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教書匠》[大宋教書匠] - 第八章 趕集

第二天,一切照舊。

《百家姓》主題教育還在繼續,孩子繼續帶着送給先生的飯食來上課,仍然津津有味的聽着那些姓氏來源的有趣故事。

畢竟絕大多數孩子是背着家裡人,孩子們送來的吃食也是有多有少。

不過這已經不是問題,自從小雷子跟鍾粟學習的事情曝光後,小芳子總是讓小雷子帶點各種吃的,勉強維持溫飽已經不成問題。

鍾粟和孩子們轉了一圈後,已經瞄上了破廟後面不遠處的那塊荒地,他估計這塊地可能是破廟原來的廟產。

搞房地產肯定不現實,但發展一下生態種植還是可以的。

鍾粟唯一擔心的問題,就是如果自己貿然去開墾,會不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對於王廟村來說,他目前還是一個黑戶,種黑地恐怕會被衙門請去喝茶的。

這種事情小雷子肯定說不清楚,唯一的辦法就是問小芳子。

這天快要散學的時候,小芳子突然來了,鍾粟給弄了個手忙腳亂,他吃不準小芳子的來意。

「先生,謝謝你教小雷子這麼久,小女子有禮了。」說完又道了一個萬福。

鍾粟一陣驚愕,這該如何是好,她居然是專門來感謝自己的。大宋是禮儀之邦,禮數是不能缺的。

「小生失去記憶後流落至此,多虧了孩子們照應,說謝謝的應該是我。」鍾粟趕忙胡亂還了一禮,語無倫次地回答到。

小芳子也不再多說話,拿出一個籃子,裏面居然有一顆雞蛋,一個燒餅,一小碟鹹菜。

「雞蛋留給小雷子吃吧。」

鍾粟覺得很是難為情,自己已經適應了大宋窮苦人家每天吃兩頓的習慣。

這次小芳子送來的就算是夜宵了,這可也不是一般老百姓能隨意消受的。

傳說大宋黃帝趙禎老兄加班加到深夜,又累又餓,想點個外賣羊肉湯,反覆思量後還是強忍住了。

小芳子也不再說話,放下東西,拉起小雷子就走了。

後來的幾天里,小芳子經常來破廟,兩人慢慢熟悉一些了,不過能不能種黑地,小芳子也說不清楚。

鍾粟也發現,小芳子有時候總是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什麼。

在交談中,他卻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兩天後,每月兩次的登封集就開了。

他馬上想起了之前老丐的建議,準備也去登封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賺兩個小錢。

小雷子知道了先生也想去登封集,高興得上躥下跳,硬是拉着鍾粟跟他和小芳子一起去。

登封集其實不在登封縣,是在快到登封的一處官道邊,那裡經常有商人存放貨物,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月中月末趕集的習俗。

當然,這個地方平時也有人做些小生意,只是遠遠比不上趕集時熱鬧。

鍾粟和小芳子、小雷子天還沒亮就出發了,一路上小雷子蹦來跳去,顯得非常興奮。

鍾粟和小芳子也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拘束,東一句西一句地聊着。

鍾粟自然又把之前對老丐說的謊言熱了一遍剩飯,小芳子的話還是不太多,當鍾粟能聽得出來,她非常希望小雷子能夠多讀些書。

大宋果然好學之風濃厚,這也跟那位宋真宗趙恆的《勸學詩》關係密切。

古往今來,一般人活着的第一要素不就是吃嗎,吃飽了就開始想着住豪宅,想着迎娶白富美。

即使是二般人,比如「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希文老兄照樣不能免俗。

在任饒州知州時,他就偶遇了一個叫小鬟的小蘿莉,各種欲罷不能。

猜你喜歡