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天子傳》[大唐天子傳] - 第6章

不良人猶豫了片刻,才將李恪評價太子和魏王的話娓娓道來。

「哦?這逆子倒是有趣啊,竟然笑話承乾和青雀!」

李二嘴上說著逆子,心裏卻是一暖,自己的兒子們一個個站隊太子和魏王,他們都忘了當今天子還活着!

只有李恪從沒有表態,這一點就難能可貴。

「刀馬,你去試探一下這小子,就問…」

不良人的首領刀馬聽完後,渾身冷汗,後背更是濕透了,陛下到底對吳王殿下是怎樣的情感?

日上三竿,李恪才醒來,與以往相同,他還是打算去鳳陽樓小酌一杯,然後逛逛這碩大的長安城。

「以後等我回到現代,一定要寫本書,就叫《閑王的性福生活》,嘿嘿!」

李存孝像個忠誠的機械人,聞雞起舞說的就是他,天一亮便醒來來到了李恪的房門前護衛。

「存孝,這是皇宮,沒有那麼多危險,以後多睡一會,不妨事。」

李恪打着哈欠,隨後開始拿竹鹽漱口,不過等他年紀稍大點後,就打算自製牙刷,否則實在是太傷牙齒!

「是,少爺!」李存孝瘦弱的身軀,很難讓人相信他便是名震中華歷史的第一猛將,可他的身影卻讓李恪信任。

鳳陽樓內,依舊迎來了兩位熟客,一個是微服私訪的吳王李恪,另一位正是他剛認的徒弟——國師袁天罡。

「咳咳!吳..李恪…」袁天罡自然聽說了自己荒唐拜師的經過,現在長安城已經傳遍了他拜一名熊孩子為師的事。

「哎?國師昨天可是被我一杯酒悶倒了,這拜師儀式雖然沒搞,但名義上,我已經是你的師傅了,直呼師父名諱,你還有禮義廉恥么?」

袁天罡差點被氣死,這廝還真是牙尖嘴利!

「我好歹是當朝國師,說拜師就拜師!但你好歹給我點面子,別把這事弄到朝堂上去,行不行?」

見袁天罡服軟,李恪輕笑一聲,並沒有繼續逼迫對方,「那先叫兩聲師父聽聽?」

「師父!袁天罡給您老人家問好了!」袁天罡雖然不爽,可願賭服輸的道理他卻願意去遵守,這也是李恪喜歡與其喝酒的原因。

「對了,師父,昨天那種酒,還有沒有了?」被一杯悶倒驢灌倒的袁天罡,一覺到天亮,彷彿一切煩心事都消失不見,醒來後更是懷念那種醉生夢死的感覺。

「那可是瑤池仙酒,你以為是路邊大白菜呢?」李恪白了袁老頭一眼,無奈地說道:「剩下半瓶被一個臭無賴順走了,你有能耐去找他要!」

一聽美酒被人所奪,袁天罡立刻吹鬍子瞪眼起來:「師父您說,是誰搶了仙酒,我這就去做法超度了他!」

「咳咳,是我父皇…」

「…」你特么不早說?

袁天罡現在是有苦難言,這長安城內可是到處都有陛下的耳目,萬一李二哪天不爽,豈不是拿他開刀?

「以後有這等好酒,我一定進獻給陛下!今天時日不早,我先回去煉丹,告辭了,師父!」袁天罡可是比猴還精的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