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天子傳》[大唐天子傳] - 第5章

後宮內,李二拿着李恪寫的《從軍行》,再次翻讀了兩遍,總是覺得愛不釋手!

李恪的字鐵畫銀鉤,九年義務教育讓他的字有楷書的概念,與這個時代的術法大相徑庭。

「陛下,您在看什麼?這般入神?」

長孫皇后端着一杯參茶走了過來,雖說李二擁有三宮後院,可他最喜歡的還是這個觀音婢。

「愛妃,你看看李恪這個混小子!他出息了啊,哈哈!一首《從軍行》寫的氣勢磅礴,今天咬金和書寶,聽了以後可是熱血沸騰,還要為朕滅突厥,遠征高句麗!」

李二自從當了皇帝,已經很久沒有如此開懷大笑,長孫皇后本該高興,可是聽到了李恪的名字後,卻讓她笑不出來。

「那就恭喜陛下了…三皇子有如此文采,以後在朝中做官,一定能好好輔佐承乾。」

長孫皇后笑容難看,間接地提醒了李二,你的太子是承乾,而不失隋煬帝的孽種!

李二聽了長孫皇后的話,彷彿一瓢涼水澆在了頭上。

「觀音婢,李恪…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為官!天下是我從楊家奪過來的,楊妃這些年更是過得清苦!我不能讓李恪在朝中受到抨擊!」

對於李恪母子,李二心中有愧,就算是地位比楊妃低的嬪妃,都可以肆意嘲弄這對母子,只因為楊妃的母親,李恪的外公是隋煬帝!

「那陛下何不讓李恪早早結婚,然後出宮生活,遠離朝堂對他和其他皇子來說,都是好事。」

長孫皇后想起李恪母子,嘴角還是忍不住抽動了一下,不過李二的注意力都在那篇《從軍行》上,並沒有注意到愛妻的表情。

「此事另議,李恪年紀還小,在宮中都能鬧出不少亂子,出宮生活豈不是遂了這小子的意思,丟盡我皇室的臉面!」

李二嘴上說得強硬,但話語中卻充滿了舔犢之情,李恪雖然調皮搗蛋,卻從沒有做出太過分的事情。

反而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都在結黨營私,眼裡絲毫沒有他這個父皇!

長孫皇后還想勸說,李二卻拿出了剩下的半瓶悶倒驢,「觀音婢,你也來嘗嘗李恪這逆子今天供奉的酒吧!這酒入喉辛辣,喝下去後卻回甘微甜,你也嘗嘗!」

顯然李二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費口舌,長孫皇后也只好作罷。

李恪應付完了一個月一度的皇子考察,心中甚是滿意,他帶着李存孝,後者扛着大包小包的點心,一起回到了寢宮內。

楊妃是隋煬帝最寵愛的小女兒,也是李恪在這個世界的生母,這些年一直對李恪悉心照料,讓他在孤獨的大唐宮廷中也感受到了親情。

與其他嬪妃穿金戴銀不同,楊妃的生活略顯貧苦,身邊也只有一個前朝就跟在身邊的老太監。

「母妃,孩兒回來了!」

楊妃見李恪回來,病嬌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恪兒,今天你父皇考察,你回答的怎麼樣?」

後宮每個人都是母憑子貴,楊妃卻沒有這樣的想法,身為她的兒子,隋煬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