雲思語發現自己已經在他的懷裡了,還以一隻手附在在即的唇上,手心帶來的溫熱,有絲絲癢意,君陌笙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這麼大聲,可就看不到好戲了。
還是說小姐有另種雅興,想要跟本王做些什麼?」

  雲思語慌忙推開他自己站穩:「王爺想多了,男女授受不親,你我二人還是保持距離的好。」
雲思語心中有些迷糊,眼下的這位還是那個人人見了都要退避三舍,夜間可止小兒啼哭,讓人聞風喪膽的君千歲嗎?

  到底怎樣才能讓他不要糾纏自己。

  君陌笙裝作傷心的嘆了口氣,「唉,我與小姐一見如故,想不到小姐竟然如此不解風情,真是讓本王難過。」

  雲思語沒有時間細品他的話,因為見到房間的燈突然亮了起來,該不會被發現了吧。
雲思語順手拉過君陌笙,兩個人一起躲到樹後。

  之間溫婉瑩輕輕的推開門,左右打量,這才往一個方向走去。
一個人走這種夜路也不見害怕,不知是要去偷會什麼人?

  跟蹤這種事情,還是君陌笙更在行,不過問雲思語的意見,君陌笙便將她提起,隱去身形尾隨在後。
是的,就是好不憐香惜玉的提着。

  雲思語掙扎兩下,知道這樣也好,便隨他去了,心中卻是翻了白眼,想不到堂堂的君千歲還有這般幼稚的時候,提着自己這是在記恨自己剛剛那句男女授受不親的話呢。

  見到溫婉瑩去偷會的那個人,兩人都是吃了一驚。

  站在假山中的少年正式溫婉瑩名義上的夫婿:君熙臣。

  雲思語怎麼也沒想到,這一世溫婉瑩竟然這麼快就跟君熙臣混到了一起,怪不得她會在府中繼續夾着尾巴做人,也不許放肆的討好自己。

  「王爺,瑩兒,瑩兒好想你……」話還沒說完,二人就已經開始親親抱抱了。

  雲思語臉上也掛起一絲笑意:「王爺,想不到天家的人都有如此雅興,一個兩個都跑來雲府邀美人賞月來了。」
雲思語聲音極清,神色卻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