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長女她美又颯》[嫡長女她美又颯] - 第1章

昭北九十年,孝奘太后整六十大壽。
當今皇帝重孝,特下令赦免天下與百姓同歡,並將多年前流放邊疆的罪臣們全部詔令重新入朝為官… 京都.第一公主府: 「長姐長姐,宋橋哥哥好厲害,不過是兩箭就將天上的幾隻鳥兒都給射了下來。
長姐長姐,今晚弘慎想吃鴿子肉可以嘛?」
小小的人兒穿着江南錦袍,身後緊巴巴的跟着五六個僕從,許弘慎開心的往園中亭子里跑,嘴上還一邊說著話。
亭子里坐着的是公主府的主子許思婏,乃當今皇帝與先後的嫡長女,許弘慎口中的長姐正是她。
接住撲向自己懷中的弟弟,許思婏喜愛的摸了摸他臉上白白胖胖的臉頰,看着他被自己養出來的肉肉表示很滿意,說出的話卻是:「不可以。」
半年前許弘慎還被養在宮中,許思婏見他還得進宮到裡頭尋找。
若不是被那些個蛇蠍毒婦設計故意推入池子里,只怕她還不曉得自家的弟弟妹妹們竟然還需看他人臉色過活。
氣得許思婏是直接到皇帝那兒說出事情,後宮徹查三月,揪出了不少以下犯上的婢女和為非作歹的嬪妃,不然只怕那些人還當真是覺得自己能在後宮裡隻手遮天。
「長姐…」許弘慎被許思婏拒絕,有些委屈巴巴的扣着手試圖賣萌。
許思婏卻不吃那套,反而叫邊上的侍女去端來調補身子的葯。
許弘慎這病來勢洶洶,養了許久身子都不見好,許思婏最怕是要因此而留下病根。
許弘慎最不想吃藥,見婢女端來葯就想跑,許思婏伸手一抓就將他抓到跟前,盯着他一口不剩的把葯吃完,許弘慎委屈得都要哭了。
晚上就是太后的壽宴,自皇后病逝後皇帝便一直沒有冊封后位,如今後位空虛三年有餘,如今宮中說話做主的除了皇帝便是太后。
許思婏可不敢喂他吃太多的東西,若是晚上鬧了肚子,只怕還要叫那幾個貴妃看笑話,還招惹太后的不喜。
那些人知道皇帝不會許任何人後位,當個貴妃便是封了頂的,就都將目光轉移到太子之位上。
好在兩年前皇帝就立了由皇后誕下的嫡長子許弘辰做太子,不然只怕在這京都中還有得讓許思婏擔心的。
不等許思婏往下多想,遠處迴廊轉門傳來一陣熱鬧聲,竟是太子許弘辰帶着底下的弟弟妹妹們來了。
許思婏同許弘辰許弘晟姐弟三人乃皇后誕下的第一胎,身為皇帝嫡長女的許思婏備受寵愛至今,故而當皇后病逝後半年,許思婏便被恩典開了公主府,搬出宮外住。
許弘辰不過一年後被冊封為太子,同樣搬出皇宮到東宮去。
至於許弘晟同底下的同胞,年紀小的由太后撫養,大點的便搬來了公主府與許思婏同住,至到一兩年才陸陸續續的得了皇帝恩賜的府邸。
雖是離開了公主府,但每逢過節時,幾個皇子公主都會到許思婏府中小聚。
皇后已經不在世上,太后不問後宮事物,皇帝膝下子嗣眾多,唯有長姐許思婏才是他們可依靠的人。
「長姐今天身子可還安好?」
許弘辰替兄弟姐妹向許思婏問安。
許思婏點點頭,讓婢女去抬椅子進來讓他們坐下,待幾人入座後這才開口:「長姐向來安好得很,若是弘慎身子好些,便能更加安好了。」
聽此,作為長兄的許弘辰拍了拍躲在許思婏懷裡的許弘慎,笑意綿綿的盯着他。
許弘慎平日里最怕許弘辰,叫如此被直白的盯着,頭抬也不敢抬起來。
坐在許弘辰旁邊的許弘晟見他嚇到許弘慎了,連忙拍拍許弘辰的肩膀,示意他收斂一些,許弘辰這才收回目光。
幾人坐着吃過兩巡糕點,許弘晟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