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嫡女來襲,王爺輕點撩] - 第十章 你若不死我不休(2)

着就哭了,等到淚流滿面了,阿碧才發現連忙為她擦了淚。

  其實她也不懂,不懂自家小姐為什麼那麼恨表小姐,不懂她為什麼那麼傷心,更不懂她為什麼即使這樣也要把溫婉瑩放在身邊。
她能做到的,也只有在她哭泣的時候,為她擦掉眼淚了。

  這一次,雲思語還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許是哭得累了就睡了過去。

  屋子裡的熏香滅了,雲思語就驚醒了。
連着喊了幾次,守夜的丫鬟,還是沒有過來。
都子時了,夜色濃到不見五指。

  雲思語把自己身邊的丫頭都喊了一遍,可卻沒有一個人應答。

  「阿碧,阿碧!」
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瘋了一般的摔打着手邊的一切東西,「阿碧,阿碧!
,阿碧快來救我啊,阿碧!」

  黑色,到處都是,遠處透過來的那一點點火光輕易地就讓她想到了天牢。
房間里,到處都是陰暗的角落,那個太監好像四面八方都在……他正在拿着竹籤走過來……

  「阿碧,阿碧!」
雲思語已經快要奔潰了,她也顧不得滿地的碎瓷片,直接踩在上面跑了過去拿起寶劍,「阿碧救我,阿碧救我!
阿碧,救我啊!」

  「小姐!
小姐,我來了。」
也不知道過了過久,黑暗之中終於傳來了那個熟悉又讓人心安的聲音。

  眾丫鬟手忙腳亂地趕緊掌了燈,卻什麼可疑人物也沒有發現。

  雲思語也終於被人安撫着坐到了床上。
藉著燈光才發現,她的雙腳早已是鮮血淋漓了。
她不好意思地沖阿碧笑了笑,接着又問那一眾丫鬟,「按理說,守夜的應該有四個丫頭,剛才你們人呢?」

  聽到自己被點了出來,那四個女子直接就嚇得跪在了地上,可半天了卻支支吾吾說不出來個所以然,只是一遍遍說著,「小姐,我們……我們,我們……」

  「行了,我不想聽你們說了,明天自己去管家那裡報道吧!」

  雲思語簡單的一句話過後,就定了這幾個丫鬟的生死。
其實本來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守夜的時候四個人集體開溜了而風又恰好把屋子裡的熏香吹滅了。

  若是在雲思語重生之前這也沒什麼,當初的她可是半點熏香也不願意沾,只是隨着京都貴女的潮流附和一下而已。
只是現在,她根本不敢離開這熏香,只要香散了,當日天牢里的一切就會再次重演,讓她一遍遍的忍受着玉骨生香。

  或者是——當半死不活的被人扔去亂葬崗,被野狗一次次啃咬着那不知道該不該稱為屍體的身子。

  這一天,雲思語夢中驚醒,從子時一直坐到了寅時。
她已經很久沒有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睡覺了,每天只能是在涼屋或者是花園的某個角落裡假寐。

  雲思語,雲府嫡出大小姐,她根本不敢睡覺。
因為一旦睡著了,就又回到了那個天牢裏面了。
那裡有溫婉瑩,有君熙臣,還有那個拿着竹籤的太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